Lusi

Lusi,男同志,台灣, 出生於古代所以非常低調 如果你在下列地方看到的我大概率是真的, 其他地方可能是假的,保有都是假的的戒心即可 lusilu.eth也是我的,所以可以去看 lusilu.eth.xyz <a rel="me" href="https://liker.social/@lusi">Mastodon</a>

[遊記]泰國紀行-Day 5-1997.03.11

[遊記]泰國紀行-Day 5-1997.03.11

[遊記]泰國紀行-Day 5-1997.03.11

昨晚阿文去Ambassador Htl.住,我一個人在房間睡了一個好覺,也不知道幾點,就聽到有人在外面叫門,撐著起來去開了門,是阿文,他一早就精神奕奕的回來了,我是想繼續睡的,被他挖起來吃早餐。

阿文一直說這裡的早餐不好,去吃了之後,也是覺得還好,當然是跟Monarch Lee當然是遜色太多,不過,還是可以吃的,至少,喝喝果汁就不錯了,隨便的吃了就回房,阿文本來是要去大池游泳的,我是蠻懶的,後來阿文也就在我們外面這一個小池,說是小池,其實也不小,足夠游泳了,因為我沒有要跟他去大池,他也就將就著在外面游,我在房間裡寫寫日記,聽到外面人聲鼎沸,就更懶得去湊熱鬧。

我一向有一個怪癖,人多的地方,我是不喜歡湊熱鬧的,擁擠的地方,更加的受不了,沒人的時候,我反而是很高興的一個人享受著。

等到外面比較少人的時候,打定主意要出去游一下泳,換了游泳褲,但是,總是覺得不好看,這都是別人留給我的,像是曹、老弟的游泳褲,本來只是加減帶著,沒想到真的要用到,只好硬著頭皮穿,出去游,阿文正和一個香港人在聊天,我游了一下,正在休息,也就站在泳池的一側,加入了他們的談話,兩手撐在泳池的邊上,那一堆香港人,說是在啟德機場工作,一年要來Pataya好幾次,這是一種休息的方式吧!知道他是近視眼的,可以從他的眼光眼神看得出來,近視眼的人看東西有一種朦朧的樣子,不知道他是有意還是無意?因為我和他站的不遠,他也是把手撐在池邊,一放下來,剛剛好手指前面有一部份壓到我的手指,但他也沒有要移開的樣子,就這樣,我們兩個人的手接觸著,我不免開始有一些性的想像。

本來這種也可以說是巧合,但他抬起手之後,放下,還是壓到了我的手,至少也有手指尖端微微的接觸到,這第二次也沒有移開,就不能說是巧合了吧?!我看著他,他也看著我,阿文在旁絮絮叨叨的話,反而好像變得無關緊要。

不過,我是不動聲色的。

游完泳,回房清洗,跟阿文說起這一件事,他一點都沒有察覺到,可能是我們的表情態度都太過自然了!我想,我是有機會喜歡上這一個人的,他跟我喜歡的樣子,倒是有一些相合,也是瘦瘦高高的,大概,也算是還有一些書卷氣,而且,也戴眼鏡,這好像變成我喜歡人的一個重要的關鍵,還最好是金邊眼鏡。

後來,我又出去游泳,只剩我一個人游,我看到他回房之後,掀開窗簾在看我,也許說我是有一點過度的敏感也未嘗不可,但是,我可以有這樣的想像,在這樣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地方,發生一段未知的戀情。

我還看到,他掀開窗簾看我,我的眼光掃過去,他趕緊的把窗簾放下,難道,這也是敏感嗎?

他們大概一行人等是要去吃中餐,我看他戴起了眼鏡,雖然我也是看不清楚,還是跟他點點頭。

游了一下,休息了一下,出去吃中餐,結果,又算是沒有選擇的進了KFC,現在知道搭車很方便,又更加的便宜,所以,出門就搭車,一招就停,要下車的時候,按上面的一個電鈴,就像是公車一般,下車,到前面付錢,就可以了,連話都不需要說半句。

本來這幾天,我都一直不太能了解我每一次點餐的時候,他們說得話到底是懂不懂我要什麼?反而會不知所措,但是,這一下,發現不要管他跟我說什麼,我只要把我要的東西跟他說,他問,就再強調一下,這樣,點什麼都不會有問題!

算是學到一種生存的方式。

吃完飯,阿文帶我先去逛了一下男孩街(Boy Street),這就是我們晚上要來尋歡作樂的地方呢!他們去過的那一家叫“Boy.Boy.Boy”,只是先認認路而已,也逛了另外一棟的商場,時間還多,阿文就帶我去Gay Beach,就是Jomtien Beach,這一個海灘其實是一片的,一邊是一般的Beach,只有那一側是Gay Beach,去逛了一圈,海灘上也有蠻多的買賣業,不論是按摩,賣飲料的,出租遮陽傘的。

不過,在這海灘上按摩的,都是小男生,也不算是按摩,我覺得根本都是挑逗或調情,不該摸的地方也摸了,跟在Adam&Eve也沒有什麼不同了,大部分都是外國人在“被“按摩,幾乎可以說是醜態畢露,那一些外國人被挑逗的都已經勃起了,又只穿了一條游泳褲,看得多清楚明顯啊!雖然阿文一直問我要不要去被按摩,我是不要的,真的要按摩,還不如去腳底按摩,聽說還說國語呢!

把海灘逛了一圈,往回走的時候,一人叫了一個椰子喝,正在買的時候,有一個男生跑到我身旁,不但已經站到我的身旁,還有意無意的用手碰我的下體,我也沒有反應過來,就讓他摸,阿文說他是要我帶他回去,我的興趣就不是很大。

後來,講了一會,他也覺得無趣,就走掉了。

逛了一陣,找了一個海灘傘坐下休息,這下午的時間,海灘上並不是很多人,沒坐一會,就回程了,反正也都是一樣的休閒感覺,也就是這樣。

回旅館,阿文到外面晒太陽,我還是在房裡寫日記,一面打開電視,隨便的看,也沒在看,我喜歡看看電視上演些什麼,了解他們的生活狀況,尤其是一些廣告,更加的可以反應民情,所以,有事沒事,都是把電視打開的。

一面幻想打算著。

如果那一個香港人來勾搭我,我倒也還真有那麼一點希望他來勾搭,或者是晚上出去玩得時候,在一些奇特的場合偶遇,可能就一切盡在不言中了。

泰國的電視也很外國化,雖然配音配的都是泰文,昨天看到了包青天,今天蠟筆小新的卡通,感覺都變得很好玩,我還是覺得包青天應該講中文,蠟筆小新該講日文,才會覺得有趣,還有日劇“徹底的愛“,看到吉田榮作說出來的話變成嘰哩呱啦的泰文,真的很不習慣。

4:30多,阿文晒完太陽進屋裡,說那一堆香港人在外面聊天,我還是在考慮要不要去游泳,太陽已經下山,不怎麼晒,水又不冷,倒是很好的游泳的時間,不過,好像有一點刻意?

還是要去游,就是有一點刻意也沒關係,準備了一下,看了一下坐在外面的他,穿了一件T-恤,顯然是沒有下水的打算,我還是自顧自的去游我的,也只游了幾圈,達到我認為的運動的效果,也就起來,他並沒有下水,也不知道有沒有注意到我?只證明了一件事,懷有目的去做一件事,往往都是會失望的不能盡如人意,反而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也許,他也在盤算什麼時候該下水,但我游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還沒讓他有機會打定主意,阿文都覺得我的出去游泳太明顯,他要是下水,不更加的明顯?不過,我是覺得,他們那一票朋友未必看得出來。

反正,該發生的,總是會發生,不會發生的,再多期望也沒用,只需靜待發展,事情明朗化而已。

阿文說5:30去吃飯,要等他敷完臉,真是,比我還麻煩,還讓我幫他擦蘆薈的凝膠,這樣背才不會晒傷,,擦上去倒是涼涼的很舒服,不過,帶這麼多東西,可是太麻煩了。

也還不知道要去吃什麼?如果是海鮮,就不是很喜歡!中午的肯德基都還沒消化呢!反胃的味道,都還是那樣的味道。

出去吃飯前,也先小憩一下。

本來是沒有什麼吃飯的慾望,不過,還是去吃,阿文本來打算去吃海鮮的,不過,我不是很有食慾,就去“隨便“吃,所謂的隨便,倒是一點都不隨便,我們去的那一家是Alcazar旁邊的一家餐廳,也叫Alcazar,可能是同一家的相關企業吧?!

叫了三個菜,Fried chicken(這是“炒“雞肉)、Fried Pork(這是“烤“豬肉,感覺上有一點像廣東菜的燒肉,不過,比較乾一點)、vegetable mixed(還真的是名符其實的混合蔬菜),一個Tom Yam Soup(這是辣味的)。

三道菜,根本也吃不完,每一道菜都是一大盤,兩個人吃,有一點多了,我已經很努力的解決其中的三道,豬肉實在是吃不完,只好算了。

因為晚上還早,我們就先去Shopping center買東西,逛了一下,前一天逛的時候,覺得蠻多可以買的東西,但是,今天一看,有一些店,竟然找不到了,可能是真的太大間,忘記他的位置方向,本來就很難找,有的店又藏在角落,誰知道在那裡!

不過,意外的看到一件很好看的外套,一些T-恤,也就買了,這麼逛,也算有一點累,去超市買了一堆的食物,先放回旅館,又休息了一下,10點啟程,前往A-Go-Go Bar,就是Boy Street,雖然也有人叫Boy Town,我還是喜歡叫男孩街。

先去男孩街中比較有名的一家,也算是比較大間的,“Boys Boys Boys”,人還蠻不少的,我們坐到舞台的後方,其實,也並沒有所謂前方後方的問題,舞台是一個圓形或者是橢圓形的開放式的舞台,所有的觀眾席都是圍繞著這一個舞台,台上的Boy也是每一個人都別著一個小號碼牌,以方便顧客“點餐“,這一些Boy在台上也是沿著舞台的一個方向作轉動,就是要讓每一個顧客都看得清楚,不知道轉圈的速度有多快?但確實是每一個Boy都會轉到你的面前,足夠讓你仔細的端詳。

有一個才剛下來的104號坐在台下,一直對我笑,我被他笑的很不好意思,他們這一些A-Go-Go Bar的方式和Adam&Eve是差不多的,有一些輪值的人,會脫的剩一條內褲在台上展示,剩下的人,或站或坐的站在台前或者旁邊,聽說,不光是有號碼的Boy你可以帶出場,連Waiter,都可以帶出場,當然,你如果對媽媽桑有興趣,也可以問他,不定也是可以的。

雖然那一個104號一直對我拋媚眼,我還是要先看看其他的“貨色“,有一個100號好像還不錯,長得有一點像是萩原聖人,身材很高,不過,就是太過妹氣了,這一個104號,因為他一直對我笑,我對他的印象,也就變得很好,雖然不是喜歡,也不討厭,只是,並沒有想要帶他出場的意願!他還是一直的不死心,不但過來跟我和阿文握手,還站在旁邊看了我們好一會,我還是沒想要帶他出場。

後來阿文看到兩個香港朋友,是他前幾天在Babylon認識的,就過去打招呼,阿文說香港人的時候,我還高興了一下,以為是住我們旁邊的那個呢?!

阿文覺得這一家的貨色不是很好,說是沒有一個看上眼的,我就覺得他太挑了,我隨便都可以挑到好幾個,也罷,就去對面的另外一家,是“Toy Boys”,感覺上,雖然Toy Boys的舞台比較小,門面比較小,但是,比較精緻,不一定是Boy的長相,而是整個店的感覺,說這一家店是台灣人來這裡開的,我也相信。

我一面觀察了一下狀況,旁邊的一些人,如果看上了某個Boy之後,都會先請他們下來喝一杯飲料,當然,你也可以不要帶他出場,先讓他過來聊聊天,無妨,阿文點了一個63號下來,也是聊天講話,這一個63號長得還蠻可愛的。

我就也找了一個56號,雖然還有100號和另外一個都一直對我笑,不過,就像阿文說得一樣,他們很可能只是職業性的笑容,並不表示他對你有喜歡的表示!

也是一種拉客的方式。

最後,阿文帶了63號,我帶了56號,就坐車回旅館,這一些小車業者,跟他們也像是有互相依存的關係,開了50元的價格,也懶得跟他還價,也算是一種福利吧!

到旅館,總是有先後,阿文先讓我,就帶63號去喝東西,我和56號去房間,先讓他洗澡,他還真是閉鎖,洗澡還鎖了門,他洗出來,就坐在床上,我問他要喝什麼,就拿了一貫啤酒給他喝,讓他看看電視,我自己去洗澡了。

洗完出來,他已經躺在床上,我也躺在他身旁,是阿文的那一張床,也不管他,照樣的用,看著、摸著他滿身的刺青,真的很像是黑道的大哥,不過,這在泰國,像是一種流行,街上也看得到有一些刺青的店,問他:「會不會痛?」

他也搖搖頭,他是不太會講英文的,兩個人連隨便的搭著話都不可能,只是意會吧!

不過,他倒是很會調情,一開始,就親起嘴,我會覺得那是一種好感的表示,然後他在我身上舔舐,後來換我在他身上舔,他雖然起來了,但不會很硬挺,他的樣子很男人,我卻有一種似曾相識的錯覺,又是前世的某一種宿緣吧?

後來,他問我是不是要被Fucked,雖然阿文一直跟我說,是要來玩別人的,不是被別人玩的,我也無所謂,難道這不也可以是我玩他嗎?這樣的想法太制式了。

可他的行為太粗魯,我有一點怕會痛,最後,他幫我打,卻是一直都沒有達到高潮,他自己用力的打出來,只射出一點點,但他射精前的興奮狀,是很緊繃有力的。

他的陰莖上有入珠,雖然只有一顆,還會跑來跑去,像是很成功,也沒看到傷口,也許這也是另外一個我不太敢讓他玩的原因吧?!

他的英文不好,很多話根本無從問起,完事之後,他去洗澡,阿文就在窗戶一直敲敲敲,問我好了沒?我說,快好了。

洗好之後,穿上衣服,我給他錢,他雙手合掌,才收下,像是非常感恩的樣子,這也是泰國人的一個習慣,帶他出去之後,他跟那一個63號講話,本想帶他出去坐車的,想這是他自己的土地,該比我還熟的,就算了。

阿文和那一個63號進房做,我在外面坐著,蚊子還真多,一面寫著日記,一面驅趕蚊蠅,想到這殺生的問題,不過,Jimmy,就是那一個研究佛經的人,我也問過他這樣的一個問題,他說,為什麼不打,當然打死,因為也許他有傳染病什麼的,為了一個小小的生命,害到我們自己的生命,當然不值得。

不過,如果小損我們己身,大利他們的話,是不是該犧牲一下?

阿文沒搞多久就開門讓我進去了,說是63號要整晚待下來,我沒意見,跟我又無關,我回房之後,我們一堆人就睡覺了,這一晚上,我們光是在那兩家A-Go-Go Bar裡面,就坐了兩個小時,回來又已經好一會,已經很晚了。




(因為是很久以前的作品難免有一些地方未能滿足政治正確,請大家見諒)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遊記]泰國紀行-Beginning-前話

[遊記]泰國紀行-Day 1-1997.03.07

[遊記]泰國紀行-Day 2-1997.03.0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