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泥

2021 年離職醫師,2022 年全職投入「公共性」NFT 領域,探索擁有權的最終疆界。與我聯繫 twitter @mashbean

NFT故事集:用程式碼畫畫賣出一億元的台灣人

NFT 聖殿、迷因火腿剽竊事件與火腿之父吳哲宇
海火腿最後的晚餐(meme 圖片來源 bone_ooo_)

前言

上週分享了 NFT 娃娃機與德叡的故事,當時下了一個很狗血的標題「大學生靠娃娃機 NFT 月入三十萬?」,其實是要與大家一起探索 NFT 虛實整合的嘗試。就在隔天,娃娃機隔壁的師園鹹酥雞推出鹹酥雞 NFT,引發全台熱議。今天讓我們把時間倒轉,重回 2021 年的 NFT 之夏。

容我再用一次農場式標題,騙大家進來,分享一名老朋友的紐約故事,他在半年前踏入 NFT 領域,如今其作品已創造出超過新台幣一億六千萬元(1,300 ETH)的交易量,他是吳哲宇

這篇文分成兩段,哲宇的故事與 Artblocks 的故事,包含生成式藝術運動、 NFT 聖殿 Artblocks 迷因「海火腿」的醜聞與救贖,算是替哲宇一路以來的嘗試與成長做一個見證。

先講結論,如此鉅額的交易量絕非偶然,當我們看到無法想像的數字出現在新聞上時,請想一想背後緣由,是萬中選一的運氣?是千錘百鍊的努力?還是兩者皆有?哲宇剛好是一個我身邊很棒的例子。我們都笑稱哲宇是番茄鐘戰士,因為他一天可以摘下二十顆番茄鐘,彷彿沒在睡覺。


〈哲宇的故事〉

可敬的對手與夥伴

我在十多年前認識哲宇,對我來說當時哲宇是...可恨的敵人。高中的我參加兩屆宏碁動畫創作獎,沒有一次得到首獎,因為都被哲宇抱走了,首獎可是有三十萬元呀。但看到哲宇的作品時,實在是實至名歸。當時他用 Flash 與逐格動畫做出虛實整合的動畫,而我當時是用 powerpoint 做動畫...。(影片至今還可以在 Youtube 上面看到

下一次遇到哲宇是在六年後,大學四年級時的我舉辦複雜生活節,那是一個社群剛萌芽的時代,我們一小群年齡相仿的網友,用臉書串連號召各地的大學翹課仔,辦了一個兩三百人參加的論壇型活動。哲宇當時用幾個晚上硬刻出活動網頁,是一個互動型的一頁式網站,天真的我到後來才知道如此極限的時間與需求行情價很可觀。

再下一次我們組隊參加智慧城市黑客松拿下評審團大獎,哲宇一樣用一個晚上刻出 Proof of Concept 網頁,讓手機成功觸發公共電擊器 AED,讓我與另外兩名夥伴驚呼連連。(詳情見網誌連結,如今陳治玗學長將這個概念成功推動到台中市,是另一個故事。)

2016 智慧城市黑客松。由左至右:豆泥、協霆、逸晟、哲宇

緊接著哲宇搭上線上課程湧現的時代,在 Hahow 上連開了兩堂互動網頁入門課程,分別有將近一萬人與五千人購買參加,當然課程內容也是精實到超乎想像的狀態。講這麼多並不是在造神,要造神的話可以說哲宇小學時代就在摸 flash 與 AutoCAD,幫小學班級架站(但這是真的)。

我想要指出哲宇是一個苦幹實幹的實戰派,而且很會衝浪。據哲宇自己的說法,他前半輩子做這麼多,是想用作品證明自己很厲害,讓別人認同自己。


然後哲宇離開台灣,前往紐約,就讀紐約大學數位整合媒體研究所,遇到巨大的挫折。

所有的美國夢小套路,大概是主人翁前往紐約追夢,吃閉門羹弄到破產,然後被伯樂相中重新站起來的故事吧?哲宇也遭遇自我內心的、人際上的、眼界與資源上的黑暗時期。

(暴瘦的)哲宇說他終於可以接受別人的批評,不會再刻意用各種戰功彪炳來打造自己的護城河。這些過程可以從最近海火腿迷因一族(Hamily DAO)的故事看到,不過在這之前,先進一段哲宇與區塊鏈、生成式藝術的脈絡。


礦工哲宇

回溯到 2014 年,就讀交大電機系的哲宇就已經有在挖礦,陸陸續續挖了比特幣與以太幣,不過哲宇那時候將得到的加密貨幣,都換成法幣拿去買...阿舍乾麵,就跟最貴的披薩一樣,這些乾麵實在是不便宜。另外哲宇當時也換了一堆狗狗幣,但私鑰遺失,錢全都遁入虛空之中。再來是 2017 年 ICO (空氣幣首次發行上市)大爆發,或許每個幣圈老韭菜都有這麼一段經歷,當你人生事業不順,就會想開槓桿合約一本萬利,然後賠光一屁股,哲宇是在 2017 年,我是在 2021 年賠掉兩個月薪水。珍愛生命,遠離幣圈。

碼農哲宇

約莫大學尾聲,在開設網頁架站線上課程時,哲宇除了接案,哲宇也開始摸索互動網頁的使用工具,接觸到 Creative Code 領域,也就是以程式碼創作(這個時期哲宇參考了許多阿亂的部落格文章,王新仁是第一位登上生成式藝術殿堂 Artblocks 的台灣人)。哲宇到了紐約才發現 Creative Code 早已是一門學問,因此哲宇又保持邊做邊學邊教的精神,於 2020 年五月開設了第三堂 Hahow 課程 — 互動藝術程式創作入門。這或許是台灣早期在教 Creative Code 的線上課程。

這個嘗試,剛好趕上了加密藝術之夏。

藝術家哲宇

Creative Code,顧名思義,是指以程式碼操控電腦進行創作,可以是視覺創作,也可以是聲音創作,也可以具有互動成分。Generative Art 生成式藝術,意指以程式碼撰寫出具有隨機性特質的藝術品,通常是圖面的靜態或動態視覺(廣義而言,螢幕保護程式就是一種 Generative Art)。生成式藝術出現至今約莫 20 年歷史,P5.JS 這幾年被發明讓創作難度下降許多,受到許多藝術家喜愛。我也有買哲宇這堂課,令人汗顏的是我的進度始終停滯不前。不過我都有追蹤哲宇老師的最新習作。

接下來要講的故事都與生成式藝術有關。


〈Artblocks 的故事〉

令生成式藝術爆紅的主要原因是 NFT 藝術市場成熟,而其中的佼佼者便是 ArtBlocks。

如果說最大的 NFT 市集是公海 OpenSea,那最精緻的 NFT 藝廊便是 Artblocks,連 UI 設計上都是全然的 White Cube(白方塊,指展覽空間)。

NFT 作為一個數位稀有品的憑證,正巧適合數位原生的創作,以程式碼撰寫的圖樣自然適合依附其上。身為 NFT 早期支持者,ArtBlocks 創辦人 Erick Calderon 看到了這個趨勢,將手上的15 隻殭屍 CryptoPunks (最早期價值最高的 NFT 頭像專案)賣掉籌款,化為 Artblocks,於 2020 年十一月上線,至今剛好一年。

Artblocks 乾淨極簡的頁面

Artblocks 以嚴格策展出名,不是隨便的藝術家作品都能上架,因此又被 NFT 生成式藝術家稱為 NFT 聖殿。在今年十月以前,只要能登上 Artblocks,藝術家通常身價都會上漲好幾倍,知名的專案有 Calderon 自己的 Chromie Squiggles、Dmitri Cherniak 破拍賣紀錄的 Ringers 系列、Tyler Hobbs 的 Fidenza 流式卡片。

簡單來說,不論是 ArtBlocks 的營運團隊、藝術家、收藏家,他們都是生成式藝術或加密藝術的早期先鋒。而短短一年來,這股炫風已經吹向傳統拍賣市場與一般大眾眼中。

哲宇其實一開始與 Artblocks 一點關係都沒有的。哲宇的作品最早上架在 OpenSea,開價 1.0 ETH(以太幣)無人問津,只有認識的學長情義相挺,直到抄襲事件爆發。


聖堂迷因?Sea Hams 

如果說狗狗幣是加密貨幣的迷因始祖,那海火腿(Sea Hams)應該就是生成式藝術的迷因始祖。說來奇怪,依照 Artblocks 嚴格策展品質控制的特性,Artblocks 不論是作品還是社群應該是一個嚴謹沈默的地方。但區塊鏈世界的迷因之風仍然吹進這間大教堂(畢竟 Artblocks 的營運資金也來自於迷因十足的 NFT?)。

Family DAO, Memes

Artblocks 上面的第 98 號作品系列名為 sail-o-bots,為 750 隻在海中漂浮的方塊火腿,由 Sturec 與其夥伴打造,簡稱 SeaHams 海火腿。這個梗源自於美國影集《酒吧五傑》(Always Sunny in Philadelphia)第七季第二集,主角帶著泡過萊姆酒的火腿出海買醉,然後彷彿有表情的火腿在海上飄走了,成為經典迷因。

Sail-o-boat on ArtBlocks

這個專案上到 Artblocks 以後當然也是熱銷一空,成為 Artblocks 內部社群的迷因。直到某一天被抓包,sail-o-bots 團隊盜用了哲宇的程式碼,而同樣的程式碼,哲宇更早時將之命名為 Strange Robots,上架 OpenSea。

Stange Robots, by Che-Yu Wu


Artblocks 知名的迷因竟然來自於剽竊來的程式碼?這情何以堪。

盛怒之下的持有者,有些人刻意降價求售以砸盤,有些直接將火腿燒毀(Burn,將 NFT 傳送到無法提取的幽靈地址)。從 HAM 持有者 bone_ooo 的早期文章可以發現,Artblocks 社群花了很大的力氣討論這件第一起剽竊事件,也圓滿解決了公關問題,哲宇除了成為火腿創作者之外,社群還做了許多有趣的事情。簡要描述如下(以下節錄自bone_ooo 的部落格 FloorsCafe 文獻):

知名藝術家 Dmitri Cherniak 特別買一個海火腿送給哲宇作為支持原始作者、Fidenzas 創辦人 Hobbs、Shvembldr 與一眾藝術家將火腿納入收藏,以顯示對哲宇的尊敬(此時版稅已歸給哲宇)。知名收藏家巨鯨 Vincent Van Dough(簡稱 VVD,他的朋友們創造了 Starry Night Capital 星夜資本,專門收藏生成式藝術 NFT,連結為 VVD 令人流口水的線上展覽)甚至開始大量買進海火腿 NFT,成為最大海火腿持有者,他甚至有了自己的購買儀式,每天掃貨完,總會買一隻火腿壓壓驚(哲宇還有為他特別畫一隻手繪火腿圖)。

迷因來自於意料之外,迷因又因竊盜事件成為社群的共同經驗,海火腿歷經多次紛擾,成為 Artblocks 的吉祥物,而哲宇成為火腿之父。

如今海火腿一族,甚至成立了自己的 DAO, Hamily DAO,由 VVD 與哲宇共同主持。

Hamily 社群除了迷因之外也有很溫暖的事情,有持有者的家人因罹癌需要大量資金,因此忍痛割愛海火腿,哲宇與收藏者們在社群平台上公開此訊息,後來以 14 ETH 賣掉。


接著哲宇推出了自己的 NFT 企劃項目,CryptoPochi,七百多隻可以互動的奇怪小生物,總交易量 895 ETH;與匿名台灣團隊 Nobody 合作的項目,82.3 ETH;手繪迷因 Craft Hams 系列,只送不賣,交易量還有到 56.7 ETH;OpenSea Generative Art NFT,74 ETH;Foundation 上面的交易量我無法結算,但也很可觀。總計約莫是 1,300 顆以太幣,台幣一億六千萬元。


重返 Artblocks

從今年八月到現在其實才三個月多而已,發生這麼多事。而身為生成式藝術家,哲宇也終於要上 Artblocks 了。這次的主題是 Electriz,用以紀念大型強子對撞機(CERN, Intersecting Storage Rings)建立四十週年,將有九百張。其作品將在台灣時間 12/08 凌晨一點開賣。

Electriz • Che-Yu Wu

https://www.artblocks.io/project/216

如果有生成式藝術家對於 NFT 有興趣,我相信哲宇的故事將帶給你一些啟發。


最後,最重要的事情來了?

其實前面鋪陳了這麼多就是要講接下來這件事(X)

我與哲宇還有夥伴最近成立了一個 DAO(去中心化治理組織),叫做 FAB DAO(福爾摩沙藝術銀行),專門幫助非營利機構發行 NFT、接受加密貨幣捐款,向 Artblocks、以太坊基金會致敬。

ArtBlocks 規定說藝術家的盈餘有 25% 要捐給公益機構,研究完一輪以後台灣沒有理想的受款單位,於是決定自己變成一個很微型的 Fund,處理公益捐款領域。

這個 DAO 的初始營運資金將來自於哲宇在 Artblocks 發行的 Electriz 項目 25% 盈餘。而這個 DAO 將幫助 NPO 進行 NFT 企劃,媒合藝術家(不論是生成式藝術家還是傳統藝術家),打造順暢的加密貨幣捐款途徑。

讓非營利機構加入元宇宙,讓區塊鏈慈善家可以方便捐款。

FAB DAO 相關營運籌備了一個月多,也討論了許多議題,細節很多內容很龐雜,先在此打住,用這篇哲宇的故事扣住上個禮拜關於 NPO 與 NFT 的文章。

FAB DAO 歡迎大家共襄盛舉



有興趣的朋友歡迎進一步與我們聯繫。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Bricks & Clicks - 娃娃機 NFT 百日連載 (3)

社會資本(一)什麼樣的 NFT 可以抗泡沫?

3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