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我正姐
選我正姐

貓奴一生,花草芳客。最想了解的是自己。夢想環遊世界,奢望和平,戰火不再。

[花信年華] 瑪法達的天空:賣力人生

大聲唱,用力鼓掌,只有台上賣力,台下入戲,才有一場美好回憶。
原名:緋樓日記-瑪法達的天空 19990615

剛逛完夜市回來,突然想起該寫寫日記,不想荒廢掉長久以來的習慣。

上個星期五開始感覺到疲憊,因為工作,因為身體。身體不好,這兩個星期很乖地定時吃藥、睡眠,然而身體雖然需要休息,腦子裡頭卻轟轟然地不肯休息,有些精神亢進?總之,就算強迫自己睡,努力閉上眼睛,總要躺個數十分鐘到一兩個小時才得安眠。

吃安眠藥吧?

喔,不,我不吃安眠藥。太清楚自己身體的情況,一旦吃了安眠藥,不但沒有強迫休息到,還會更難過。曾經因為車禍,眼底微血管破裂而造成眼壓過大不得安眠的情形,就吃過一次安眠藥。小小的一顆,竟使我昏睡十幾個小時還睜不開眼、起不了床,結果打工還得請假。

一顆對我的劑量似乎太高,那就半顆吧?

小心地將安眠藥一分為二,和水吞下。然後?還是一樣睜不開眼、起不了床,而且身體也沒有好過多少,沈重整個覆蓋在身軀上。

不吃安眠藥,我拚命喝水,也不讓自己胡思亂想。然而,靜謐的臥房中,除了自己的呼吸聲音、臨近房子的低低人聲以及復興路上的機車呼嘯聲,就只有胸口起伏下的心跳聲音。

因為仍跳動著,我仍活著,所以會思索活著的這時候的酸甜苦辣,整個分解吸收,才覺得不會空虛。

思索完畢一天的始末,就奇蹟地入睡去。

星期六蘭律師婚禮。十點的彌撒因為躊躇非教徒以及中興的畢業典禮而沒有參加,倒是婚宴就準時入了席。這天的蘭律師是十足的女人,不同於平時的精明幹練,溫婉美麗也動人。

星期六下午因為時間太趕,取消了台北之行。然後就昏昏沈沈地睡到晚上,醒來之後發慌,因為原本緊湊的生活步調緩了下來,於是約了老狗跟小特再到大功圓練練球。

抓緊、扣住、走步、送球。將球拋出去的瞬間彷彿可以將許多煩惱也隨之拋遠,而後擊倒球瓶,贏得喝采。

是在發洩的情緒下擊出全倒的,在下定決心對他的下一步時候的一刻,破天荒地擊出 164,一個未曾拿得的成績,也半打趣地贏得了一頓宵夜。

MANBO KING,許久沒有來到的音樂空間,這個PUB,曾經伴隨著我許多的情緒激昂、歡樂、淚灑以及飛舞。阿標燙了頭髮好像鄭中基,而大姐則戴上正流行著的黑輪;歌曲瀰漫整個空間,思緒也整個昇華成一個個的音符,滴滴滴達啦啦啦,旋著扭著滑出我的腦海,只留餘波蕩漾漸逝。

大聲唱,用力鼓掌,只有台上賣力,台下入戲,才有一場美好回憶。

今天是星期二了,忙碌的星期二。

一早沒有理睬哀嚎著的雪莉,就飛車往公司跑。臨到公司之前,瞥見台灣銀行四周排滿了人,有老的、有少的,有男有女。怎麼了嗎?該不會又像昨天星期一,亞歌花園的員工群集到市府前舉布條抗議的情形吧?怎麼還有遊覽車呢!

起床後將藥早早吞下,於是早餐也順利地解決。好奇地跟琴姐問台灣銀行外的情況,因為一堆同事因此都找不太到地方停車呢。

「喔,因為今天是五十元塑膠貨幣發行的第一天啊!他們排隊要買啦。」

呃,慚愧。竟然連這消息都不知道,枉費還常跑銀行三點半。想起上星期五在世華銀行與中國信託之間奔波走闖,在中國信託三點三十分的提醒鈴聲響起時候結束工作,不禁微笑搖頭。

塑膠貨幣嗎?信用卡也是塑膠貨幣的一種,這是貨幣銀行學的定義,真該去見見世面,瞧瞧新得發亮的五十元貨幣尊容如何。

忙!從上個星期五開始,新案子不斷,舊案子未果,於是工作量遽增。

回想今天一整天的情形,在心底向鄭律師跟會計美女說聲謝謝,是他們的心胸寬大不計較,所以才會在我忙得不可開交無法理會他們時候還能平靜微笑待我。甚至在下班時候,鄭也過來慰問。

「妳怎麼好忙啊?忙到現在還沒結束?」

是啊,怎能不忙?庚股再加辛股的大案子、研發部、蔡老闆、鐘老闆、洪老闆、蓉律師、銘律師還有CLAIRE以及一個個的法務要求這要求那,出狀、閱卷、做卷宗、聯絡、傳真、找資料、附卷、排輪值表⋯⋯就連蔡老闆要出任靜宜講師,一些東西都需要去打點。

因為忙不過來,所以只好拒絕梅想丟過來的娟律師的狀紙。

「對不起,我沒有辦法做這份。」是啊,再不拒絕,我連自己手邊的重要狀紙都會來不及及時出狀。拒絕也是一種藝術,如何表達才能不讓別人覺得自己是推卸、是不想幫忙呢?

琴姐真的看不過去了,伸手就將狀紙接過去。

「忙不過來的時候說一聲啊,美惠也可以幫妳列印狀紙⋯⋯」琴姐的聲音清晰地傳進耳朵裡,眼睛一點一點地起了霧。美惠前輩也一把接過趕著出狀的草稿,喀喀喀喀地就敲起鍵盤,一呼兒就一份成品出現。

謝謝,真的謝謝。

從以前養成獨自打拚的習慣,加上自己興趣的獨特創造性,使得自己很少向朋友出言請求幫忙,並非不屑,只是不習慣。而今,身在工作團隊中的我,並不是一個人單打獨鬥的時候了,有問題?我有前輩,有一群幫著我的工作夥伴。

我,並不孤單。

今天鄭的當事人又送粽子來了。好香,可是我卻無法動心,因為我得好好保養我正受傷的胃呢。

很累。一天的工作下來,忙得午休不能睡,還加班到七點。加班時刻,鄭突然跑來資料室,「加油!」大聲地喊著,雙手比劃著加油的樣子,認真地鼓勵著我,那疲累的沈重感竟驀地消去了大半。

晚上為了晚餐,就去夜市晃了一圈,吃了飽飽的。

夜市裡頭什麼都有,吃的喝的穿的玩的,任君挑選,而我最愛逛的永遠都是水果攤。

夏天到了。桃子、李子、梨子;荔枝、芒果、愛文;還有大大的台東大西瓜以及小顆的小玉西瓜。哇,我的口水一直流著,沒有停過。

看到一顆顆的水梨,就回想起兩次暑假上梨山打工採梨的新鮮趣事,那又是另一樁回憶了,呵。

星期五端午,說好要回家同娘親一起包粽子、採艾草跟榕樹枝。連續三天的假期,決定給自己好好休息,回嘉義盡情徜徉山水,嗯,也好久沒去跟小花園裡頭的植物同伴們情話綿綿了。

七月近了,台灣山百合的花季也來到,不知家中的那株百合可也含苞待放?我最愛的LILIUM⋯⋯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花信年華] 瑪法達的天空:耳紅心跳

Loading...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