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魯多

搭橋人

中共在其反美聯盟中獨居

中共高層領導想爭取幾個所謂的盟友組成抗美聯盟,卻發現自己在抗美陣線上孤立無援。表面上看,俄羅斯、朝鮮、伊朗似乎是在幫助中共抗美,但實際上是把中共推到了前台,各自藉機為自己謀取利益。


政權孤立的尷尬局面


據中共政權喉舌新華網報導,4月7日,習近平與德國總理默克爾通了電話。


對中共來說,德國是西方陣營中最薄弱的一環。中共高層領導人在國際上走投無路的情況下,總是把德國作為最後的依靠。


在中共與美歐直接陷入僵局時,習近平再次把希望寄託在德國身上。此次致電德國領導人,表明中共已經陷入國際孤立。


新華社的報導主要涵蓋了習近平在電話中的內容。 "他希望德國保持開放,為兩國企業擴大互利合作創造更多便利。" "中方願同歐盟一道......共同踐行多邊主義","促進疫苗公平合理流通"。


當然,習近平希望德國不要與美國聯手打擊中共。同時,他繼續給德國企業畫大餅,吹捧疫苗合作。


至於默克爾的反應?新華社報導,"默克爾說,歐盟在對外關係中堅持獨立自主"。這樣的表態,至少說明德國不會站在中共一邊。事實上,日本和德國即將舉行外交和國防的2+2部長級會談。不知道習近平和默克爾有沒有討論過這個具體問題。


新華社還稱,默克爾 "希望與中國就COVID-19疫苗的公平分配和相互承認等問題保持溝通"。


這種沒有多少共識、沒有實際結果的通話,只是像徵性的。這個電話只是暴露了中共在世界上的尷尬地位。


中共與伊朗互相利用


3月27日,伊朗和中共簽署了為期25年、價值4000億美元的戰略和經濟夥伴關係。這繼續為中共正在進行的 "一帶一路 "霸權倡議提供動力。


中共當然希望利用伊朗及其支持的恐怖組織將美軍進一步拖入中東,但在2月美國新政府與伊朗在敘利亞進行第一輪間接試探性軍事交鋒後,伊朗並沒有加大對美國的軍事挑釁。事實上,伊朗為了爭取更大的利益,4月7日開始與美國談判。伊朗可能是把中共最近在太平洋地區大規模挑戰美國作為談判的籌碼。


美國新任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在中東地區有著豐富的實踐經驗,對中東局勢應該也會高度重視。但是,他並沒有提出在中東增兵的計劃。相反,他正在實施從阿富汗撤軍的計劃。伊朗自然不希望美軍大規模駐紮在其周邊地區。伊朗應該希望中共在太平洋地區多挑釁美軍,這樣可以減少伊朗的壓力,對美伊談判可能有利。伊朗最終希望達成協議,而不是與美軍開戰。


朝鮮是言多於行


緊張的中美阿拉斯加會晤後,中共立即與朝鮮公開互動。朝鮮還進行了短程導彈試驗。朝鮮甚至向白宮發出威脅聲明。但它沒有高調宣稱進行核試驗,也沒有發射高級別遠程彈道導彈。


朝鮮和中共繼續旋轉他們在恐嚇美國的角色,但朝鮮似乎知道什麼時候該停止。畢竟,美國新政府已經公開表示,它一直試圖通過原有的渠道與朝鮮溝通。朝鮮的最終目的是以核武器為籌碼,實現與美國關係的突破。朝鮮應該知道,中共的實力不足以成為美國的對手,朝鮮甚至沒有資格挑戰美國。金正恩知道,一旦與美國交戰,自己很快就會被斬首,他不敢冒這樣的風險。


朝鮮並不是真的想為中共打一場代理人戰爭。如果中美矛盾激化,只要朝鮮不盲目衝動,或許還有機會與美國破冰。如果中美關係真的緩和,朝鮮可能會成為被拋棄的棋子。因此,當中國航母再次沖向太平洋時,朝鮮保持沉默。


俄羅斯也在利用中共


俄羅斯的軍事行動引起了美國的注意,但這並不能幫助中共遏制美軍。美軍應該無意介入俄烏之間可能發生的任何戰爭。相反,俄羅斯可能是利用中共與美國和西方國家進一步對立的機會,試圖渾水摸魚,試圖解決與烏克蘭的矛盾。這是前蘇聯共和國或獨立國家聯合體的民族衝突,與美國的利益關係不大。當然,美國不希望看到任何地區發生戰爭,也不希望俄羅斯任意破壞國際規則。


其實,北約受俄羅斯此舉影響更大,這實際上給北約歐洲國家敲響了警鐘。面對迫在眉睫的威脅,烏克蘭也透露出加入北約的願望。俄羅斯已經明確表示,不會與中共結成軍事同盟。相反,它應該希望中共多挑釁美軍。最好是把兩艘航母拉到太平洋和南海。如果中共繼續搞對歐盟的敵對行為,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而受到的政治壓力會減少很多。


我認為俄羅斯根本沒有幫助中共針對美國的意圖。在中共四面出擊造成的國際亂局中,俄羅斯是想加強自己的利益。


中共想爭取和利用俄羅斯、伊朗和朝鮮。這三個國家可能在私下里對中共有自己的承諾,但都沒有衝到反美前線。只有中共自己的力度最大。這三個國家實際上是在利用中共,不失時機地謀求自己的利益。


中共外長王毅最近還會見了韓國、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的外長。當然,他也試圖把這些周邊國家拉到中國這邊來。但很顯然,這些國家不可能站在反美陣營。


韓國剛剛同意首爾為美國在朝鮮半島的廣泛軍事存在提供財政支持;馬來西亞剛剛與美軍在南海進行了聯合軍演;菲律賓和新加坡也有美軍基地。這些國家都依賴美國的軍事保護。


在中美對抗的時候,這些國家都是趁機爭取最大利益,避免得罪任何一方。中共高層不能指望這些國家反美。他們只能盡量向黨員證明,與一些國家還是有溝通的。當然,他們私下里要向這些國家付出高昂的代價。中共高官能做的也就只有這些了。


中共的反美聯盟顯然沒有形成,反而把自己進一步推向了孤立的前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H&M事件与中共操控社會的精細化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