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燈旅人
提燈旅人

天馬行空、愛做白日夢的人。希望能到處旅遊,邊走邊寫。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二十﹚ 時間旅行裝置

「我們現在怎麼辦?是要去找孖煙筒嗎?」

三人胸口懷揣著忐忑、惶恐、疑慮……各自陷入了深不見底的黑洞,在裡面拼命掙扎。洪紫嵐認為繼續無動於衷地坐下去的話,恐怕會憋出病來。

「怎麼找?上哪兒找?」李語陰著臉,手裡擺弄著手機,混濁的眸光從站起來又坐下的洪紫嵐身上轉向窗外。

夜色已經黑得可怕。今夜的月光黯淡憔悴,星星零碎散落;地上甚麼都看不見,可愛的村莊和浩瀚的草原都被幽深的黑夜吞噬了。可憐火車馬不停蹄地摸黑前進,甚是孤獨淒涼。

「你們還記得,我們見到孖煙筒之前做了些甚麼?」李語闔上了疲倦的眼睛,指尖使勁地戳揉著太陽穴。

「我們?不就是聽了林子輝說孖煙筒自殺了,所以悲傷不已?」洪紫嵐一頭霧水,瞬間老了十年似的臉上露出極度痛苦的表情。

「不是!喔,不對,是的,可我的意思是,你還做了一件甚麼……」

「你指的是按了『HELP』?」方茜見洪紫嵐反應遲鈍,趕緊替她回答。

"Exactly!" 李語驟然睜開眼睛,轉過身,調整了一下眼鏡,穿透鏡片的光芒變得犀利尖銳,表情如偵探發現了甚麼重大真相。

「額……我們『求救』了,但等不到客服人員的回應,應用程式裡顯示是『失敗』的……」方茜立刻打開手機查看。

「那跟見到孖煙筒,和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有關聯嗎?」洪紫嵐的嗓音越來越激動。

「我第一次按『HELP』的時候,也是沒有客服接聽電話,緊接著我就在火車上碰見了孖煙筒,應用程式裡同樣顯示『求救失敗』。這一次的情況,不就和第一次一樣嗎?」

「正常應該像第二次那樣,有人接聽?」方茜歪著頭,順著李語的邏輯思考。

「當然!我……」李語欲言又止,方茜和洪紫嵐渴求答案的眼神卻拋了過來,「我有一個很荒謬、很難以置信、很不可思議、很天馬行空、很可怕的想法……」

「甚麼啊?」洪紫嵐失去了耐性。

「我們剛才回到了過去。」

「哈?」洪紫嵐和方茜同時扯開嗓門驚呼,在寂靜的深夜顯得異常響亮。

「噓—」李語聽見隔壁房間的乘客挪動了一下身體,床發出吱吱啞啞的聲響。

洪紫嵐的瞳孔震裂,嘴唇發抖;方茜倚靠牆上,嘗試消化這難以消化的訊息。

「不然我們怎麼解釋,孖煙筒說今天是5月26號?我們三個人不可能都記錯了日期,而且《冒險手冊》裡清晰寫著日期行程。還有,明明日落了卻像時光倒流似地變回了天亮?再說,剛才孖煙筒住的就是237號,怎麼可能一眨眼,就換回了我們的237號房間?難道在同一列火車上有兩個237號包廂?還是我們三個人同時出現了一模一樣的幻覺?最重要的是,林子輝說……說孖煙筒……上個月……離開了……」李語頓了頓,看見了兩人陰鬱的眼神,嘆了一口氣,「除非他真的在耍我們,或者和孖煙筒有甚麼血海深仇,要拿孖煙筒的性命來開玩笑……」

「我在6月初的時候,見過孖煙筒。」方茜突然開口。

「如果沒記錯的話,是6月10號。她上我家來吃了頓飯。」方茜補充道。

「上你家?」

「嗯。她說,她想念佳佳了。」

「當時見面孖煙筒有沒有甚麼異樣?」李語連忙問道。

「現在回想,確實有一點。我問她關於阿姨和工作甚麼的,感覺她好像不太想回答,當時我沒想太多……對了!她還說自己剛旅行完回來!」

「旅行?」

「剛才在孖煙筒的房間裡,我突然想起來的。見面時孖煙筒告訴我,剛去了幾個一直想去的地方旅行,而且是一個人去的。那麼……一切不就不謀而合?我們見面時是6月初,如果剛剛是5月底,而不是7月份的話,時間就對得上了!再者,西伯利亞鐵路旅行是孖煙筒一直想來的,剛才她也說了是一個人來……」

方茜皺著眉,腦袋快速運轉,試圖把真相層層推理出來。

「還有,我跟你們說過,出發前我和孖煙筒講過電話,而那天正是5月26號!剛才火車上不是播放了一首俄國民謠歌曲嗎?我一直依稀覺得曾經在哪兒聽過,現在我終於想起來了,就在5月26號,我和孖煙筒講電話的時候,我聽見孖煙筒的背景放了那首歌!」李語接著說。

洪紫嵐使勁撓著頭,頭髮凌亂得像生意失敗、生活潦倒的人。「怎麼越聽越混亂呢?你們的意思是,我們剛剛回到了兩個月前,5月26號,而且碰見了在獨自旅行中的孖煙筒?」

「如果這個荒誕的想法成立,不僅能夠解釋以上所說的,或許也可以解釋為甚麼孖煙筒矢口否認給我們設置了冒險任務。因為那時候根本還沒發生啊!」

另外兩人目瞪口呆,靜聽李語的推測。

「孖煙筒很有可能在5月底的時候,還不知道甚麼未來科技公司,仍未給我們設置任務。剛才她說了,其實我們都該來一次。這和我們收到的邀約郵件上寫的不是一樣嗎?孖煙筒或者在5月底獨自旅行過程中產生這樣的想法,然後6月回去恰巧知道了甚麼任務應用程式,就找了一家公司安排!林子輝說……她是在自殺前三天安排好的。」李語說著說著哽咽了。

「那麼……孖煙筒自殺了,是事實?」方茜的嘴唇顫抖著,透明的淚滴又開始滑落臉頰。

「不對!」洪紫嵐握緊拳頭用力捶在小桌子上。隔壁房間睡著了的乘客又挪了一下身子。

紅腫的眼眸直勾勾地瞪著另外兩人,「如果孖煙筒真的……自殺離開了,如果我們真的可以回到孖煙筒自殺前的時間,是不是就能救孖煙筒一命?」

李語和方茜被洪紫嵐的話震驚到了。對啊,怎麼會沒想到這點呢?

「怎麼救?」方茜拭去臉上的淚水,著急問道。

「回到過去,然後告訴孖煙筒,不論甚麼原因,也不要自殺、放棄生命!無論如何,你還有我們這幾位好朋友!我們會永遠支持你!」

「萬一回去講的時候孖煙筒還沒有自殺的念頭呢?」李語反駁道。

「不管了!就算孖煙筒怎麼質疑我們,覺得我們有神經病也好,我們一定要阻止悲劇發生!」

「嗯,沒錯!可是,我們現在怎麼回去5月底呢?」

洪紫嵐被方茜的問題考起了,信誓旦旦的表情頓然慌忙失措。

「我一開始不是講了嗎?我們按了『HELP』。」李語跳出來指點迷津。

「『HELP』?」

李語盯著手機屏幕,「我懷疑,這是一個時間旅行裝置,觸發時間回到了過去。兩次都是。」

「為甚麼?」

「天知道!我也以為它只是個普通的求救鍵!但是,剛才孖煙筒很驚訝我們會出現,而且否認前幾天見過我一次。這一點我還沒想通。」李語托著腮思索著。

「會不會是你第一次回到過去,是在5月26號之後?所以孖煙筒甚麼都不知道?」洪紫嵐揣測道。

「可能性不大。若我們的旅行路線是一樣的話,第一次孖煙筒住的是115號包廂,而這次住的是237號,證明兩次碰見孖煙筒應該是在不同的火車路段上;此外,剛才聽孖煙筒介紹說,卡捷琳娜是伊爾庫茨克人,在莫斯科開餐廳,剛回了家探望家人,代表火車正在由伊爾庫茨克開往莫斯科的路上,也就是我們旅程中最後一段火車。」

「沒錯!剛才孖煙筒一直碎碎唸著自己打破了在伊爾庫茨克買的紀念水杯,證明已經去過了伊爾庫茨克……」方茜補充道。

「那麼……我們按下『HELP』,其實根本不知道會被送回去哪個時間段?」洪紫嵐提出了一個新的討論點。

「嗯,我想我們應該是控制不了的,同樣我們控制不了甚麼時候回到現在。就像剛才那樣,毫無預警下,孖煙筒就不見了,我們回到了7月17日,回到了我們的237號房間!」李語低頭瞥了一眼手機,還剩下不到半個小時,就變成7月18日了。

「可是,我們會不會一下子回去了十幾年前,又或者再也回不來現在,一直困在過去?這到底是同一條時間線,還是像電影那樣,是兩條平行時空?」方茜想到這兒,滿臉驚恐。李語知道方茜心裡惦記著女兒。

「太複雜了,也管不了這麼多!如果老天爺真的大發慈悲,賜我們可以救回孖煙筒的機會,無論如何我們都該試一試!剛才我們沒有好好把握,真可惜!」洪紫嵐「唰」一下熱血沸騰,竄遍全身,臉頰和耳朵漲得通紅,堅定不移的烈火在眼眶裡熊熊燃燒。

「嗯。那我們按吧!事不宜遲!」李語朝兩人說,心無法淡定下來,眼睛在昏黃的燈光下忽明忽暗。

三人肩貼著肩坐在一起,並緊緊牽著手。洪紫嵐嚥下口口水,手指抖著按下了應用程式上的「HELP」。

「喂?親愛的顧客,未來科技有限公司為您服務!請問有甚麼緊急的事情需要協助?」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