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茸

@march1217

花束

妳終將到來

拼圖

車窗恰容下馬尾蓬鬆的女孩 一樣黝黑但多她三分明麗: 不是她 捷運車窗 一片拼圖足以證明 頹然也慶幸 在她面前憔悴孤獨,情何以堪?打包散落一地的拼圖 下車捕捉車窗溜走的她的背影 上車轉乘 情侶拼圖自己的青春 窗戶上倒影他們的黃昏 牽手,平常不過的菜籃 更多車窗拼圖他們的 早晨、中午...

轉生

下輩子轉生為蘭

曾經 · 未來式

「現在、過去、未來」是許多人習以為常的敘事模式,而我偏好的模式則是「曾經、現在、現在邁向未來、(真正的)未來」,同時並行「過去未來式(現在的我用過去的方式生活,或現在的我對過去的假設)」。「曾經」是逝去的上一秒,如同「現在是未來的歷史」一說。

果子

關於惡果,每個人定義不同,於我不過是自作孽罷了,唯世代傳承的毀壞精神狀態則是較為特殊的存在。上一代不敢採摘的腐敗果子砸到我們頭上,讓我們從頭頂開始腐敗,他們再指手畫腳說:「草莓族」、「挫折容忍度低」、「精神病就是內心不夠堅強」諸如此類的廢話,指控我們的腐敗,明明是他們懸而未摘的醜惡無差別砸落,憑什麼我們是生病的世代?

繽紛

網破,蝶剩下清澈薄翅 無法飛翔 永恆的羽翼屬於鳥 :心之所向 開始喜歡蛛網與凋亡 無法自制深陷 暫時遠離飛花 (仍害怕被冬天擊落) 蛛網糾纏淪陷在死亡 是一種享受嗎 好冰冷,嚮往正常羽翼 莊周不再夢蝶 證明花蜜有效、不需要花蜜 也不是正統的鳳蝶 或許是翅膀的黑暗網絡 需要飛花的蜜...

無色之海

溺斃無色之海 黑暗靈魂壓下 天使光環於更闇的海 銘黃晨輝蒸散無色之海 天使光輝拆斷筆桿 黑暗靈魂停止代筆 ——時晨已到—— 飲晨曦更醉 又文醉 淺薄銘黃的海底撈針 不服古拙罈子純真 存在裂隙 沉醉的縫補古罈的 「針,酒醒了嗎?」親切因為 全身乾涸的只有眼 囚禁水牢看不見、無色之海...

拼圖

拼湊我與她不再的底圖

纖維

發臭塌陷,被各種蟲子吃成保麗龍型態,纖維化了

廚師

失去味覺只能依賴食譜,曾經那麼敏銳,死前一刻才能恢復吧?

文人

文人窮,更擅長把自己搞更窮,每天哭窮而富足,為了文學點歌

我很快樂

刺痛喉嚨的氣泡水 踢走凌亂床下紙箱板 如何精緻出門而無睡意 「你也喝一口吧?」 不,酒是沈溺 氣泡水足以催眠胃一下午 我很快樂 不想午餐 氣泡水滋滋滋順流而下 啊,胃痛了 沒關係很快嘴裡有黑死病的甜 就以節食的胃痛優越 我很快樂 汽水味從喉嚨竄入鼻頭 心驚差點跌倒 虛弱,彷彿等待...

被閹割的腦-2

他已經被「文采」嚥下,化成這純文學的閹割焦慮

被閹割的腦

失去酒的巧克力失眠飛行 失去燈芯的酒精燈潑灑 與地毯蠕動的夜 人類成精是變成動物吧 變成蠕動的大廈於叢林留下黏液 爬細細密密窗戶 整夜,潑灑酒精燃盡燈芯 每個夜 巧克力旅行 尋找失去融化的足 蠕動的大廈是巧克力增生 脫離母體的罪 巧克力安慰酒精燈 拿出所剩不多的酒糟慰藉痛苦 遠...

旋覆拇指shot

孤獨不在乎無所謂,灌注霓虹

土色黃昏

我看著你,擁黃玫瑰

海風擱淺

心跡擱淺於風,過去弦斷海風

倒數之蘭

節節生長劫數,畫地為牢綠囚數載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