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燈旅人
提燈旅人

天馬行空、愛做白日夢的人。希望能到處旅遊,邊走邊寫。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二十七﹚ 無能為力

眼睛撐開一條細縫,世界彷彿蓋上了一層薄紗,朦朧且不真實。

一會兒,洪紫嵐才意識到自己正躺在床上,床在微微搖晃。喔,對了,是在火車上。

她想轉身換個姿勢,卻發現做不了。全身肌肉陣陣痠痛,四肢力氣匱乏,彷彿昨天跑了三千公里之後還去了攀岩。她十幾歲時的確做過類似的極限運動。

眼皮像勾上了千斤鉛,很快又掉了下來,世界恢復一片黑暗。

身體彷彿掉進了外太空,在無重的環境下漂浮,遠方隱隱傳來火車與路軌摩擦的啌啌噹噹聲響,電腦鍵盤上緊密不斷的噠噠聲,還有窸窸窣窣的哀鳴。

猛然驚醒的洪紫嵐用手肘撐起上半身,迅即觸發體內的神經系統,劇烈的痛感竄遍全身,勉為其難地坐了起來,面容扭曲地挨著牆喘氣,惺忪的眼睛朝下鋪俯瞰了一眼。

李語倚窗盤腿坐著,腿上擺著手提電腦,眉宇緊皺,神色凝重;方茜則抱著腿坐在旁邊,淚痕滿面。

洪紫嵐扶著額,感覺剛做完一場很長、很累的夢。夢裡她們找到了馬彥彤,在月色皎潔、繁星閃爍的夜裡,大家聊了一宿,就像十幾年前在郊外露營那寧靜安詳的夜晚。

為了讓馬彥彤毫無顧慮地傾訴心底話,方茜率先掏出自己埋藏的秘密。第一次聽見方茜離婚的消息,洪紫嵐記得自己尖叫起來,與愣怔的李語和馬彥彤對視了一眼,估計她們也不知情。

「沒甚麼的,現在離婚和單親家庭很普遍!而且,誰沒有誰不會活不下去的!」方茜翹起嘴角說。

洪紫嵐知道朋友在強顏歡笑。這些年方茜為了家庭放棄了甚麼,大家心裡清楚。大學特意選修社會學的方茜絕不志於找個老公,生兒育女,躲在家裡做一個別人眼中幸福的家庭主婦,經營那賺不了多少錢的網店。所以,洪紫嵐想像得到,離婚對方茜的打擊有多大,嘔心瀝血投資了時間、精神、感情,以為會得到長遠穩定的回報,卻倏忽發現這是一個騙局。

「對啊!」馬彥彤握著方茜放在腿上的手,臉龐看似在掩飾心疼的表情,「阿西還有佳佳,和我們呀!」

李語迎上洪紫嵐的視線,眼眶在恍惚的燈光下閃著淚光。「嗯。既然留不住,也不必留。我們三人永遠會陪在你身邊。」

後面那一句李語的語氣特別重,而且話明明應該是對方茜說的,可是包括方茜在內,滾燙的目光卻不約而同地落在馬彥彤身上。

洪紫嵐記不起說了些甚麼來安慰方茜,反而憶起另一個震驚的消息。

李語宣佈自己辭職了。

洪紫嵐一臉懵然。李語一直是一個全職作家,哪有辭職這一說?

方茜同樣理解不能,在場卻有一個人露出驚喜開心的神情。

馬彥彤瞪大黑黝黝的眼珠,深邃如窗外的夜色,笑著問:「鯉魚,你是不是決定當回一個作家?」

李語沒有正面回應,不過答應了馬彥彤會把這趟旅行寫成一本書。李語之前對寫書的請求多番敷衍推搪,現在反而主動給予承諾,誰也清楚她是想讓馬彥彤開心。

兩人相視而笑。

發現另外兩張依然迷茫的臉孔,李語簡單交代了自己是在怎樣沮喪的情況下放棄了作家的路,然後在馬彥彤的協助下重回庸碌的打工生活,在旅行出發前又辭去了工作,成了一個失業人士。

李語苦笑著,眼睛望向窗外遙不可及的星星,閃躲朋友們關心的眼光。「我很失敗。」

洪紫嵐詫異地張大嘴巴,覺得自己肯定出現了幻聽,特地把耳朵挪近一點。一向高傲自滿的李語居然承認自己失敗?

「你哪裡失敗!」馬彥彤漲紅了臉,激動地反駁道,「在錯誤的道路上後退,才是成功的第一步!」

「其實我也想辭職……」洪紫嵐突然開口。

沒想到,另外三人竟然立刻拍手叫好?

「現在這份工作完全不適合你!早點走絕對有好處!」李語挑著眉,又一如既往地擺出專家的模樣。

「沒錯!做自己喜歡的吧,就算不行,至少不要找一份委屈了自己的工作!」

「贊同!我快受不了你命令下屬和在背後罵客戶時說的那些尖酸刻薄的話,像極了我那前夫他媽!」

大家被方茜的話逗笑了,眼角溢出了淚光。

「但你的結婚買房計劃怎麼辦?」

洪紫嵐受了驚嚇般盯著方茜,眼角晃悠的餘光瞥向大半年前已知情的馬彥彤。

「額……」

「我和他分手了。差不多一年了。」

洪紫嵐知道馬彥彤想幫自己轉移話題,但朋友之間應該坦然相對,而且這也不是甚麼丟人的事,早應該告訴大家了。

「所以,我現在根本不用拼命賺錢!可以輕鬆炒老闆魷魚!」

夢結束了,記憶又變回模糊一片,歡言笑語卻縈繞耳後。

後來,關於馬彥彤的……原來我們一直都不了解她獨自經歷了些甚麼……

洪紫嵐顫抖的拳頭把床單捏得皺巴巴的,愧疚撕扯著心臟,一陣揪疼從內到外擴散。

「紅紫藍,醒了?」李語發現坐在上鋪床上發呆的洪紫嵐。

洪紫嵐忍著身體的痛楚爬下了床,坐在兩人對面。「怎麼了?」

「我想,事情並不如我們所想的。」李語陰著臉,語氣沉重地說道。

「甚麼意思?」洪紫嵐瞄了一眼在啜泣的方茜,心知不妙。

「我們可以回到過去,但看來改變不了任何東西!」

洪紫嵐的耳朵嗡嗡作響,耳膜頻密地收縮擴張,彷彿聽見了心跳儀發出刺耳且絕望的死亡宣言。

若李語的說法正確,就能解釋為甚麼每次回到過去,儘管時間順序合理,馬彥彤仍像是第一次遇見她們似地震驚,這不是演技,亦不是記性差;也說得通明明把那酒瓶扔掉了,回頭卻發現它原封不動地留在地上。還有,回到過去時,那個馬彥彤的金髮美女室友、那些路過的乘客和乘務員,看似不友善,對她們視若無睹,很有可能是除了馬彥彤之外,根本看不見她們,因為她們並不屬於那個時空,不應該在那兒留下痕跡。

最重要的是,回去見到了馬彥彤,大家心裡的話都攤開來說了,甚至顧不上馬彥彤相信與否、荒唐不荒唐,把將會自殺離世的事情和盤托出,但在6月21日那天,仍然拯救不了馬彥彤的性命。

「我們沒有改變未來?」洪紫嵐冒出一身冷汗,寒著心問。

李語的眼神死灰般從電腦屏幕移開,投向洪紫嵐慘白的臉,「我們剛才向林子輝確定了,應該說是他老婆,林子輝根本不想聽我們電話……」

「而且,那篇新聞報導還在……」方茜兩手捂臉嗚咽著。

「我們改變不了……」洪紫嵐無力地跌坐地上,一直喃喃自語道。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