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多麗
米多麗

生於台灣的地球人,是喜歡閱讀、做書與寫故事的人,投入身心靈成長。著有少兒小說:來自天堂的暑假作業、老公寓等。

血腥但仁慈的鬼滅之刃

之前跟老公、兒子一起去看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其實這個故事漫畫已經出完,我也全部看完、知道結局了,但沒有損及去電影院看大片的樂趣,片尾跟旁邊的年輕女生一樣,哭得唏哩嘩啦。這是鬼滅系列故事的成功之處,他吸引人的已經不只是「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的未知情節,對我一個中年女子來說,鬼滅系列故事最吸引我的是他直搗人心的感人設計,這是他比哈利波特還要吸引我的最重要原因。

 

毀滅自我來斬殺鬼

這是鬼滅漫畫第一集封面上的句子,暗示了最終炭治郎擊殺鬼王的慘烈過程。我很喜歡這句話,雖然感覺上不夠有愛及身心靈,但在故事裡與故事外的人生,有時我們會面臨這關鍵的一役,鬼不僅僅是存在於外界的異生物,他可能在我之內、在我周遭。而我是以哪一個自我與鬼呼應著,邀請他來占據我的心靈?當我發現他模糊身影的此刻,是否有壯士斷腕的決心,將這個與鬼呼應的虛假自我,於當下斬殺?

鬼滅的主軸故事發生在日本大正時代(1912~1926年,是我爸出生的時代,也是日本軍國主義竄起前,日本自由主義颳起的短暫時代),鬼王無慘在人間蜇伏了千年之久,以自己的血創造了很多個鬼。這些鬼是吸血鬼跟殭屍的混和體,本來也都是人,同意與鬼王的交易之後,變成受他控制的鬼。鬼要活下去、使自己的能力增強,就需要吃人,因此造成了不少家庭悲劇。

與鬼王無慘隸屬於同一家族的產屋敷繼承人(沒錯,身為人間第一個鬼的鬼王無慘,也曾經是人,從出生起就身體不好常須跟死神搏鬥,後被一個醫師以特製藥救活,但從此變成了鬼,需要吃人維生,也不能再曬到陽光,這成為他千年以來的生存執念,想要找到突破鬼怕陽光的秘方),因家族中出現鬼王受到了詛咒,都無法活過30歲。為了除鬼、消除烙印在世世代代的詛咒,產屋敷繼承人聚集了人類的強者組成「鬼殺隊」,最強者被稱為「柱」。因修練不同的呼吸法,而有風、火、、水、岩、雷等不同的柱。

這些柱都很年輕,最大的岩柱不過27歲,多數是高中生、大學生這種年紀,但已經承擔了殺鬼、保護人類的重責大任。不過鬼滅系列的主角不是柱,而是因家人遭鬼王無慘屠殺,憤而投入鬼殺隊修練的少年炭治郎。

炭治郎戴著日出的耳環,這被視為數百年前日本戰國時期的神人劍士――繼國緣一獨門的「日之呼吸法」傳人,這是鬼王無慘的心頭大患。

活到戰國時期、已數百歲的無慘從沒遇到任何人類對手,沒想到深夜在竹林中巧遇繼國緣一,他輕鬆使力想把眼前的劍士解決掉,卻是自己遭到「秒殺」――繼國緣一以「鬼眼」都無法捕捉的速度,就把無慘的身軀斬了好幾段,頭也斷了,更糟的是無慘發現自己無法如以前那樣迅速再生,最後只好屈辱的分裂成一千八百塊肉,迅速逃走。

繼國緣一深深嚇到了無慘,堂堂鬼王要等到這最強劍士過世之後,才敢再度現身人間,而且他是以非常低調的方式寄生著,穿上西裝娶了人類女性當太太,還不知道是怎麼有了一個女兒,他抱著女兒帶著太太在人群裡走動,像是個普通的人類紳士跟慈父――這就是鬼王與炭治郎第一次照面的情景。

以下有雷,想自己去看這故事的人請略過~~~~~~

 

這個故事讓我感動的地方之一,是看到炭治郎跟他夥伴(彌豆子、善逸、伊之助)跟柱們後來擊殺上弦鬼乃至於鬼王無慘的艱困過程,作者毫不打馬虎眼的,把鬼求生變強的執著,與人類烈士無論處於何種劣勢都要擊殺鬼的信念,用極大的篇幅描繪出來,非常慘烈。

鬼王無慘被繼國緣一嚇到之後,認清單打獨鬥沒有建立自己的戰鬥團,非常危險,於是挑選了人類強者把他們變成「十二鬼月」,其中六個上弦鬼是實力最強的,他們少說也活了幾百年,肉體永遠不老不衰,又有鬼可以不斷再生的體質,以及人類沒有的「血鬼術」,才十幾、二十歲的柱及鬼殺隊成員,對上這些上弦鬼,可謂「以卵擊石」,沒太大勝算。不過,柱們以及炭治郎夥伴們,都曾經歷家人被鬼屠殺的悲劇,心中累積了對鬼的強大仇恨,他們擁有各自的天賦也非常努力精進,賭上青春生命的全部,就為了這一場消滅無慘的大戰而活著。

因為人類跟鬼先天的體質落差,使得單一的柱很難成為上弦鬼的對手,因此在「無限列車」篇中,炎柱對上了上弦三鬼猗窝座,雖然開頭炎柱打得漂亮,令「武癡」猗窝座異常興奮,頻頻勸說炎柱也來變成鬼,兩人可以無限期切磋武藝,但炎柱不為所動。即使到戰鬥後期,因人體限制導致炎柱受重傷,處於死亡邊緣時,猗窝座因「惜才」而大喊著:「快說要變成鬼,否則你會死的!」

那吶喊是否震動了故事裡的人?包含故事外的觀眾?依戀肉體的青春與力量、害怕死亡,這是人類潛意識中的最大執著,也是無慘之所以變成鬼,以及成功鬼化部分人成為他手下的最大因素。有多少人可以在死亡即將鋪天蓋地籠罩而來的當下,拒絕「永恆的生命」那彷彿是救贖的誘惑?

人是否充分明白成為「鬼」的代價?不能曬到陽光、必須靠吃人(傷害他人)獲得力量,鬼還會遺失自己當人時的美好記憶,只剩下負面的情緒與執著,並將身體控制權交給鬼王無慘(鬼王分享自己的血給部下喝,讓自己的細胞於部下的體內進駐,他因此可以利用部下的五感擴大自己的知覺範圍,並且控制部下的心智)。

炎柱再次拒絕了猗窝座的提議,即使死亡就在眼前。他對勝利的定義與猗窝座截然不同,猗窝座乃至於鬼王無慘所認為的勝利是極其個人的,即使犧牲別人也無所謂,只要在這場戰役中打敗對手,或是成功求生,那就是贏了。但炎柱不這麼想,以無限列車的戰役為例,成功保護全車2百多位乘客及後輩炭治郎等人,不使一人喪命,即使他被殺了,也是贏。

炎柱拚死用盡最後的生命力,對猗窝座發動最猛烈的攻擊,他的刀砍進猗窝座的脖子,猗窝座的手臂擊穿了炎柱的腹部。此時即將日出,曙光即將穿透黑暗的雲層,猗窝座慌了,炎柱的刀雖然無力將他斬首(要用鍛刀將鬼斬首,鬼才會死亡),但身體如吸盤一樣吸住猗窝座強壯的手臂,不讓他逃生。

猗窝座只有斷臂求生,倉皇逃入黑暗的森林裡,要趁陽光還沒普照前趕緊遁入不見光的所在。此時受重傷的炭治郎氣憤的追過去擲出一把刀,刺穿了猗窝座的後背――但即使斷臂、被刺穿都無法真正傷害鬼的身體,炭治郎在森林外大聲哭喊:「你這個膽小鬼,根本沒有贏!」

炎柱死於陽光普照的大地上。對比猗窝座最後遁逃的狼狽模樣,炎柱失去了身體,但面對死神時坦然無畏。誰是贏家?誰是輸家?此時全知的畫面已經給了觀眾答案。只是汲汲營營於肉體必須長存的鬼,無法看到這個全知畫面。他們不過是人「害怕死亡」的極端化產物,以為自己很強突破了人體的極限,卻連挺立在陽光下都做不到,擁有如此重大弱點的體質,其實已經不可能是贏家了。

鬼王無慘深知這是自己的重大弱點,已經不怕鍛刀砍頭的他,唯一懼怕的是陽光。所以他心心念念要找到「青色彼岸花」這種植物,據說能改變鬼怕陽光的體質。但直到故事的最後,作者才告訴我們這種花只會盛開於陽光普照之處,而且只有短短幾小時,根本是無慘跟他的鬼部下無法觸及的地方,難怪他永遠找不到。

炎柱的烈士品格並非特例,在他所屬的鬼殺隊成員中,幾乎個個是烈士,包含主事者的產屋敷繼承人,他們為何如此堅忍卓絕、不受誘惑?作者除了交代他們的悲慘身世外,沒有明講。但要注意的是不少鬼的身世也很悲慘可憐,只是他們走上了另一條路,以為成為不死之身就是對不公不義命運的最大復仇。

也許這些烈士們的靈魂年齡更老,他們早就嘗試了人生的各種可能,從而知道「歹路不可行」,因為,成為見不得光的鬼,即使得永生,其代價遠比失去身體還巨大。

 

一個血腥但仁慈的故事

雖然鬼滅之刃表面上是一個蠻血腥的故事(裡面有親子相殘、夫妻相殺的情節,雖然只是帶過沒有詳加描述,畫面也蠻血腥的,所以不建議國小學生看),但我覺得作者是懷抱著「愛」來描繪這故事的,這是讓我非常感動的地方。

作者叫吾峠呼世晴(這是筆名,作者身分神秘,聽說是不滿30歲的女生),又被粉絲稱為「鱷魚老師」。鱷魚老師非常狠心,在無限之城的決戰中,對戰上弦鬼與鬼王無慘的柱,幾乎犧牲殆盡,其中包括才14歲的天才劍士霞柱(老天鵝,這孩子跟我兒子一樣大),也去領了便當。即使是活下來的劍士,瞎眼的瞎眼,斷臂的斷臂,用n個慘字都無法形容這部漫畫的終局。

不過在我心裡,鱷魚老師仍屬於仁慈的創作者。她不僅創造了史上最有愛心的少年劍士炭治郎,也給大部分的鬼交代了他們為何由人變鬼的過程,當中有些鬼,甚至在死亡時得到了「解脫」。

例如殺了炎柱的上弦三猗窝座,無限之城戰役中他再度對上炭治郎,以及第一次碰面的水柱,猗窝座對水柱的劍術很激賞,再次鼓動唇舌邀請水柱加入鬼的行列,不要被人體限制了強度。相對於欣賞水柱,猗窝座對炭治郎卻打從心底厭惡――是因為炭治郎很弱嗎?

不,不是的。第二次狹路相逢的炭治郎,劍術水準已經大幅提高,能跟他一搏了,一點也不弱。炭治郎最讓猗窝座不舒服之處,是讓自己想起了某人的身影,那是猗窝座還是人類時遇見的第二個對他好的大人,此人跟他沒有血緣關係,卻不計較他過往的犯罪紀錄,將猗窝座收為徒弟,後來還同意把女兒嫁給他。

那人是猗窝座的師父,跟炭治郎一樣,渾身散發著仁慈的品質。還是人類的猗窝座被這種品質感化,放下不堪的過往(其實猗窝座小時候偷東西是因為太窮了,要偷錢買藥給父親喝),過起了正常人生。只是老天爺再度開了他一個玩笑,師父跟未婚妻遭到隔壁道館下毒殺害,悲痛欲絕的猗窝座徒手殺了隔壁道館60多人後,遇上了鬼王,鬼王趁他心神極度喪失之時,將他變成了鬼。

猗窝座跟鬼王連結的是想要達到最強的執念,這樣他才能保護在乎的人。只是變成鬼的他,早已經忘記自己要保護的人是誰了,炭治郎的出現,喚醒了這椎心的記憶,人性的記憶會威脅他繼續當鬼的意願,所以猗窝座受不了炭治郎,一心一意要置他於死地。

炭治郎在戰鬥中仍保持著敏銳的觀察力與進化力,使他的技術飛快提升,在與猗窝座對戰之時,他想起了爸爸「日之呼吸」的教導,達到了「通透」的境界。他甚至觸及了繼國緣一當年斬殺無慘時的高超技術,讓猗窝座在無法感覺到一丁點殺氣的情形下,被砍下了腦袋――猗窝座似乎要死了,但在此時,他也即將進化成更完美的生物,跟無慘一樣,失去頭顱的猗窝座還可以靈活攻擊,這就已經超過炭治郎跟水柱的極限了,炭治郎畢竟不是神劍士繼國緣一,剛剛那一劍已經耗盡他所有心力,再也無法抵擋猗窝座的攻勢了。

如果猗窝座跟無慘一樣,炭治郎跟水柱當下都只有領便當的份,但在此時,猗窝座的身軀止步了,他的頭正在增生,一切正朝對他有利的方向發展,這時他的人類記憶卻大舉復甦,已死的父親、師父、未婚妻輪流拉住了他,告訴他:「夠了,可以停下來了,你已經很盡力了―――」

這段實在是無比催淚,寫到這裡我仍然淚流滿面。原來只想要變得更強的鬼,也只是一個走偏的愛,讓他不能伏法、無法安息的執著,其實是想要保護所愛的心願,但他們已經不在這裡了,此時猗窝座終於覺悟到:他還想要變得更強的執著,已沒有必要繼續堅持下去

於是炭治郎跟水柱看到了一個奇怪畫面:猗窝座粗壯的拳頭轉而攻擊自己,一拳又一拳,擊潰了自己的身軀。在猗窝座的內心世界中,他擺脫了無慘的控制,變成人的模樣,投向了未婚妻的懷抱,猗窝座堅持了數百年,最終選擇向「愛」臣服,在他的身軀灰飛煙滅之際,炭治郎聞到了一股「感謝」的氣味。

這不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嗎?猗窝座若還有來生,不會再變成鬼了,這個困難功課他已經完成。這時我看他,怎麼跟炭治郎、水柱一樣,是個閃閃發亮的人呢?

即使是生存執念最深的無慘,造訪產屋敷家時感受到特殊的寧靜,他本來是要去產屋敷家抓彌豆子(聽說當初被他變成鬼的彌豆子克服了陽光,無慘開心趕來,想說吃下彌豆子之後就能跟她擁有一樣的體質),卻碰到病重的鬼殺隊頭目,兩者聊了幾句,即使鬼殺隊頭目產屋敷耀哉說著不中聽的話,無慘卻沒有感覺半點恨意,他看著院子裡產屋敷耀哉兩個年幼的女兒在玩球跟唱兒歌,竟然湧現了一種令人懷念的安心感。

這是無慘少數有人性感受的時候,可以窺見他變成鬼之前曾體驗過的生活情調。還是人類的時候他體弱多病,擔心死神隨時上門;成為鬼之後又要躲避鬼殺隊的襲擊,無慘雖然擁有最強身體,但無法安他的心,他追求的是「安心」(他以為是當自己能克服陽光的那一刻),當安心的感受忽然湧現時,他卻無法享受,因為那跟他的想像不符,而且所有美好的感覺都與當鬼的意願牴觸,所以無慘反而覺得這莫名浮現的安心讓他感覺不快………

無慘真是慘。其實只要放開緊握的手,不需要不朽的身軀、最強的力量,就能享受到那無邊無際的安心。死亡是恐怖的嗎?失去一切是悲慘的嗎?不,這些恐怖與不可接受都只存在於人類的想像當中。老天爺非常公平的,把這安心感賜予強者與弱者、富人與窮人,並非強者、富人的專利,更非健康者獨有。差別只在於人是否能感知到這遍布虛空的「平安」存在,貴為鬼王的無慘總是感受不到,或是偶爾感受到卻又否定它。

而他不過是芸芸眾生中的極端縮影而已,人或多或少有這種無法接受當下禮物的症狀,因為這跟頭腦裡的「禮物想像」不符(怎麼可能如此不用費力就能擁有?)所以常常覺得自己不夠,還必須追求什麼、填滿什麼、證明什麼,才覺得自己是幸福的、是富有的、是正確的。

回到最有愛心的炭治郎。炭治郎跟其他柱不一樣的是,他不僅愛人,也愛鬼,他幾次參與殺鬼之後,不忘記去觀照他們的痛苦、超渡他們。妹妹在遭遇全家被無慘屠殺後,也變成了鬼,換成其他柱,應該是會揮淚斬殺,但炭治郎不。他對所愛者的字典裡沒有「放棄」兩字,而彌豆子也跟哥哥一起奮鬥著,克服了血液中變成吃人鬼的慾望,變成保護人的鬼,最終她克服了陽光,成為第一個不畏懼陽光的鬼,讓無慘大為羨慕。

其實無慘真的是搞錯了,我認為他就算吞下彌豆子,也無法擁有她的體質。彌豆子的體質是神佛的恩典,因為一再看到她的「無我」,為了保護別人犧牲自己,所以讓她擁有了鬼沒有的體質。無慘根本不是這樣的鬼,就算吞下彌豆子,有用嗎?

就像無慘堅定無比的執著肉體,一場大戰拖垮整死眾人,直到死前一刻,稍有領悟認清沒有肉體是不損壞的,想把鬼王意志託付給被他吸入的炭治郎,讓他幫自己傳承下去。無慘真的無比可憐,連炭治郎是什麼樣的人,都搞不清楚,導致所託非人。

炭治郎與他恰恰相反,物質世界裡他好像一無所有(唯一存活的妹妹還變成鬼),從小生長在貧困的賣炭之家,物質匱乏沒讓他也變成內心匱乏的人,他自然就明白了人並非無依無靠的活著,即使生長的環境再惡劣,也是有人照顧、有東西吃、有房子住,才能長大。對這一切他心存感謝,痛斥那些因為錯誤想像誤入歧途的鬼。因為生長在社會底層,也經歷了生離死別,所以特別能懂得鬼的痛苦,被殺的鬼死前若有悲傷、有悔恨,炭治郎總是不計前嫌、願意給他們一點溫暖,不願見到柱去踐踏鬼留下的衣物……如此仁慈的人,怎麼可能傳承鬼王的意識呢?

人若不希罕鬼王所提供的利益作為交換,是無法變成殺人鬼的。這點在彌豆子身上已得到應證,炭治郎更是如此。

無慘嚮往炭治郎、彌豆子身上「無敵」的特質,但那洽是他扭曲的價值觀無法到達的境地,並非他的基因或體質不夠強,他的執著是所有鬼最強的,永不放棄拚搏到底的精神,其實有點令人感動,才能榮登鬼王的位置。鬼王無慘沒有猗窝座等鬼幸運,因為從來不把別人放在心上,沒有所愛的人,到死都沒能解脫,他以為自己是被孤單的留下,所以他也只有沉入自己搭建的無邊地獄裡,受苦與贖罪,直到有一天終於想通。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