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我正姐

貓奴一生,花草芳客。最想了解的是自己。夢想環遊世界,奢望和平,戰火不再。

[貓狗情緣] 沒事請喊右的貓球

即使有那麼點戀愛的感覺,而且他總是來蹭蹭、賣萌、耍可愛,每當他發出咕嚕咕嚕聲音時候就得當心,手離他遠一點....
我是喬凡又YOYO

天氣冷的時候特別會想到一顆貓球....我們家的肥YO。

肥YO全名是喬凡又(右),平時都喊他YOYO,是我們家許多紀錄保持者,包括唯一的公貓、最圓的貓、最重的貓等等。(最重的貓可能要被白白超越了)

2004年8月正當雨季,當時剛到某個專業性月刊擔任編輯,下班時刻,大雨滂沱,傘也撐不全的情況下,在巷口遇見一隻白肚虎斑貓。當時他已是成貓,有些消瘦,卻不怎麼怕人的感覺,衝著我一直喵啊喵的,像是跟我要食物。當時我手邊也沒貓糧,加上家裡已經有三隻貓口嗷嗷待哺,應該就此向他揮手告別的。

但我見他哭得可憐,心裡一軟,就告訴他「如果你自己跟我回家,我就養你。」承諾重於泰山,他真的就一路跟著我,穿過人聲鼎沸的夜市街道至少百來米....緣分既定的強烈感覺,某人也答應讓他加入我們家。

他非常不怕生,感覺是被人養過,可能棄養或走失,但附近沒見到任何尋貓啟事,因為喊他就會過來,因此喊他YOYO(答右)。可能在外頭餓著了,YOYO異常貪吃,很快就成了一條(別懷疑)壯貓,沒兩年時間開始出現雙下巴,莫名其妙地他就一路吃肥,肥成一顆球,明明是小型貓種,卻有將近10公斤的重量。

來到我們家對他的殘酷記憶,大抵上是沒多久就讓我喊當獸醫的朋友幫他去勢,白話地說就是閹了,在那之後體型就一路擴張。

當YOYO成為一顆貓球,能見到這樣的情景——

*跑起來很快,但會煞車不及....變成滾的。

*愛躺紙箱,愈小的紙箱愈愛躺,躺進去就塞滿直到撐破為止,樂此不疲。

*旅行的貓箱,進去就無法轉身換邊。

*脖子癢,提起右後腳想抓脖子,結果只抓到.....小肥肚。

「YOYO~」坐在椅子上喊他,快則立即、慢則幾分鐘之內,就會出現在我左手邊的矮資料櫃上。有很長很長一段時間,那裏是他的寶座,只要我回來在家,那就是他待的地方,同時我必須把我的一隻手或腳交給他,抱著。出門再回到家,能看到一顆貓球抱著鞋子睡,有時是我的鞋子,有時是某人的,總之鞋子似乎有貓草功用,讓他抱牢牢的,覺得他是無尾熊轉生的吧。

但他同時也是小霸王,凡他躺著的幾呎範圍內都不得惹他。杯子?YO:我推;餅乾?YO:我掃;馬麻的手?YO:我咬!

YOYO愛咬人,不是愛的表示。但有幾回我腳丫子被他咬了之後,順勢踹了他幾腳,他居然配合著被踹,最後再補咬我一口。唉,怎麼這麼像談戀愛啊?

即使有那麼點戀愛的感覺,而且他總是來蹭蹭、賣萌、耍可愛,每當他發出咕嚕咕嚕聲音時候就得當心,手離他遠一點....否則很快就看到他的嘴「含」著我的小手。

他啃的不只手甚至手臂,總害得我哇哇叫,喊他去咬把拔,某人把他扳過去、把手交給他後,他又轉頭回來繼續啃....如此往復N次,我受不了,目露凶光瞪著他說我目露凶光了喔,他居然就掉頭去找他把拔。喵的,你馬麻我太好欺負嗎?

YOYO對音樂也略懂略懂,一回某人放送張震獄的《很難》,YOYO就跑到樓上跟著節奏大叫:哇凹喵凹喵~又一回我聽Jason Mraz,Geek in the Pink一曲會讓我乾脆跳起舞來,但聽了整天聽到懶得動,右手按著NONO身上磨黑膠狀,左手頂著YOYO的腳,YOYO就把腳搭到我左手肘上,跟著音樂節奏舔了又舔....簡直把我的手當黑膠!

YOYO成為貓球之後,嗜好除了抱抱,就是梳毛,只要拿起貓梳子,或是喊「梳毛毛」,他會立刻出現在梳子旁邊,甚至自己蹭上去梳。極致的情景是:原本他無聊就是愛吃,但只要一喊梳毛毛,立馬放棄吃東西,跑來要梳毛....

聽得懂人話的層級,YOYO算頂高的。一回,他站在我身邊,我跟他說「YOYO你是最棒的」,他咕嚕嚕,「你就是最棒的」,咕嚕嚕,「不欺負妹妹的YOYO是最棒的」....(靜)。

肥YO後來跑上去找把拔的枕頭躺,發現妹妹已經躺在那,就開始逼宮行動,惹得妹妹嘶嘶又吼吼,我只好上去阻止他,跟他說「不是跟你說不欺負妹妹的YOYO是最棒的?你欺負妹妹,就不是最棒的了!」只見肥YO後退幾步,嗷了一聲躺在床上,非常不開心。

….想念這顆貓球,特別在小花又把我的手撈過去咬的此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貓狗情緣] 白花花的再淪貓奴

[貓狗情緣] 纖細情感的葉妹妹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