柑子

在生活的狹縫中書寫夢境。

黑革記事本番外03

她聽到她那四個月的孩子是一個男孩,然後當靜得只聽到儀器和呼吸聲時,她突然痛得有數秒失去意識,再睜開眼時,便已出現在後巷裏。

「元子醬,晚安囉。」富吉早已呼呼大睡,千惠哄完三個小孩睡覺之後,對在客廳電視旁席地而睡的元子說道。


「晚安,千惠醬。」元子微笑道,把電視音量調至靜音,然後目送千惠回到睡房,關上趟門。


廳燈早已關掉,只剩下電視花花綠綠的光影勉強支持元子的視線。她嘆了一口氣,然後伸手把電視關掉。不能浪費別人家的電力。要是在元子家的話,她絕對會這樣任由電視播放一整晚,總覺得開了電視家裏會熱鬧些。不過,千惠家有三個孩子,也就有夠熱鬧的。她現在還能聽到孩子翻身的聲音。


慢慢地躺下,元子把臉埋進被窩裏。柑橘洗衣粉柔和的氣味逐條舒緩她緊蹦了整天的神經。她必須儘快整理好思緒。收到長谷川所付的款項後,元子終於買下魯丹,銀座第一的酒店。波子對於這個消息顯然不忿,她認為像元子這樣的人只是故作清高,不配成為支配銀座的女人。她對付元子的第一步,便是請東都財政研究所的部下們每天到魯丹夜夜笙歌,雖然現在已沒有人能動搖元子在店裏的地位,但也沒有人可以幫助她對付這些流氓。為免把事情鬧大,元子親臨研究所,卻在與波子的「廝殺」中,被波子用椅子擊中身體倒地,之後便昏倒了。


不過,昏倒並不等於甚麼都不知道。由於附近的急症室都非常繁忙,她被送到楢林婦科醫院。雖然那時候的她還不能說話,發生了甚麼事她還是知道的。她聽到她那四個月的孩子是一個男孩,然後當靜得只聽到儀器和呼吸聲時,她突然痛得有數秒失去意識,再睜開眼時,便已出現在後巷裏。


在這個充滿謊言的世界裏,如果一定有一樣東西是真實的,那一定是我們之間被奪去的東西。如果男孩可以長大,一定會很像他的父親吧,元子想起在講台上振振有詞的那張臉。那是元子第一次體驗到安島平日的「工作」,畢挺的西裝胸前別上襟花,未婚妻在他旁邊為其打氣。元子突然覺得政治家也挺帥的。髮蠟梳理整齊的三七分頭,炯炯有神的目光,日夜為民眾操勞而瘦削的兩頰……她已經在想像如何告訴兒子父親的業績,並沒有發現枕頭早已濕透。




永秀回來時已是清早,富吉正在準備開店,千惠也在一旁張羅着孩子的早餐,所以當永秀經過客廳時,只看見剛剛睡醒的元子。已經數天沒有到髮型屋去,元子只好簡單地把頭髮梳成一個圓髻。因為元子比較高,千惠的衣服並不適合,所以千惠讓她換上了永秀的睡衣。


「早安。」永秀先把手提包扔到椅子上,然後坐在元子身旁。


「早安,矢沢。」元子坐直了身子,「有甚麼事嗎?」


「是這樣的,」永秀思考着如何開口,但嘴巴還是比腦袋更加直接,「昨天我和小姐們討論過了,我們會先到別的酒店工作,這個月的薪金媽媽桑就不用煩惱了,就當我們對店舖的一點支持吧。」


沉默了一會,元子站起來鞠躬道,「真的很抱歉,目前看來只能夠這樣了。將來有轉機時,我一定會全數償還的。」


三個孩子還在睡,樓下傳來炒蛋的嗞嗞聲,以及麵包溫馨的香氣。「昨晚,你是去了你女朋友工作的店應徵嗎?」或許已成習慣,元子並不放棄任何一個打探消息的機會。永秀卻道:「其實那份入職資料是假的啦。只是為了讓我看起來更像調酒師。」


這是元子始料未及的。所以說,他在租的公寓是假的,與陪酒小姐同居也是假的?只因為這像是一個陪酒師的生活?「那你的妻子呢?」「她上星期再婚了,再婚對象本身也有孩子。」不曉得是不是元子的幻覺,永秀說的時候語氣明明淡如止水,但愈淡愈令元子覺得他在意。


「這樣啊。」元子對別人的家事不好回應,旋即到洗手間去。


看着鏡子前的自己,元子還是恢復了理智。「媽媽太抬舉我了,我覺得像我這樣的人,並不適合成為別人的賢內助。」還在燭台俱樂部學習時,叡子曾勸元子把握光陰尋找金主,元子這樣回答了她。的確,像我這樣的人,也不適合成為母親。元子暗自慶幸,連自己都不能照顧好,若是多了一個兒子,反會成為負擔。雖然現在的臉色仍是有些蒼白,但元子經過一晚的休息,已經精神了不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