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我正姐

貓奴一生,花草芳客。最想了解的是自己。夢想環遊世界,奢望和平,戰火不再。

[一個人的旅行] 紐約第四天:無法拒絕耽溺的大都會博物館

The Met,這縮寫太有意思,到大都會博物館,等於和地球上幾大文明藝術,以及經典藝術大師相遇!來到紐約,絕對不能錯過。

一顆番茄獨闖紐約,一日生,二日熟,三日高手不成反成醉鬼⋯⋯第三天在百老匯嗨過頭,看劇前貪杯讓自己丟臉,雖然劇院裡的觀眾當時都專心觀賞台上表演,沒人關心一個東方女子到底在角落搗鼓什麼。幸好最後順利回到旅館,事後與朋友聊到,對紐約有過不好經歷和印象的他們都說怎麼可能?

但我來到紐約,感覺就像歌手萬芳唱的「把自己交給我自己掌握,去面對這如新的生活,陽光燦爛的街頭 明亮依舊」,每天醒來,一切如新。前一天已經證明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所以第四天一醒來,沒有宿醉,沒有暈眩,看著曼哈頓地圖思索,這天是7月22日星期四,選擇了大都會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MMA),其他任憑直覺。

早餐又吃了一次附近的漢堡王,要不然我會吃旅館一樓較貴的早午餐,這是最簡單實惠的選擇了。大都會博物館在曼哈頓上東城區、中央公園東側,出門走華爾街到百老匯大道口,走進華爾街站綠色線4/5號地鐵,搭上4號線,一路過了十站以上,搭到86街站(86 St.)才下車。上東區是標準棋盤式規劃的區域,街道明亮寬敞許多,典型都會住宅區。

出了地鐵站,明媚的風光讓我眼神迷離⋯⋯其實是迷途了,雖然沒有宿醉干擾,但長長的地鐵路途中,腦袋也沒轉出什麼人生大道理,想著大都會博物館要看多久,看完還要去哪兒呢?古根漢美術館(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還是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Art. MoMA)?會不會性質太重複?可是都來到紐約了,這些地方不去可惜啊⋯⋯這些念頭轉得我暈頭轉向,以至於出了站一時找不了北。

我再次像個觀光客似的,拿著小地圖站在86街與萊辛頓大道(Lexington Ave.)口張望,不知道往哪個方向才好。這時,前方慢跑來一位白人女性,身穿輕便的慢跑服裝,髮長和外型類似「慾望城市」裡的米蘭達(Miranda Hobbes),臉上略有歲月痕跡,估計年紀大約五十歲上下,看到我改為走路,最後停在我身邊,又是那一句熟悉的問話:May I help you? 

我愣了半晌,怕對方趕時間,不好打擾太久,直接問了MMA該怎麼走。這位大姊(其實當時我心底喊人家是阿姨,這樣是不是很過分?)馬上用簡單的幾句介紹,告訴我直直往前走,碰到公園後左轉就能看到。再度驚喜於紐約人一點都不冷漠的情緒當中,我踩著陽光走向公園,到了底往左一望,果然看到雄偉的大都會博物館正門。

大都會博物館古典復興風格的正門。

大都會博物館的門票當時是20元美金,現場販售紐約城市通行證(NEW YORK CITY PASS)是79元美金,CITY PASS有九個紐約在地經典景點,可選擇六個參觀,基本上以每個景點20元上下的門票來看,使用四個就划算了,我當然的選擇了CITY PASS。

紐約城市通行證,一證在手,悠遊曼哈頓。

CITY PASS馬上開用,進到大都會博物館,問過館內可以拍照,不要有閃光燈也不打擾到別人即可後,我看著動線決定從左邊開始,希臘羅馬藝術區。

然後,我就一路耽溺不可自拔了。

國小美術課國墨水彩、國中美術課素描水彩,到高中美術課攝影和色彩學,學到色階、透視圖等等,自以為是自己對畫畫略懂略懂,但從美術課本上看到畢卡索和莫內,說是大師級畫家,瞅著他們在課本上翻印的幾幅畫,只覺得「要當大師就是標新立異嗎?哼」那種年少無知的狂妄自大。出社會後知道人上有人天上有天,但這些什麼藝術大師我還是覺得頗遙遠。

在大都會博物館,已忘言,一言以蔽之,太好看。看希臘羅馬藝術區雕像,充滿力與美的雕塑工藝,好看。前進到非洲、大洋區及美洲藝術區,被剛果信仰藝術給迷上,這個好看,那也好看。就連屋頂花園的裝置藝術,竹節交構,光影錯落,也好看。

這雕像充滿力與美,人體本身果然就是個藝術。
剛果信仰雕塑藝術Kongo Power Figure。
我只知道這是頭飾。
屋頂花園裝置藝術一角。拍得不好,現場很美。

再來接受重量級轟炸。現代藝術館遇到Alberto Giacometti的貓(cat),啊啊好想搬回家⋯⋯大師們的原畫!魅力無敵。安迪沃荷(Andy Warhol)連續幾幅勁作,《毛澤東》超大幅掛著,看了就很震撼。菲利普・皮爾斯坦(Philip Pearlstein)的《Seated Model》,非常喜歡。喬治亞・歐姬芙(Georgia O'keeffe)《黑色鳶尾花》和荒漠系列,把植物的生殖器官「花」畫出與女性陰部的形象,既大膽又迷人。

Alberto Giacometti的貓,完全體現了貓的柔軟「可液化」身段。
安迪沃荷的毛澤東,這畫長邊比人還高。
菲利普・皮爾斯坦(Philip Pearlstein)的《Seated Model》

每一幅都讓我佇足良久,以至於等到發現自己餓時,我還停留在前面現代藝術館區,中餐只能到大都會博物館庭院咖啡廳吃他一頓拉麵,再繼續我的藝術宇宙航程。

很遺憾沒時間好好逛歐洲繪畫區,高更、莫內我相對沒感覺,更喜歡米羅(Miro)一些。倒是現場正逢「畢卡索在大都會博物館」展(Picasso in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聚焦是畢卡索藍色時期的作品,而非大家熟知的立體派作品。其中一幅由西班牙記者拍攝的「畢卡索吃魚」,真是太經典了,完全展現畢卡索大師風範其來有自。

愛畢卡索這張照片,吃得真乾淨。

看完畢卡索展,發現時間不早了,當時大都會博物館是早上九點半開到下午五點半,我看就要到五點,沒辦法逛太多了,就到最後的埃及文化區洗個禮,因為這裡也是經典館藏區。等到不得不離開大都會博物館,心底吶喊著:天啊,一天看不完啦!怎麼辦,難道隔天再來一次嗎?

時間太短,震撼太長。大都會博物館自號的縮寫是The Met,這縮寫太有意思,到大都會博物館,等於和地球上幾大文明藝術,以及經典藝術大師相遇!來到紐約,絕對不能錯過。

----

這天就不分兩天,一氣呵成了。

話說回來,工作新案要開始了,日更《獨闖紐約》可能變成隔日更,得再調整一下寫作時間。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一個人的旅行] 紐約第三天下午:百老匯人生得意須盡歡

1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