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我正姐
選我正姐

貓奴一生,花草芳客。最想了解的是自己。夢想環遊世界,奢望和平,戰火不再。

[花信年華] 瑪法達的天空:病中囈語

無法遺忘的習慣讓我幾乎成了回憶的下屬。雖是甜蜜雖是難忘雖是很好的經歷,卻也造成過多的牽絆。
原名:緋樓日記-瑪法達的天空 19990702

生病了就來囉哩囉嗦。

睡睡睡就給它睡過上班時間,然後請假,而後躺了一整天。

有一種循環存在,就叫做昏迷睜眼翻身發燒昏迷睜眼翻身發燒⋯⋯

發燒是件難過的事情。就好像有人從你肚子裡頭或是頭腦裡頭烘烤著你,躲不了又無法忍受。

新窩搬好了,可還沒能整理,只能讓它們一直陪著我哀嚎。

「快⋯⋯快⋯⋯快來救我們啊!」它們說。動不了啊我。全身像被綁在床上了般,無法爬起拯救我可憐的家當們,只好任其一地迷離。

不敢看西醫,只看中醫。乖乖地吞著藥粉,該死的好得慢,感覺不到效果。沒法子啊,我要是看西醫,搞不好給開個安眠藥加消炎藥,就鐵掛定了。不能吃安眠藥的人,是我。不能吃消炎藥的人,是我。總之,難辦的傢伙

新窩沒幾坪,不過擺放這些家當很夠了。想到昨天前房東打來的趕人電話就又嘔起來。明明說好星期六之前會搬好的,自己也知道,還一直假惺惺地打來交代東交代西的。

火大,更加高了溫度。

搬搬搬,拖了個可憐的傢伙又拗了他的車子,雖然中古,可還挺有幹勁。至少我的家當靠他搬了三趟穩當。可憐的傢伙後來回去大概也累癱了,還沒吃晚餐。不是惡意不請你吃的喔,是你自己說掰掰的。

無法思考,只有達達的敲著打著。真的很囉哩囉嗦,沒想到自己成了這樣的人?

昨兒個又接到強的摳機。嗯,很健談哪。說我很會說故事嗎?是的,我很會說故事,用嘴巴。用筆呢?文字的形式下居然侷限了我說故事的能力。那一切的一切,在文字的鋪陳下全成了假象。

喜歡說故事,對想聽故事的人說。那幾乎是一種強烈的表演欲,或者說強烈的溝通意念緊緊扣著話語。要告訴你,你心中曾經經歷過的一切喜怒哀樂與思考哪。

小朋友是很好的聽眾,如果你的故事夠動聽的話。然而我的故事,小朋友們大概只會哀嚎無聊吧。

無聊的故事哪!不過是人生短暫的一個腳印罷了。對於我,卻也同時深深烙印在我心海裡頭,無法或忘。

小孩的優點就是善於遺忘。那是件好事。無法遺忘的習慣讓我幾乎成了回憶的下屬。雖是甜蜜雖是難忘雖是很好的經歷,卻也造成過多的牽絆。

什麼時候能夠學會遺忘,遺忘我想忘記的事情。突然想起得了失憶症的人,都會悲傷自己沒有了記憶,一切的一切。

之所以會悲傷是因為找不到自己的來時路,能夠證明自己真實存在過的路途被抹消了。

那會像是什麼呢?

如果螞蟻沿途留下的記號被弄不見了,那隻螞蟻只有迷途了。

迷途。人生如果走到徬徨無助的時候,會有根本不知道自己存在意義是什麼的心情吧。那是一種多可怕的自我否定哪!

好吧,熱度又來了。惡魔小鬼又來烘烤我的意志,只能安靜不囉哩囉嗦。

哀哀茄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二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花信年華] 瑪法達的天空:淡水交情

Loading...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