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泥

2021 年離職醫師,2022 年全職投入「公共性」NFT 領域,探索擁有權的最終疆界。與我聯繫 twitter @mashbean

NFT 故事集:消失的此時此刻,是封聖還是叛徒?

Hic Et Nunc 11/11 關站事件評析,Web3 反脆弱系統,一個理想家、獨裁者、竊賊、致敬者、抗議人士、藝術家混雜其中的元宇宙故事集錦。
今天來講一個故事,你可以把它當作是一個遙遠國度發生的重大突發新聞,也可以把它視為一則未來寓言。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元宇宙的黑洞現行記,故事很長,名詞很多,我會盡量解釋。
hic et ubique 藝術家社群繪製的獨裁者肖像《DECENTRALIZED》

消失的交易平台

今天早上 Hic Et Nunc (Here and Now)無預警關站, Twitter 官方帳號只留下了一個合約地址,自我介紹留下:「Discontinued.」便消失在世界上。

HEN 11/11 帳號狀態

Hic Et Nunc (以下簡稱 HEN)是一個 Tezos 區塊鏈上面最大的 NFT 收藏平台,三月開佔至今才八個月,累積了超過 50 萬件 NFT。上面聚集了許多演算藝術與新媒體藝術家,社群的風格以自由、低價、分享為主,在全世界的 NFT 交易市場上,大約排第十名附近。

這是另一場加密貨幣圈典型的「抽地毯」(Rug Pull)事件嗎?並不是,合約還在、NFT 還在、消失的只有網站,這或許是世界級的社群實驗,HEN 自此遁入去中心化網絡的虛空之中。

令人唏噓的是,HEN 社群上週才剛慶祝完 HEN500K 的活動。在這個活動中,不管是知名藝術家還是新銳藝術家,每個人都用非常非常低的價格販賣自己的作品,等於是讓所有人都能夠換帖收藏。這樣的活動在 NFT 世界其實很不尋常,一方面是破壞市場行情,另一方面是這樣做其實賺不太到太多錢,但 Tezos 就是一個這樣的地方,而這個習俗就是從 HEN 先開始的。

但活動結束不到一週,HEN 無預警關站,嚇壞了上頭的藝術家與收藏家,這一定是 Tezos 區塊鏈短短的歷史中,一場重大的歷史事件。


驚慌失措的藝術家社群

Twitter 上頭馬上炸開了鍋,一些不太了解區塊鏈本質的藝術家四處奔走詢問,自己的作品還在嗎?會不會連同網站一起消失?我要在哪裡發表新作品?

幸好這是 Web3 的世界(一個自主權與所有權在自己手上的第三代網際網路),平台雖死,作品猶生。雖然網頁關閉了,但智慧合約還在,智慧合約鑄造出來的 NFT 也還在,更不用說儲存圖檔的 IPFS(星際檔案系統,一個去中心化的點對點儲存系統)也還在。一切都還在,只有介面那層皮消失了,而這層皮,也就是 HEN 網站,是這整個藝術家生態系的原點。

有些藝術家在 Twitter 上面戲稱,所有參與 HEN500K 活動的藝術品,都將成為傳奇,因為這是 objkt (HEN 平台的作品編號)真正的絕響,所有藝術家將成為掌握稀有性的 OG(Original Gangster 大佬之意),Tezos 區塊會繼續堆高,但 objkt 將停留在第五十ㄧ一萬號附近,永遠冬眠。

今天 HEN 關站,代表某種實驗性的、精神性的象徵消逝。

但某種新的象徵幾乎在同一時間誕生。

真正的去中心化。


Hic Et Nunc 小史

老實說,作為一個公共平台,HEN 太常故障,使用者介面陽春,功能常常下線,彷彿一個常常停水停電的社區,但這個缺點也被包容度很高的社群當成是一個迷因玩笑。

Rafael Lima 是 HEN 的創始人,充滿社群理想的他在今年三月打造了實驗性質很濃厚的 HEN,在這短短八個月的過程中業務成長驚人,當然中間也經歷了許多大規模的治理問題與人事異動。或許可以這樣說,HEN 拯救了 Tezos 區塊鏈,也因此有人說 Tezos 是窮得只剩下 NFT 的區塊鏈。因為 PoS 權益證明的設計,創鏈之初被稱為是第一代以太坊殺手,但因為其嚴謹遵守去中心化與穩健更新的風格,其進展速度較慢,如今以太坊殺手不知道都出到第幾代了。

但不管如何, Tezos 上頭的 NFT 被稱為是 Clean NFT,便是因為其沒有用電腦算力挖礦的問題,不太會浪費電。HEN 最令人驚奇的爆炸成長在今年八月,當時是流著奶與蜜之地。

而這幾個月間,HEN 發生了很多問題,包含功能治理、財務分配的問題(因為區塊鏈透明的優勢,你可以輕而易舉的抓出 HEN 錢包的匯款紀錄),導致中間出現好幾批開發者出走。其中最有名的案例是 objkt.com。一個 Tezos 鏈上面的二級市場。

其實光是從 objkt.com 這個名字本身就可以看出較勁的端睨,OBJKT 本身是 HEN 鑄造 NFT 的代號序列,這五個英文字母被原原本本的拿來用作新的事業名稱,也難怪 Rafael 會說 objkt.com 是竊賊。但可能是默契,或是其他原因,這個網站有很好的交易界面、方便的拍賣與收藏功能,但 objkt.com 一直沒有推出鑄造 NFT 的服務,所以它一直被定位在「二級市場」,串接所有一級市場的下游服務,而其中最大的一級市場就是 HEN。


OBJKT 市場爭奪戰

驚奇的十月,在加密貨幣世界被稱為 Uptober,而對 objkt.com 來說也是如此,光是十月一個月,就有許多新的項目跳過 HEN 直接使用 objkt.com 這個二級市場,包含演算藝術家 Memo Akten 的 Distributed Consciousness (AI 章魚)、印尼藝術家 Arya Mularama 與 0x10 的GOGOs、Sutu 的 Neonz、最後是 jjjjjjohn 創造一人救市主豐功偉業的 randomly common skeleton,這些 PFP 專案(Profile Picture, 屬於大頭貼 NFT 的專案類型)都沒有途經 HEN 的智慧合約流程直接在 objkt.com 上面對接上架。

從客觀數據來看,HEN 的交易量從十月以後節節衰退,有人將此現象視為 NFT 市場冷卻,但事實上是交易量轉移到 objkt.com 上面了。

為什麼 HEN 會關站?或許是時間點巧合,就在昨天晚上 objkt.com 高調宣佈開啟鑄造(Mint)功能,引起社群一時喧嘩,而今晨 HEN 宣布關閉,我很難不將這兩起事件做連結。

不管因果關係如何,HEN 關站事件凸顯出 Web3 區塊鏈世界的「反脆弱(Anti-fragile)」特性,一個網站的消失,並不會將你在上頭耕耘的一切帶走,一切仍留在原地,只是需要另一個介面來呈現。沒有一個人可以憑一己之力創造整個世界,又消滅整個世界。這與 Web2 時代完全不同,想想無名小站、蘋果新聞,還有那些我們遺忘且消失的文化遺產。

在 Web3 樂園中,園丁來去並不會抹去一座花園。

事實上,hDAO 還是分布在許多持有者手上。 hDAO 是 HEN 上線兩個月後,空投給早期藝術家與收藏家的社區治理代幣(DAO 是去中心化治理組織,而 DAO 的治理投票便是用它們發行的代幣,這個案例便是 hDAO)。但 HEN 至今仍沒有走向純分散式治理的理想結局(俗稱 Dexit,Exit to DAO,從中心化治理下放權力給群眾)。


獨裁者?聖徒?

留下未竟之 Roadmap,Rafael 像是自殺炸彈客一樣,強行關閉網站,留下智慧合約。

他想要傳達什麼概念?

是純粹的賭氣?獨裁者的幼稚行為?還是某種耐人尋味的賽博龐克宣言?他是獨裁者?聖徒?還是背叛者猶大?

我的朋友 Zaibatsu 與他的藝術家社群在 HEN 關站後,發了一張 NFT,油畫風格,畫的是一身戎裝的 Rafael Lima。標題是大寫的 DECENTRALIZED(去中心化),描述如下「The first and only known portrait of Rafael Lima, founder of Hic Et Nunc. Minted Thursday November 11, 2021, a day that will live in infamy.」(第一個與唯一已知的 Lima 肖像畫,於 11/11 鑄造,這是臭名遠播的一天)兩百五十版,售價台幣 80 元,這張作品在數小時內被搶購一空,二級市場價格已經上升到 1200 元。

這張肖像畫作品,戎裝上的徽章是 Tezos 的貨幣代號,象徵他賺滿了錢,左肩的掛飾是 HEN 的傳奇符號九宮格(與知名藝術家團體 Pak 關係匪淺),右手手指的刺青的符號是 hDAO,也就是大家嚮往之的去中心化治理樂園。

上架這幅肖像畫本身,便是一場相當內哽的藝術戰術行動,這是集體憤怒下產生的抗議行動,一時之間在 Tezos 社群內廣為瘋傳。


Tezos NFT 群雄割據時代

所以說, Rafael 是獨裁者嗎?我不知道,但我知道 HEN 關站行為可以視為是某種權力下放(即使這個權力早就漸漸蒼白無力),彷彿蘇聯解體。不管如何,HEN 的關閉事件擾動了 Tezos NFT 生態系的各階層玩家。從今天開始,NFT 的平台方將提早進入白熱化的競爭狀態。

HEN 的誕生令人讚嘆,HEN 的消逝令人佩服。

它留下的真空將使各路人馬出場爭奪,Tezos NFT 市場將正式進入群雄割據時代。其中的佼佼者當然是 objkt.com,除此之外,我們台灣也有 akaSwap 蟄伏等待大放異彩。AkaSwap 具備完整去中心化服務,包含鑄造、發售、贈送等等,是我目前在台灣看到的 NFT 平台中,最接近 Web3 的服務,你也可以把它想像成台灣人弄的 HEN。(頗有致敬意味)事實上,我的《新時代國旗》也是在 AkaSwap 上面拍賣。

這將是一場競合策略。二級市場要來吃一級市場大餅,一級市場的小鬼頭們正要來瓜分這場真空,誰能串接好 HEN 留下的合約紀錄,打造最後的使用者體驗,同時在社群上面名正言順,誰就能成為這場元宇宙戰爭的獲利者。但彼此之間有不全然是競爭關係,資產對接與流通反而留下合作的可能性。

台灣有沒有可能在這場真空大戰裡取得一席之地?


To be Continued

整齣劇其實才正式進入第二章而已,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不管如何,對使用者都是好事。因為這是 Web3 的世界。

理想家、獨裁者、竊賊、致敬者、抗議人士、藝術家,這是我今天早上一起來看到的故事,分享給大家。我應該是中文世界第一個播報這則新聞的人吧。

圖為 Zaibatsu 與藝術家社群 hic et ubique 繪製的獨裁者肖像《DECENTRALIZED》(我也有收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Here and Now (Hic Et Nunc)

Liminal Space 似曾相識之地

《新時代國旗》 NFT 行動始末

2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