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多麗
米多麗

生於台灣的地球人,是喜歡閱讀、做書與寫故事的人,投入身心靈成長。著有少兒小說:來自天堂的暑假作業、老公寓等。

家庭就是一張功課單

最近,我追蹤了許常德先生的臉書。他不僅是有名的填詞人、婚戀談話節目的固定來賓,而且不知從何時起,在臉書上義務解答網友的人生疑惑,多數是與婚戀有關的,他像是「解憂雜貨店」裡的老闆,給來信者時而溫柔和善、時而直白犀利的建議。而網友的問題五花八門,有些是我難以想像的情節,有如電視上灑狗血的八點檔連續劇,但卻在現實世界裡活活上演,可以想見涉入當中的人有多困擾與痛苦。

有些網友提到原生家庭的課題,例如全家都因病、賭、毒癮等陷入不堪且紊亂的生活中,只有來信求助的人還能工作、過正常人的生活,但精神萬分痛苦,因為失控的家人通常不會獨自待在地獄裡默默受苦,會「無意識」地想要拉住身邊的人,於是各種情感勒索像「奪魂索」一樣糾纏著家人、或是不斷地闖禍需要別人來收爛攤子,於是一個家庭裡唯一或唯二的正常者,往往疲於奔命,心理也逐漸生病了,不想活得這麼痛苦,總是當個拯救者、收拾殘局的倒楣鬼,乾脆自己也放棄人生,「要死大家一起死」。

看了幾個類似案例,都有類似的心情。奇怪的是,為什麼他們不是想要放開拉住家人的手?而是想要放開自己繫於岸上的維生繩索,跟著家人一起沉入深淵?

因為我們是一家人,所以我們該有共同命運。如果我過得特別好,就是背叛者,會有罪惡感。

生在同一個家庭內,不管大家平時的感情如何,但都有有形、無形的血脈連結著彼此。因此,我們很難在其他至親都過得不好時,心安理得的過好日子。又或者,有些人雖然表面上不與至親往來,卻默默重演著父母的命運,親子間的命運竟然也會繼承,有時相似的程度會讓旁觀者感到怵目驚心。

況且,生於同一家族、同一家庭的人們,通常有共同的業力、共同的功課要去完成。走鐘家人身上有的黑暗面,自己可能也有,只是程度有差別;亦或者特別過不了情感這一關,捨不得讓對方獨自受苦。也可能,有種放不下的責任感,覺得自己是父母,或是長子、長女,一定要做到什麼地步,才算孝順、友愛,良心才能安……,這些千絲萬縷的羈絆讓家庭裡唯一的「正常人」感到痛苦不堪,但是,這受困的情緒感覺,恰是「人生功課的所在」。

這張功課單攤開來,有以下幾個題目:

1.我生在這個家庭裡,不是偶然,是有意義的。但是我跟家人扮演的角色不一樣,當然功課也不一樣。我不可能替家人做功課,同樣地,我也無法要求他們為我的功課負責。

2.什麼才是對家人最有益的協助?是跟他們一樣,放棄自救待在地獄裡共享命運,還是在他們還無意自己站起來的時候,保持距離,優先顧好自己的身心狀態,讓家庭裡至少有一個「身心正常」的成員可以好好活下去?

3.在華人社會裡,下一代常被要求要為上一代負責,以報答他們的生養之恩。但如果,父母的心態是不健康的,沒有自覺地對子女情感勒索、金錢勒索呢?難道子女該為所謂的孝道,跟父母一起在地獄裡待好待滿嗎?

所以我覺得,「罪惡感」應該是成年人必須經歷的,代表你願意為自己生命奮鬥的程度。因為,為上一代的生命負責,本身就是個不合裡、也不可能達成的任務,這是子女的僭越,讓我們遠離了自己,過度涉入父母的生命,也讓父母繼續活在「我可以控制、依賴孩子」的幻想裡,拖延了他們的生命進展。

人不是只有小時候、年輕時才能學習成長,即使老了以後一樣能學習成長,因為人的心理是沒有年齡的,靈性是沒有年齡的,為何要因為肉體衰老就侷限自己,什麼都不想學、不想改變?

這樣的人生只會愈來愈沒有品質,像是在坐吃等死一般。我們不能接受自己的人生變成這樣,當然,也不該縱容父母慢慢變成這樣的人。

拒絕父母要求的當下,一定會有罪惡感,不管那個要求有多不合理。但是這就是成為一個「成熟人」、「自由人」的代價,得樂於背負,學習不被罪惡感控制,繼續過好日子。我們要有智慧,看出父母的那些要求是過分的、不合理的,不利於我們當然也不利於他們自己,想辦法用最好的方式拒絕,甚至能進一步想到引導他們進化的方法。而不是自己沒有判斷力,僅憑感受做判斷,要求父母得很明理、時時充滿愛會為我們著想――父母是人,不是聖人,更不是神,他們有人性的負面表現很正常,因為我們自己也一樣。

認為「父母不該提出過分要求」的子女,即使生理年齡已經成年,心智年齡仍舊未成年。因為成年以後,判斷與決定的責任,在我們身上,不在別人身上,我們得願意當那個說NO的「惡人」,不在意別人跟內心小我的評價,當自己清明行動最有力的支柱,自己的生活與身心狀態穩住後,才能進而看到家人受困於「無明」的苦,就不會怨怪他們的自私與墮落、提出過分的要求、行為拖累全家,但也不會貿然去替家人做「無效醫療」,除非他們已經醒覺,願意往上走。

這是一種對家人命運的尊重,畢竟我們不是佛陀,沒有看清一個人「三世因緣」的本領,我們怎知道他們現在受苦,不是在償還前債、為下一世的清白人生做準備?現在貿然去干涉、覺得他們如此活著很不應該,也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想像,不僅幫不了對方,徒增自己的煩惱而已。

所以,出生在一個問題重重的家庭裡,代表功課是比較艱鉅,但不意味著人生沒指望。關鍵在於我們打算怎麼做,即使過去沒做好,現在開始也絕對來得及。盤點自己有的正向資源,多接觸正向與覺醒的能量,給自己打氣,與不斷在情感與經濟上勒索的家人保持安全距離。當這張功課單完成時,我們就又「進化」了一大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