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森谷

|酷愛與自然連結|亦是貓奴|居於巨變中的海濱城巿|讚賞公民

山水之約|徒步入寺拜見佛

多接觸佛法,後來亦因為她邀請我一起到慈山寺參學,開啓了我對山林療癒的領悟

緣起

去年元宵,相約我到鑽石山志蓮淨苑禮佛,為表誠意,我決定從沙田徒步出城。

沙田的地型被群山圍繞,唯一缺口是由沙田海被人工堆填成為城門河,從西南的大帽山麓,流向東北方的馬鞍山。故此,不論你住在沙田那一角落,走三十分鐘,必定可以到達登山口。

古人要從沙田出巿區,有多條山凹路徑可走,除卻早開發為行車馬路的大埔道外,我最常走的是慈沙古道。顧名思意,就是連接九龍慈雲山沙田圍的山路。因為通常攀獅子山,或是由沙田圍出發,或是由沙田圍結束,均可節省一程車資。

然而,隨著疫情發展,港人開拓很多健行路線,當中的蝌蚪坪,近在咫尺,每日遙望,而我卻茫然不知。

群山圍繞的沙田

登山口

我喜歡走羊腸小道,放棄取道水泉澳邨的寬敞大路,選擇從曾大屋後山小徑登山。一條通往電塔的陰暗階梯,穿過繁忙的獅子山公路。腐朽的樹葉仍然殘留在石屎梯級上,可見這裡人跡罕至,正合吾心。

最怕的石屎梯級

樹叢不算茂密,路丕亦清晰可見,緩緩的坡度,輕鬆好走,二十多分鐘就到達一處平整地台,路闊如馬路,抬頭不遠處已經是蝌蚪坪。

原始氣息的小徑
小徑的盡頭,就可以看到一處土台,它就是蝌蚪坪。

軍事遺址

這個山頭每幾年就會經歷一次山火,滿佈山間的墳墓提供了線索,畢竟時機總是發生在春秋二祭時份,難以令人不作聯想。數年前的一次山火,卻意外地把一處戰壕遺址揭露。我對於這個山頭有軍事設施並不意外,它就連接後方的整條九龍醉酒灣防線,這裡的確是一個很好的觀測點,勘查沙田海對外北面的狀況。

不用花費太多力氣,就在路旁找到這處明顯用石頭推疊而成的半圓建構。

軍事遺址

蝌蚪坪

蝌蚪坪就像一座突出的梯台,循小徑上攀,就會見到一個大平台,面積約有四個籃球場,泥沙土地上,生長著一叢叢雜草,偶爾又有大樹錯落相隔,感覺相當人工。

蝌蚪坪

這裡海拔不高,但是地型突出,所以視野極為廣闊。從東北方的馬鞍山,到整個沙田巿中心,及至大圍,均一覽無遺。無怪乎這裡會被發掘成打卡熱點。

廣闊視野
向卡臣請安

貓仔山

離開蝌蚪坪,背向沙田,沿著電塔邊緣上行,就能夠輕鬆登上貓仔山貓仔山的視野,反而因為樹木遮蓋,及被蝌蚪坪掩護,景觀比蝌蚪坪遜色。貓仔山有分义路走向沙田頭村沙田圍村沙田頭村方向是崎嶇泥路,沙田圍方向則是豪華石屎梯級。

作為一個貓奴,同區之內不遠處有貓仔山,竟然未曾攀登。貓仔山之名應該是對望山崗有一尊貓仔石,礙於並不神似的關係,所以知名度不高。

貓仔石

神秘石柱

離開貓仔山,向雞胸山進發。發現兩旁有一些神秘石柱,寫上一些數字。最初懷疑是野外定向的輔助工具,後來從網中無意間發現,原來是殯葬區的號碼。幸好本人不是強迫症患者,要走勻所有號碼。

殯葬區域

雞胸山

途中會穿越衛奕信徑,可以上行至沙田㘭道或者下行至紅梅谷的引水道。不過我一心打算一登雞胸山,所以就沿茂密小徑,循著北脊上走。又是一段荒徑,早前又有雨水,所以滿佈蜘蛛網,雙腿亦被葉片沾露弄得濕透。

很愛飛鵝山的崚線

走上雞胸山的路沒有風景,除卻接近山頂的一段路,可以跟慈雲山電視訊號站對望。在雞胸山山頂,甚至連遠一點的景觀都欠奉。我不作停留,覓路走入熟悉的麥理浩徑,一條前往獅子山必經之路段。

又一個沒有景觀的山頂

雞胸南脊

疫情之下,難得外出走走,我當然不甘心沿麥徑走回沙田㘭道及鑽石山。既然地圖有一條沿著雞胸山南脊的山路,直達慈雲山,我當然奉陪。大部分都是清晰開揚的景觀,一百八十度無遮掩,路況比較斜及崎嶇,是我喜愛的泥路。暗喜又發現一條原始的路,可以取代沉悶的馬路及麥徑。

前路開揚
山頂密閉

志蓮淨苑

如果不是告知,我一直都以為只有南蓮園池可以參觀,馬路以北都是老人院。原來,志蓮淨苑是一座完整的寺廟,善從旁講解佛寺的佈局,又教導我問訊,接引我與佛的緣份。從此,我就多接觸佛法,後來亦因為她邀請我一起到慈山寺參學,開啓了我對山林療癒的領悟。

南蓮園池
志蓮淨苑的蓮園

輕輕拍手五下,鼓勵我努力去發表更多的圖文!贊助主子的罐罐,讓貓奴可以更專心創作!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山水之約|一尖四灣 野外露出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