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6 articlesIn total 90880 words

韓國工作假期 — 玩樂篇

提燈旅人

工作之餘當然不忘度假!春﹒櫻花攝於仁川自由公園(인천 자유공원)夏﹒日出 提到看日出,很多人會推薦正東津。正東津位於江原道江陵市,離首爾大概5個小時車程,韓國人也喜歡到那兒看日出。當時我和朋友乘坐夜晚11點多的火車,從首爾清涼里站前往正東津站,到達時差不多早上5點。

韓國工作假期 — 吃喝篇

提燈旅人

我在韓國一有時間就到處找好吃的。不過韓國食物口味大多偏辣,而我是吃不了辣的,程度大概是連韓式泡菜都覺得太辣了,但後來慢慢習慣,舌頭進步到能嚐泡菜(笑)。辣牛肉湯辣牛肉湯是我在韓國吃過最辣的東西。當時我和朋友跟隨Running Man的腳步去到那裡。

韓國工作假期 — 工作篇

提燈旅人

工作假期,除了玩,當然要工作。大部分拿工作假期簽證的人,通常會在民宿、免稅店、化妝品店、旅行社、咖啡廳等打工,如果韓語能力比較高的,工作機會便更多,例如當翻譯人員。剛到韓國一、兩個星期後,我找到一份民宿的工作,可是做了不到一個月就走了。當時我只能講很基本的韓語,所以在民宿裡主要負...

韓國工作假期 — 住宿篇

提燈旅人

既然上篇提及去過Working Holiday的事,我就來寫一寫在韓國的一些生活瑣事!第一件事當然是找房子!一開始到首爾,我先住了民宿一個星期,趁這段時間四處找房子。大多到韓國首爾打工度假或留學的人,都會選擇以下幾種住宿: 一、 考試院(고시원) 一般考試院月租大概40萬...

一件瘋狂的事

提燈旅人

如果說我目前人生中最瘋狂的一件事,應該就是離家出走。二十五歲那年,從小到大循規蹈矩的我離家出走,跑到韓國Working Holiday。此前我沒想過要去Working Holiday,突然做這樣的決定,一是當時的工作壓力太大,把我壓得喘不過氣,甚至出現抑鬱的狀況,對人生幾近絕望(...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番外篇

提燈旅人

「研究員1053號!『思念者1.0』的研發進度怎麼樣?」 「主管,現在準備第15次的測試,根據第14次測試的結果,我們針對程式設計上的問題,進行了改良和優化,希望這次能成功推進到下一個階段!」 「很好!期待你們的消息!」 「謝謝主管!我們會努力的!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完) — 2030年7月13日

提燈旅人

「我好喜歡這本書!」 抬頭發現是一位青澀的女高中生,李語面帶微笑,連聲感謝,並在書的內頁寫上祝福,簽了名。今天是李語的新書簽書會。李語上月發行了新的小說,市場銷情不錯,書商特意辦了一個簽書會,感謝讀者之餘,也順便宣傳一下。與知名作家相比,來簽書會的讀者不多,但李語並不在乎,只是懊...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三十﹚ 「給:未來的你們」

提燈旅人

可路必須繼續往前走,人不能一直回頭看。幾次穿越回到過去後,方茜三人均出現了一些狀況,體能轉差,疲憊不堪,而且過去和現在的時間一直交錯,每次見面馬彥彤都像患了失憶症般重複問一樣的問題,露出一樣訝異的表情,令人漸漸產生精神混亂、萎靡不振的副作用,偶爾會想不起自己到底活在哪個空間和時間。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二十九﹚ 隱私的東西

提燈旅人

「快跑!」洪紫嵐朝後大喊道,兩腿感覺瞬間恢復了十幾歲時的活力和速度,在人潮間穿插疾飛而過。李語揹著吉他,方茜拎著行李,臉部肌肉被逆風抽打,大汗淋漓、狼狽不堪地緊隨其後。月台廣播響起列車即將開出的緊急信號,刺激體內的荷爾蒙,三人使出最後的力氣衝上車,氣喘吁吁地看著列車慢慢駛離人來人往的月台。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2017年3月10日

提燈旅人

洪紫嵐朝方茜挑眉,眉宇間隱隱散發出不懷好意的氣息;方茜向馬彥彤投了個意味深長的眼神,瞬間意會的馬彥彤翹起鬼魅的嘴角;馬彥彤拍拍李語的肩膀;李語用輕蔑的目光斜了對方一眼。四人密謀了一個星期,終於到了執行的那天。「欸!出發!」洪紫嵐瞥見目標人物經過教室門口,隨即輕聲發號司令。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二十八﹚Shine for You

提燈旅人

“Starry, starry night Paint your palette blue and grey Look out on a summer's day With eyes that know the darkness in my soul” 這是馬彥彤點的歌。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二十七﹚ 無能為力

提燈旅人

眼睛撐開一條細縫,世界彷彿蓋上了一層薄紗,朦朧且不真實。一會兒,洪紫嵐才意識到自己正躺在床上,床在微微搖晃。喔,對了,是在火車上。她想轉身換個姿勢,卻發現做不了。全身肌肉陣陣痠痛,四肢力氣匱乏,彷彿昨天跑了三千公里之後還去了攀岩。她十幾歲時的確做過類似的極限運動。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2029年6月21日

提燈旅人

「媽,我來看你了!」 我上了香,鞠了躬,凝視著面前的黑白照片。暗黃的臉上依舊掛著慈藹的微笑,溫柔的目光掩蓋了眼角滄桑的細紋。我伸出顫抖的手,闔上沉重的眼皮,指尖彷彿觸摸到媽媽粗糙的皮膚,如半年前最後一次撫摸媽媽的臉龐一樣。一眨眼,半年了。可是,我的傷痛怎麼一點兒都沒被沖淡呢?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二十六﹚ 報夢

提燈旅人

「一個人都沒有。」 洪紫嵐躡手躡腳地推開門,頭探出杳無人煙的走廊四處張望,面露迷茫的神情。「現在到底幾點啊?」方茜瞥了一眼窗外。天色如濃稠的墨水,四周寧靜得連呼吸也是擾人清夢的噪音。「大概是深夜了吧。」被兩人堵在後面的李語低聲說,眼睛一直找縫往外瞧,想找一個路人確認日期時間,但現在火車上彷彿只載了她們三個。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二十五﹚ 第三種狀況

提燈旅人

日落的時間將近,「HELP」仍死灰一樣毫無反應。洪紫嵐按捺不住,打了兩次緊急電話催促那家科技公司,可當對方問有甚麼需要協助時,洪紫嵐卻啞口無言,落得繼續被誤會是一個瘋瘋癲癲的酒鬼的下場。「我們現在要不找到另一個回到過去的方法,不然就只能等了!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二十四﹚ 技術問題

提燈旅人

「早安,我是未來科技公司的客戶服務經理陳耀峰。實在不好意思,打擾了您們的旅行,請問現在方便通電話嗎?」一把溫柔的男聲禮貌地詢問道。李語瞪圓眼睛,瞄了旁邊兩人一眼,沉著回道,「嗯。請問甚麼事?」 方茜和洪紫嵐露出恐慌的神情。旅行開始以來只有她們找客服,這是第一次相反客服主動打來。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二十三﹚ 行動失敗

提燈旅人

李語三人尾隨馬彥彤回到房間,是114號包廂,離餐車有一點遠。除了馬彥彤睡的床,房間已被收拾乾淨,人去樓空。「噢!只剩下15分鐘!」馬彥彤一邊收拾,一邊喃喃自語道。「孖煙筒,你能不能先聽我們講!」洪紫嵐覺得不耐煩了,擔心隨時會被送回未來。「好啊……」馬彥彤敷衍道,並且對圍著自己的三人問:「你們不用收拾嗎?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二十二﹚ 唐突的忠告

提燈旅人

「準備好了嗎?」方茜問身旁的李語和洪紫嵐。兩人目光堅決地點頭,猶如臨上沙場、視死如歸的戰士。方茜瞥了一眼窗外。天空邊緣圍繞著橙黃色的紐帶,在接觸清晨濕潤的霧氣後,如染料褪色般地擴散,天色逐漸明亮了起來。費盡心思琢磨了一夜,皇天不負有心人,讓三人想到了一個可能性很高的因素。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二十一﹚ 穿越條件

提燈旅人

「方小姐、洪小姐、李小姐,請問是不是發生了甚麼事?」 感覺比上次那位年長一點的女客服員聽不見任何回應,語氣著急地問道。「額……額……沒有發生甚麼,我們不小心按錯了,不好意思啊……」方茜隨便捏了一個解脫的藉口。「喔……沒關係,您們沒事就好了!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二十﹚ 時間旅行裝置

提燈旅人

「我們現在怎麼辦?是要去找孖煙筒嗎?」 三人胸口懷揣著忐忑、惶恐、疑慮……各自陷入了深不見底的黑洞,在裡面拼命掙扎。洪紫嵐認為繼續無動於衷地坐下去的話,恐怕會憋出病來。「怎麼找?上哪兒找?」李語陰著臉,手裡擺弄著手機,混濁的眸光從站起來又坐下的洪紫嵐身上轉向窗外。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2029年6月10日

提燈旅人

拉開窗簾,刺眼的陽光穿透玻璃,灑在身上;微小的塵埃在光線下找到展現的機會,漫天旋轉飛舞。我躡手躡腳地推開房門,走到佳佳身旁。柔軟的身體捲縮著,甜夢裡的呼吸一起一伏,紅潤透白的臉頰脹鼓鼓的,如同八年前初見世面的嬰兒,恬靜地躺在媽媽的懷裡,可惜看不見那正看著自己、蘊含濃厚母愛的眼神。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十九﹚ 回到過去

提燈旅人

「孖煙筒,」在慌亂的氛圍下,李語盡量讓自己的舌頭不要打結,「我們難得相遇,不如坐下來一起慢慢聊?」 「好啊!可是……你們沒事吧?你們感覺不太對勁?」馬彥彤既因為朋友重逢而興奮,也因為朋友們莫名其妙的話、看不懂的神情而不得不感到疑惑和擔憂。「沒有!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十八﹚ 「HELP」

提燈旅人

「不行!我不能繼續佯裝開心地旅行下去!」 時間隨著馬不停蹄的火車不知走了多久,窗外的天色變得昏暗,感覺孤寂淒涼。忽然聽見洪紫嵐濃厚的哭腔劃破了房間裡的死寂,李語睜開了疲倦的眼睛,方茜抬起了憔悴的臉龐。洪紫嵐已經打開了應用程式,點下「HELP」的按鍵。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十七﹚噩耗

提燈旅人

意識到林子輝快要掛斷電話,李語著急得破口大罵:「林子輝!別再帶我兜圈子了!該說甚麼就說甚麼!你認為給我打一通電話,就能安撫我們?以上你所說的話反而讓我們心裡的結打得更緊、更死!你教我們怎能不惶恐不安?怎麼不胡思亂想?」 林子輝感到絕望似地嘆了一口很長的氣,心底應該非常後悔打了這一通電話,同時懊惱著該怎麼把事情娓娓道來。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十六﹚神秘來電

提燈旅人

安頓好後,李語在火車上找了一個比較安靜的角落,回撥了剛才沒接的不知名電話。李語猶豫了很久究竟要不要回撥。這種陌生的電話號碼,一般都是那些廣告推銷電話,李語通常不會接,更不會回撥。如果是甚麼重要的電話,對方儘管第一次打不通,也會再打過來,李語認為到時候再接也行。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十五﹚一起旅行的人

提燈旅人

在伊爾庫茨克逗留了三天兩夜,方茜三人繼續西伯利亞鐵路之旅。接下來是四天三夜、這次旅行中最漫長的火車生活,最後目的地將是這趟列車的終點站 - 莫斯科。熙來攘往的火車站裡擠滿了旅客,有的牽著小孩在商店前買乾糧,有的正在大堂的電子顯示屏底下昂首研究列車時間表,有的在走道來回踱步,消磨時間。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2029年5月26日

提燈旅人

聽見手機響了,我似夢非夢地撐開厚重的眼皮,迷迷糊糊從待了不知多久的被窩裡探出半個身子,伸手摸索被埋在亂七八糟的書桌上的手機,身體卻突然失去重心,整個人翻滾跌下床,疼得我齜牙咧嘴。手機依然無情地叫喚著。我慢慢爬起來,下意識朝窗邊看去,卻發現拉下了不透光的窗簾,無法判斷現在大概是甚麼時候。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十四﹚貝加爾湖

提燈旅人

第二天清早,洪紫嵐回頭瞄了一眼被窩裡熟睡的臉龐,躡手躡腳走出了房間。兩個小時後她們將出發前往貝加爾湖。洪紫嵐需要爭取時間。她走到酒店一樓的櫃台,冷冷清清的,找不到人,又跑去二樓的餐廳,發現忙著擺盤子的背影。"Good morning!” 洪紫嵐主動向金髮老闆娘打招呼。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2028年10月13日

提燈旅人

很久沒試過準時下班了。抬頭一望,天仍是半明半暗的,我竟然不禁驚訝感嘆。巴士站水洩不通,擠滿了焦急回家及趕赴約會地點的人們,他們都拿著手機,或給家裡打電話,或給朋友報告行蹤,或查找約會的地點。星期五的晚上,很吵。今天我也有約。不過不是我的前未婚夫,而是馬彥彤。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十三﹚爛掉的生日蛋糕

提燈旅人

站在伊爾庫茨克火車站外的一位典型俄國大漢,高舉著寫了方茜三人中文名字的紙牌,在半空中搖晃著。字東歪西倒的,如抽象的圖畫,遠處的眼睛差點兒沒認出來。大漢自我介紹叫奧列格,英語說得不錯,只是語氣有點生硬,態度算是親切。方茜一行人抵達市中心的酒店,前來接待的是一位年約三、四十歲的金髮女...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