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燈旅人

天馬行空、愛做白日夢的人。希望能到處旅遊,邊走邊寫。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六﹚厲害的應用程式?

很快,列車到達蒙古烏蘭巴托站。這是一個繁忙的大站,很多旅客在這兒上車,也有很多人慕名而來,走進大漠風光,如方茜她們一樣。

「走吧!接待我們的人已經到了車站外面。」洪紫嵐一邊查看手機程式,一邊拉著行李箱走在前頭。

「欸,等等我!」方茜臉上冒著汗,緊跟著。

「鯉魚!快點兒!」

李語佇立原地,朝遠方眺望,任由七月正午的太陽猛烈照曬,不在乎匆忙的路人擦肩而過。

是那位老人家。他提著輕便的行李袋,兩腳或許坐了太久而行動不便,一個人拖著搖晃的步伐慢慢往另一方向走去。

老人應該也會在烏蘭巴托待個幾天吧。李語暗忖,同時猶豫著要不要過去。之後可能再也遇不上這位老人了。

李語想問個明白。憑靠一貫如偵探敏銳的直覺,以剛才老人詫異的眼神和驚慌的表現,李語認為老人一定知道一些關於「不可拒絕任務」的秘密,也許能從中獲得一點蛛絲馬跡,了解馬彥彤安排這一切的用意。

聽見方茜的呼喊,李語擰過頭再回望時,搖擺的背影早被淹沒在人山人海之中。

「您們好!我叫桑布,是您們的蒙古導遊!」一個體格魁梧的年輕小伙子以一口流利的中文自我介紹,然後熱情主動地接過三人的行李,不費吹灰之力把行李放在車子後箱裡。

「您們了解接下來的行程安排嗎?」桑布開車往市中心的景點去,不忘介紹一下蒙古的名勝歷史、風情習俗。

怎麼會不了解?不都全寫在《冒險手冊》上嗎?三人心裡暗自回道。

「但我們能不能先回酒店休息一下,洗個澡?」方茜一邊抬起手臂嗅嗅身上兩天沒洗澡的臭汗味,一邊露出百般嫌棄的表情。

夜裡,關上燈,躺在酒店床上,疲憊的軀殼終於能放鬆下來。雖然半個月的冒險之旅才過了兩天,但感覺已經很漫長了。

「有點期待明天去大草原、住蒙古包。」李語闔上眼,腦海裡幻想著草原的風光,憑空感受以地為床、天為被的舒暢。

「還有騎馬!說實話,我有點緊張。」洪紫嵐記得任務中包括在草原上騎馬,突然上升的荷爾蒙刺激神經,整個人瞬間精神起來。

「嗯,希望不要從馬上摔下來就好了。對了!蒙古包裡面會不會沒有廁所?」方茜的聲音也倦了。

「有可能!不過就算沒有廁所,草原那麼大,隨便你撒!」洪紫嵐說完,咯咯笑了。方茜大概太累了,沒有了回應,不一會兒,一陣規律的呼嚕聲響起。

「沒想到,現在阿西居然打呼嚕!」洪紫嵐壓著嗓音。

「你怎麼知道她以前沒有打呼嚕?」

洪紫嵐被李語的問題堵住了,不禁暗忖,自己好像真的從來都不知道?

「鯉魚……」

「嗯?」

「你會給這趟旅行寫一本書嗎?記錄我們第一次一起旅行的經歷,書裡可以加插阿西拍的照片,當作我們的一個紀念。」

「我是寫懸疑小說的。」

「都可以啊!」

「怎麼可以?」

「這樣,孖煙筒就算沒來,也可以讀到關於我們年輕時承諾過的冒險……」

李語轉身望向窗外,沉默不語。寂靜安詳的夜空揉進了夢裡,點綴了數不清的星星。

「這個應用程式不是可以語音、影像和文字記錄執行任務的過程、感受甚麼的嗎?鯉魚你的表達能力最好,不寫一本書,也至少在程式上寫一些旅行的點滴。你不是說過,我們既然都來了,就快樂享受這趟旅行,不要辜負孖煙筒的一番苦心……」

洪紫嵐不屈不撓地遊說著。不久另一陣呼嚕響起,比方茜的吵多了。

第二天一大早,桑布載著三人前往離市中心一百多公里以外的草原。

「來蒙古一定要感受一下草原的氣勢啊!」

車內鴉雀無聲。桑布總在不太適當的時候說話。方茜倚著車窗睡著了,頭不安分地左搖右擺;李語掃視著車外呼嘯而過的草原和花田放空,渴望自由的靈魂隨微風飄盪;洪紫嵐目光寸分不離手機,專心一致地回覆保險客人和公司同事們的郵件。

「這個應用程式偵測到我們正在去草原的途中,通知了接待者我們大約下午一點會到,而且提醒了他們準備午餐。」洪紫嵐看到一條訊息彈出,順便報告一下。

「您們這個是甚麼應用程式?感覺很厲害!」

「喂?楊小姐,早安!您的保險?有……是的,我在放假,但您的保單絕對趕得及處理,您放心……」

三人又無視了桑布。

李語轉過頭來,從倒後鏡發現一張與健碩身材格格不入、淡淡失落的臉龐,忍不住掩嘴偷笑,接著渙散的目光再次移向車外。

洪紫嵐滑動手機屏幕,看見仍然長如流水的待完成任務清單,輕嘆了口氣。可是說實話,心裡已不像剛接到任務時那麼抗拒,反而感覺輕鬆了,甚至開始期待後面的行程。

桑布仍然鍥而不捨地介紹蒙古的美食、傳統服裝、習俗甚麼的,直到車停在今晚夜宿蒙古包的草原前。

方茜下車,伸了個長長的懶腰。「坐得脖子僵了,腰都酸了!」

「當然,你上車睡到下車!」洪紫嵐想起剛才坐車趁方茜熟睡時,給對方偷拍了幾張睡到頭髮蓬亂、嘴巴半張、口水直流的「醜照」,惡作劇的嘴角忍不住上揚。李語一個凌厲的眼神拋過去,警告別穿幫,洪紫嵐立刻佯裝若無其事。

「阿西要照顧丈夫、孩子,應該經常睡不好吧。」李語一邊講,一邊幫桑布從車尾箱提出行李。

方茜的視線固定在遠方。她咬著下唇,感覺想說些甚麼,卻只嚥下一口口水,滋潤突然乾涸的喉嚨。

「接待您們的是一家住在草原上的傳統蒙古家庭,有一對夫妻,和兩個女兒。他們接待過很多遊客,住過他們蒙古包的人對他們的評價非常高呢!他們會一點中文和英文,而且他們的小女兒在城市裡上中文寄宿學校,現在暑假回家了,所以您們溝通不會有問題。」桑布在前面領著路,朝遠方一堆堆長得一模一樣的蒙古包走去。

一位站在蒙古包前的中年女士朝她們招手。她皮膚嫩黑,穿著傳統蒙古袍服,臉上掛著和藹的笑容,露出一排泛黃的牙齒。

「午安!您們是馬彥彤小姐的朋友嗎?」

方茜幾人愣在原地。不是因為不標準的中文發音,而是對方的語氣聽起來好像認識馬彥彤,或者見過馬彥彤。

「我的名字叫其其格,蒙語裡是『花』的意思。」女人繼續說道。

其其格、她的丈夫和兩個女兒端出蒙古最豐盛、最有代表性的菜品迎接客人們。烤羊腿、馬奶酒、蒙古餡餅……主人家吃得津津有味,相反三個南方人吃不慣這些味道,但還是禮貌地吃了點,感激人家盛情款待。

「我們已經安排了三匹馬,現在拴在馬圈裡。」其其格手指著後面,「我是根據您們的體格和喜好,精心挑選了三匹馬,希望您們享受騎馬的樂趣!」

三人交換了個不解的眼神。

我們的體格和喜好,你們怎麼會知道?

難道這個應用程式能厲害到貼身偵查我們的喜好、體格,繼而轉告給你,讓你給我們挑選一匹好馬?

其其格熱情地給三位客人夾菜,樣子看似很滿意自己如此貼心的安排,絲毫沒注意到她們的疑惑和不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五﹚新朋友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