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西Marcy

喜愛閱讀和旅遊,曾從事護理工作十餘年,現為自由工作者、部落客。 厭倦市面上過度強調正面能量書籍,畢竟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生命的體驗是從中汲取平衡,而非當影子不存在。著《下一次鳳凰花開》《表姊的佛牌店》

安安你好,我是月光蝶3

美饌何其多,最讓我留戀回味的是王子麵加蛋和炒烏龍麵,而王子麵更可說是陪伴我渡過貧困求學時光的戰友。

我的學費全仰賴助學貸款,從台北銀行貸到它變成富邦銀行還貸不完,加上天龍國開銷所費不貲,只得四處打工換取温飽。工讀的全盛時期是大三,整個人火力全開,每天六點晨起至陽明醫院實習,下課轉戰至士林區牙醫診所當牙助,洗牙、補牙、壓模、灌石膏到十一點,假日再去百貨公司當櫃姐,整個人精神氣力如同一條被使勁扭轉的乾毛巾一樣,榨不出半滴水,但經濟壓力卻絲毫未減。

話說當時的男友M男,年長我幾歲,外人皆讚他敦厚篤實,只有我徹底知道他將所有算計放在我身上。人往往裡外不一,親人彼此間可能都看不清,更何況外人?他常因多佔我幾十元便宜便沾沾自喜,卻被朋友騙買下近五十萬的靈骨塔,暗示因共乘女朋友有義務出機油錢,卻被自己母親當人頭貸款八百萬。

我早過提分手數次,但每見人高馬大的他哭著下跪求合,那戲劇化的場景宛如《金色夜叉》,貫一踢開阿宮的畫面如出一轍,只是角色性別對換,而我總屢次心軟。但爛招久用總會有疲乏失效的一日,那次他去參加完朋友聚餐後來找我,我正煮著王子麵,煩惱眼看快畢業,三十幾萬的助貸負債沈甸甸輾在我身上(現回想三十萬壓不死人,但當時我卻常為此失眠),他忽然開口:「快畢業了找個好工作吧!以後可以一起幫我還貸款,顧我媽。」說完又搜刮起我積存的糧食。

當時我緊握鍋柄,過往悔恨與不滿全湧現,一度想將鍋柄當乒乓球拍使,給他一個痛快的正手拍,讓滾燙的麵條澆醒他的愚昧自私。但我沒有,他不值那碗麵,而我很餓,只有一邊吃麵一邊想如何徹底擺脫他。

我對食物愛好或許是從那時候開始,無關乎生理上的飢餓,是隨時保持一種危機意識,旅遊時也總將美食擺第一,每一口食材都細細品嘗,因為挨餓過的人懂得,食物給人不是溫飽,是一種溫暖和療癒。

往後人生遇到許多可憐的女孩,他們幫家裡還債、幫男友繳卡費養車、支付哥哥的房貸等等,纖細的身體扛起一家生計,總讓我感動又感傷,因為等她們清醒時都太晚;長情執著註定是要受苦的,而M男反而提早教會我一件事——絕決。

人期待兒子的女友、媳婦吃苦耐勞、獨立自主,但決不會希望自己的女兒生活辛苦,是吧?

不過現在,最少我不再挨餓了。附上前幾年吃新疆大盤雞的照片。

TBC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安安你好,我是月光蝶1

安安你好,我是月光蝶2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