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yifuif

来自新世界。

困在黄码中

写在前面:

今天接到了深圳12345的电话,工作人员上来就问我:

上周一您曾经对我们的服务表示“不满意”,请问是什么原因?

我:因为你们并没有解决问题。

这里说的问题,是上周一也就是我回到深圳第二天在外“流浪”长达6个小时的事——因为健康码从绿色变成黄色,我和还有很多在深圳的人都被“困”在了黄码中,只能等待健康码重新变绿。

我向来不喜欢在自己的公众号发表太多与政治相关的东西,一来是怕被关小黑屋,二来关注这个号的朋友不一定对政治感冒。

但这一次我决定要破例说一下——当原本就很怪诞的世界,遇到了同样怪诞的2022年,似乎没有什么理由可以独善其身。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死亡。


以下为上周一的全部经历,部分内容已经发在微博上,现在整理后重新发布:


如果当时不是觉得“工作还是得回办公室才算努力工作”“为了不被毕业要赶紧回办公室”的话,我压根不应该从广州回深圳。

10号从广州回到深圳,周六已经做了一次核酸,10号周日落地福田站现场做了一次,回到小区跟物业和网格员battle几个回合后终于放行,心想这几天继续在家办公吧,白天出去做核酸。

没想到的是,11号早上早上就收到通知,被告知行程码带星或者黄码不能在小区or社区做核酸,只能去医院或者深圳湾做。

这里需要交代的一些背景:根据我所处的粤海街道,因为有小区出现阳性案例,所以整个街道都被纳入到防范区里,小区、公共场所有需要有24小时核酸+绿码才能通行。为了方便防范区内的人做核酸,小区特别设置了核酸采样点。

当时我的健康码还没有变黄,也没有看到深圳卫健委公布过说行程码带星必须去医院做,只有网格员的口头通知,深圳12345也是一问三不知,心想只能预约医院核酸了。

结果当天中午发现健康码已经变黄,只能去黄码专区做核酸——虽然有心理准备出了小区就回不来,但不出去做早晚也出不去,只能硬着头皮去做。

找到离小区比较近的核酸点,没想到黄码的人这么多,赶紧排队等核酸,后续排队的人越来越多,现场才增加了一个医护人员加快速度,不然排一个小时也做不完。

事后我在微博上看到,跟我有类似经历的人非常多:有的人也是因为从广州回来而被赋予黄码,有的人因为在防范区内工作或路过而变成黄码,还有的人健康码反复变动,时黄时绿,甚至在排队等候核酸采样的时候发现健康码重新变绿了,不能在黄码专区做核酸。

(因黄码而需要排队做核酸的人)


大约排队一个小时后我完成了核酸,但事情还没有结束:核酸没那么快出结果,健康码会一直黄色,同时网格员反复强调必须是绿码+24小时核酸阴性才能回小区。

于是从下午四点半开始,我就一直在小区周围流浪,最后坐在公园里打发时间,期间还去超市里租了一个充电宝——没想道现在的共享充电宝一个小时要三块钱,涨价挺厉害的。

一边喝着柠檬茶看着日落,一边被蚊子咬,感觉活在了一个奇幻的地方——在一个没有绿码和核酸阴性就无法通行的地方里,人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们要困在健康码里?

我不理解。

(办公时间在公园看日落,也算是惬意)


这一天,据说整个深圳有好几万像我这样被赋予黄码的人。按照我的理解,黄码人员当然有义务和责任主动做核酸筛查,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政策把黄码人员还隔绝在小区门外,使得一群人有家归不得。

我事后还说,如果这些黄码人员里真的有阳性案例,那让我们这样在外面一直流动,恐怕会酿成新一波爆发。

等到晚上9点充电宝也没有电后,我决定再打一次深圳的12345,接通电话的工作人员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操着一口非常流利的粤语,他记录下我的情况后,问我可以为我提供什么帮助,我说你们应该告诉街道和社区居委会,黄码人员并不是洪水猛兽,更稳妥的做法是让我们先回家。

电话结束后我决定回小区碰碰运气,结果发现原来有一群人跟我的情况一摸一样,大家都只能坐在小区门口等待健康码变绿,而小区门口的物业却无动于衷,反复强调没有绿码和24小时核酸不能进去。


现场的一个女生勇敢地选择了报警(后来才通过内网论坛知道原来她是公司同事),警方迅速到场但并没有想要解决问题的意思,警官一直跟我们说现在疫情这么严重,我们就不应该从广州回深圳云云,还说自己没有办法让我们回小区。

不过在警方的压力下,小区业务迅速找来了街道办的负责人,后者语重心长地说现在的防疫要求如此,谁也没有办法不遵守,但他最后选择让我们回到家里等待核酸结果,底线要求是我们已经做过了核酸。

就这样,经历了6个小时的在外流浪后我们一群人回到了小区,临别前还不忘开了一个微信群,在群里交流核酸、黄码的消息。

不过事情到此还没有结束。

1、虽然允许回到小区,但由于还有人做了核酸还没显示“检测中”,物业没有让我们所有人都回去,我和其中几个下午就完成核酸的人先完成登记回家。

2、当我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健康码已经变绿了.....即便核酸结果依然还没有出来。

3、当晚我把自己的黄码经历简单写在朋友圈后,有一位同事跟我说因为黄码而在医院等核酸结果还没回家,那时候已经接近12点了。

后来,我还看到这位同事因为没有24小时核酸阴性结果而没有办法回家,最后在公司过夜....

4、后来粤省事显示,核酸结果要到凌晨5点20分才出来,这意味着如果当时我们没有选择报警,而是等待核酸结果出来才能回家的话,那就要“流浪”长达12小时。

5、担心健康码会再度变黄,第二天一早我就预约了附近的医院做核酸。虽然后来健康码没有再变黄,但我却一直活在了“被黄码”的恐惧之下——那几天我一直没有回公司上班,只能躲在家里基本不出门。

6、黄码后的第二天、第三天依然接到非常多的电话,有广州的也有深圳的,有疾控中心的也有社区街道的,基本上都在关心我是否有做核酸,人是在广州还是在深圳。因为听说不接疾控电话可能被黄码,那几天我时刻紧盯着每一个来电,生怕因为错过电话而再被黄码。

7、上文提到我给深圳12345电话,那个接通电话的小伙子确实有跟我所说的那样,把我的诉求传递到了南山区的粤海街道——我在时隔48小时后接到了街道办工作人员的亲切慰问,然后在我复述我的经历后,对方仅表示抱歉然后迅速挂电话,还没回应是否会继续把我黄码。

8、深圳市卫健委也一直没有对这“奇幻的一天”进行说明,尽管在微博上有铺天盖地的质疑声音,但被疯狂艾特的深小卫依然岿然不动。

所以千万别迷信那些看似接地气、很懂人情世故的案例和故事,那只是一种宣传手段——当真遇到事情的时候,你并不会是幸运儿。

9、就在我即将发布此文的半个小时前,小区门口再次出现有人因为“黄码”而无法入内的情况——物业一如既往地冷酷,当事人苦苦说明但无功而返。最后我告诉对方社区人员的电话号码,并祝他好运。

(核酸采样点附近出现越来越多的路边摊,晚上生意络绎不绝)


后记:

对于深圳这座城市,我一直谈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即使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一年,但也没有因此产生好感。

但今年疫情严重起来后,这座以“时间就是金钱”为座右铭的城市,开始变得极其的官僚主义。

比方说至今仍然没有完全解除的全员核酸,即使近期没有再新增任何本土案例,但深圳依然要求所有人不管进出哪里都需要核酸阴性结果,只是随着疫情缓和,从原来的24小时阴性,逐步变成48小时,再到如今的72小时。

这意味着全市两千多万人,每三天就要做一次核酸。横向对比刚刚出现疫情的广州,在全市经过四五轮全员核酸后,只有封控区、管控区和防范区继续核酸,其他地方已经停止折腾。

比方说在国家卫健委强调不得强制接种疫苗的前提下,深圳依然故我推行全员疫苗,福田区甚至打出“不接种疫苗就黄码”的标语。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深圳的先行区不仅仅是社会主义,还包括强制接种疫苗,未来如果强行推出疫苗通行证也不意外。

但我们并不应该认为这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疫情的第三年,其实也是全世界彼此失去联系的第三年。刚进入2022年的时候,也许很多人都会像我一样,认为这一波疫情即将走到终点,但事实却是相反的——近期上海的情况,在反复提醒所有人:“历史的灰尘落在每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大山。”

我相信终有一天疫情会结束,但就算疫情结束了,健康码、行程卡这套大数据监控并不会就此消失。相反,经过三年时间的验证后,这套系统会进一步强化所谓的网格化管理,上演《1984》里的场景。

The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