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奕乔
路奕乔

读书记录DAY12

前面几天有读,但没写什么感想。

《女性与社会全力系统》,作者欧阳洁。

今天读第一章 。

终于解开了母权变父权的谜团。以前以为母权瓦解,是因为女性力量相对于男性小,权利被夺走。但读完这本书第一章才知道不是这样。

种植业是女性发明的,可以靠农耕而不只是打猎了。以前没有避孕条件,加上生存条件很差,婴儿存活率很低,一个女性一辈子可能会生好几个,而怀孕阶段就很影响劳作,于是女性的劳作时长就少于男性。

当生产的产品开始有了剩余,男性就要求分配这些剩余产品,要求按劳动量分配,多劳者多得,而因为生育而影响了劳作的女性自然劳动时长没有男性多,也就不像男性那样得到更多的剩余产品,也就是私有财产。

母系社会是杂婚,女娶男嫁,女性拥有性自由(这个性自由也只是服务于生育,那时候有生殖崇拜,生育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当男性开始有了越来越多的私有财产,他们就想着以后要把私有财产传给最亲的后代。所以他们开始对女性的性有要求,要让女性从夫居,也就是变成男娶女嫁,女性进入男性家庭后,男性能更好地掌控女性,来确保对方只和自己发生关系,这样就能确保后代是自己的孩子。

从夫居,也就意味着女性从主居,变成客居,男性从客居,变成主居。而当从夫居开始,女性,孩子,也慢慢变成了男性的私有财产。

所以并不是女性力量不占优势导致母系社会崩塌,反而是女性独有的生育权,间接让女性陷入被奴役的地位。作者说,母权转变为父权,不是通过暴力,而是慢慢渗透,女性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没有意识到权力的重要性,一步一步让渡,也就变成后来那样了。

作者也提到一个不寻常的现象,也就是当那时候女性不愿意从夫居,男性家中的中年女性会帮男性来征服这些女性,这些男性家里的中年女性会为了"从夫居"制而效力。现在大家称这样的女性为伥鬼,她们生理女性,但实际是精神男人。

韩女的那句话,不论何时想起来,都会觉得,太一针见血,太准确了。母权被推翻,不就是因为"从胯下生出了压迫自己的性别"吗。

所以韩女说,"我的胯下不会生出压迫自己的性别,我的血肉不能成为刺向我的尖刀。"

在小红书看到有人推了这本书,说是更贴合本土。这本比想象中好读很多,没什么阅读门槛。比父权制与资本主义好读太多了,父权制与资本主义内容很好,但几年了,我都没能读完它,每次读一些就又搁置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