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燈旅人
提燈旅人

天馬行空、愛做白日夢的人。希望能到處旅遊,邊走邊寫。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二十二﹚ 唐突的忠告

「準備好了嗎?」方茜問身旁的李語和洪紫嵐。

兩人目光堅決地點頭,猶如臨上沙場、視死如歸的戰士。

方茜瞥了一眼窗外。天空邊緣圍繞著橙黃色的紐帶,在接觸清晨濕潤的霧氣後,如染料褪色般地擴散,天色逐漸明亮了起來。

費盡心思琢磨了一夜,皇天不負有心人,讓三人想到了一個可能性很高的因素。李語記得第一次按下「HELP」是在快日出的時候,而昨晚則是在接近日落的時間。

洪紫嵐立刻上網查了接下來日出的時間。這兒的夏天日照時間長,日出早,日落晚,大概凌晨四點左右就會日出。期待日出的這幾個小時裡,三人都不大敢睡覺,生怕錯過了重要的時機;也無法安穩入睡,因為一闔上眼,彷彿看見馬彥彤在面前死去;嘗試靜下心,心底卻反覆思索馬彥彤自殺的原因,不停自責沒有給困在黑暗裡的馬彥彤送上一盞燈。

方茜深呼吸,謹慎地按下了「HELP」。三人凝神盯著手機,眼都不敢眨,屏息靜氣地等待著奇蹟。

一秒、兩秒、三秒……

終於,沒有客服人員的回應。

李語轉向窗外。風景真的跟剛才的不一樣了。天空一片蔚藍,不見幾朵浮雲,猛烈的陽光灑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一群羊馬悠閒地低頭吃草,大地生物得以重生似的,展現出最耀眼的姿態。

洪紫嵐立刻起身,打開了房門,破口驚呼。李語和方茜跟著出去。

車廂的樣子和車外的景色都變了,正確一點來說,她們成功回到了過去。

李語跑去查看列車時間表。一位中年婦人剛好經過,李語本想問她現在的時間,可婦人逕直走過,對李語不瞅不睬,感覺看不見人似的,一臉無奈的李語只好找車上的時間顯示屏。

「2029年5月17日。」李語急步回到方茜和洪紫嵐的身邊,好像正策劃甚麼驚天大陰謀,警惕的眸光環視了四周一眼,才湊近兩人耳邊低聲說道。「還有一個半小時,這列火車就會到蒙古烏蘭巴托。」

方茜和洪紫嵐震驚得合不攏嘴,眼睛瞪圓,目光閃爍。這次不僅成功,而且比上一次回到了更早以前的時間點。

「那我們還愣在這兒幹甚麼?趕快去找孖煙筒呀!」洪紫嵐一臉慌張,急跺著腳,一副準備撒腿就跑的樣子。

「冷靜一點!」李語一把拉住洪紫嵐的手臂,陰著臉,「我們去哪兒找?」

「對啊,火車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盲目地找只會浪費時間!」方茜面容緊繃,臉色發白,卻故作鎮定地分析道。

「試一試打個電話吧!」李語掏出手機,屏幕上顯示著今天是2029年7月18日。

「打給誰?孖煙筒嗎?之前不是一直聯繫不上……」洪紫嵐皺著眉,嘟噥道。

李語低頭尋找馬彥彤的電話號碼,「可現在是比之前更之前啊!」

洪紫嵐和方茜倏忽恍然大悟。雖然知道自己穿越了回去,但腦袋沒來得及適應,偶爾產生混亂的感覺。

「通了嗎?」方茜眼眸裡的期待一瞬即逝,被哀求的混沌取而代之。

李語蹙眉,臉色一沉,深邃的瞳孔在打轉。「通的,確實是通的,可是一直沒有人接!」

「算了!」李語掛上電話,惱火染紅了臉頰,「現在是午飯時間,我們先去餐車,看找不找到孖煙筒!」

「要不我們分頭行事,像上次那樣,節省一點時間!」

「不行!」方茜馬上反駁洪紫嵐,「我們還沒搞清楚穿越這回事!如果我們貿然分開,萬一發生甚麼意外,或者有人成功回去未來,有人卻困在這兒怎麼辦?我們必須一起互相照應!」

「阿西說得對!我們還是趕快走吧!」李語催促道,暗地祈禱一定要找到馬彥彤。

洪紫嵐幾次回首眺望走廊上一扇扇緊閉的房門,記得上一次李語說過「現在的房間可能不是我們的房間」,全身不禁不寒而慄,結果一不小心,差點兒被一位同樣不看路、迎面而來的俄國壯漢撞倒,幸好天生運動細胞不錯,身手敏捷及時閃避過去,不然肯定會被撞飛。洪紫嵐忍不住罵了出口,可能是用中文的原因,那位臭著臉的壯漢頭也不回地擦身而過。

正值午飯時間,餐車間擠滿了乘客。車廂的裝潢如之前一般充滿濃厚的蒙古特色,乘客們享用著方茜三人品嘗過的蒙古菜式,用各種語言在高談闊論、交頭接耳,氣氛熱鬧沸騰。

方茜突然抓緊洪紫嵐的手腕,洪紫嵐吃痛地擰過頭來,發現方茜張大嘴巴,訝異的眼神直勾勾地盯著某處。

「是孖煙筒!」

李語聽見了,銳利的目光隨即在人群中搜索。馬彥彤坐在約十米外的地方,正與某人交談。

三人戰戰兢兢地走過去,心情沉重的,腳步卻輕得像踏著雲霧,彷彿馬彥彤一被打擾,就會直接在眼前煙消雲散。可還沒走到,一位金髮陌生男人就起身離開了馬彥彤對面的座位。

而後,馬彥彤感覺到甚麼,抬眼一看,愣盯著三張熟悉的面孔。

「你們……你們怎麼會在這兒!」馬彥彤驚訝的表情與前兩次的一模一樣。

捨不得從馬彥彤臉上移開視線的三人,胸口捲起了洶湧的哀痛,驚濤駭浪般地「唰」一下往上竄,哽在喉嚨,酸了鼻頭,紅了眼眶。

洪紫嵐和李語坐在對面,方茜則在馬彥彤身旁坐了下來。

「對了!你們還沒說怎麼會在這兒?」馬彥彤咧嘴笑著,眼眸綻出難以置信且興奮激動的光芒。

洪紫嵐下意識地躲開視線,不太自然地轉向窗外的草原風光;方茜垂下頭,凌亂的長髮掩蓋了抽搐著的側臉;李語依舊凝視著馬彥彤,直到四目緊緊相扣,李語像靈魂歸位似地吐出了一句話,但音量小得讓人聽不出來聲線正在顫抖。

「我們來旅行的。」

「這太巧了吧!我也是來旅行的!看來我們心有靈犀,而且這樣都能相遇!太有緣了吧!」馬彥彤純真、朝氣蓬勃的笑容依然美麗動人,卻讓來自未來的人心如刀割。

善於觀察的馬彥彤很快嗅到了古怪,憂心忡忡地皺著眉,「嗯……你們來旅行怎麼感覺不太開心?」

「我們當然開心!只不過是昨晚睡得不好,現在沒甚麼精神而已。」李語輕鬆擺出一副憔悴的倦容,手伸到頸後揉了揉。

馬彥彤又仔細打量了方茜和洪紫嵐。兩人深厚的黑眼圈和滿佈血絲的瞳孔感覺有點恐怖,沒精打采的樣子像是好幾天找不到「周公」而瀕臨崩潰。

李語在桌底下踩了洪紫嵐一腳。洪紫嵐轉過來,硬扯起嘴角,朝馬彥彤擠出一個微笑。方茜見狀,打了個長長的呵欠,眼淚直流。是真的睏了。

「的確不太習慣在火車上睡覺……」馬彥彤一邊點頭,一邊吃掉盤中最後一口飯,因而沒注意到朋友們那意味深長、悲傷和愧疚的眼神。

馬彥彤永遠都不曉得,昨晚三位好朋友經歷了甚麼哪種夢魘,才會無法入睡。

「孖……」洪紫嵐稍微調整了起伏不定的情緒,剛想開口,卻被馬彥彤打斷。

「嘿!你們幾個約好一起旅行,而且是我們十幾年前說要一起來的地方,居然不叫上我,三個人偷偷瞞著我出發!」馬彥彤吞下嘴裡的食物,突然朝三人發火。

憤怒是裝的。馬彥彤從不遷怒好朋友,甚至願意為朋友兩肋插刀、赴湯蹈火,大家心裡都清楚,但也察覺到馬彥彤眼裡掠過一絲失望,應該是覺得被朋友冷落了。

異常淡定和冷漠的反應讓馬彥彤覺得很無趣,扁著嘴嘀咕著甚麼。

「那你自己一個人來,怎麼也不告訴我們?」李語強裝冷靜地反駁道。

馬彥彤愣住了,懷疑剛才甚麼時候告訴過她們自己是一個人來旅行的,然後心虛的目光飄散,企圖支吾以對地矇混過去。

「我們沒時間浪費了!」憋了良久的洪紫嵐衝口而出,「孖煙筒,你最近有沒有甚麼不開心的事,或者遇到甚麼困難?」雙手越過餐桌,緊握著馬彥彤擱在桌上的手,熾熱的眸光直逼對方,彷彿感應對方內心深處埋藏的秘密。

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和莫名其妙的問題嚇到,馬彥彤怔怔地盯著對方。話鋒陡然一轉,方茜和李語瞬間也慌了。

「哈?怎麼了……」馬彥彤一臉懵然,想撓頭手卻被緊緊攥住。.

「孖煙筒,你能答應我嗎?無論發生甚麼事,有多麼不開心、痛苦和沮喪,你都不要自尋短見!就算我們幫不了甚麼忙,有事也要告訴我們!我們永遠都會站在你身邊!」洪紫嵐說到最後哽咽了,熱淚盈眶。

馬彥彤的眼神複雜而混濁,不僅僅是被洪紫嵐的話所感動,感覺還隱藏了不能言語的傷痛和無人理解的困惑。

「我怎麼會自尋短見?」馬彥彤反過來安撫道。「我是這麼脆弱的人嗎?你們認識了我十幾年,還不清楚嗎?」

三人頓時沉默了。

「知道你們愛我了!謝謝你們啦!」馬彥彤的臉上綻出窩心的笑容。

既然如此唐突地開了頭,李語也無所顧忌了,必須抓緊機會,起碼嘗試解開馬彥彤自殺之謎,盡力挽回好朋友的性命。此時,馬彥彤卻猛然彈跳起來,並掙脫了洪紫嵐的手。

「慘了!」

「我還沒收拾好!」

「收……收拾甚麼?」另外三人一臉震驚和迷茫。

「行李啊!」馬彥彤疾步走出餐車,三人緊隨著。「火車快到烏蘭巴托了!」

焦急的腳步又驟然剎停,李語差點兒就撞向馬彥彤。

「你們不在烏蘭巴托下車嗎?」馬彥彤回頭,露出疑惑的眼光。

幾人面面相覷。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