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西Marcy
瑪西Marcy

喜愛閱讀和旅遊,曾從事護理工作十餘年,現為自由工作者、部落客。 厭倦市面上過度強調正面能量書籍,畢竟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生命的體驗是從中汲取平衡,而非當影子不存在。著《下一次鳳凰花開》《表姊的佛牌店》

安安你好,我是月光蝶2

回溯記憶難免有錯,從下方的留言驚覺原來我不只見過三個網友,那些被記得反而是壞印象過於深刻。上次發文有所偏頗,並非每個網友都如此,後來在他網、ptt、FG也結識不同專業領域的大哥們,儘管我們只有一兩面之緣,但每當有問題請教他們時,他們還是很熱心回答,現在他們仍隱身在我的臉書好友帳號中,而驚悚系網友早封鎖。之所以刻意舉例極端的案例,是為了提醒人心不古,多關心你身旁的女孩們,一個女孩要平安的成長,特別是在忙碌社會、雙薪、單親家庭中的小孩更難。

因為保送生的關係,我早他人脫離升學考的壓力,當別人忙著苦讀時,我坐在交誼廳看著當時流行的流星花園,情節全依漫畫改編,由於我已看完全套漫畫,劇情起伏絲毫不值得我期待,正意興闌珊要挪回寢室時,聽見隔壁班的同學說「第一天去台中見面我就留在他家。」

這種勁爆毫不遮掩的自我揭露將我釘在座位上,我假裝看廣告,偷偷打量她。儘管表達實話會遭你們挨罵,甚麼以貌取人、膚淺、惡毒,但為還原現場,我必須誠實告訴你,她確實其貌不揚;一頭短髮,眼睛極小,滿臉青春痘凸出紅腫,不是面疱、粉刺可以形容,根本是火山爆發,稍一碰膿會像岩漿噴出來的那種。

「那你們……有沒有?」她的同學曖昧試探地問。

「有啊,所以我在他家住了兩天才回來。」頗有得意。

別人的價值觀不能批評,因為我自小也活在自己世界裡,不喜歡別人說三道四,且成年後也曾遇見一些比較洋派朋友,只要不是欺騙,你情我願,都是他們的人生樂趣。可當時,同樣未滿十八歲的我對她那種毫不在乎的生活方式感到恐慌,不知道她會不會被騙?

她接著說:「還可以,他送我回車站坐車。上一個才賤,把我載到路邊叫我去買飲料就把車開走了,還有一個睡過就消失。」

「靠」「沒品」「賤男人」等咒罵聲紛紛從她同學口中飆出。

接著她們聊著更私密的細節我就不多說。

悶悶回到寢室,忍不住向室友打探她是誰誰誰,忘了是誰說「她就這樣啊!家裡有問題。」還說出那些更為隱私的部分。

那句「家裡有問題」讓我立刻與她連結,甚至共感起來,因為我家裡也有問題,只是生性敏感警戒,預知出事無人援救,所以我行事總加倍小心,可她卻一派自若,好像發生甚麼事都無所謂。後來每當在校園遇見她時,總想湊上前說些什麼,但一方面覺得很怪異,可能被當成好事八婆,一方面我也怕生,屢次躊躇不前,導致在畢業前都沒能與她說上一句話。

不知道她現在過得好嗎?有沒有平安長大?

TBC

多年前旅遊的照片,現哪都不能去時格外懷念。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安安你好,我是月光蝶1

Loading...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