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泥

2021 年離職醫師,2022 年全職投入「公共性」NFT 領域,探索擁有權的最終疆界。與我聯繫 twitter @mashbean

NFT故事集:生成式藝術巨浪,適合大教堂還是跳蚤市集?

淺談開放式與封閉式生成式 NFT 藝術平台,以 Fxhash 與 Artblocks 為例

今天講三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難得與投資理財有關。

大約一個多月前,有朋友說想買買看 NFT,但是錢包沒有什麼錢,那天剛好有一個新的 NFT 藝術平台誕生,叫做 Fxhash。開發者 Ciphrd 弄了一個測試用的免費 NFT,叫做《RGB Elementary Cellular Automaton》(紅綠藍 - 三原色巢狀自動機)。這是一個生成式藝術品,使用者只要點選鑄造(mint),就會變出由三種顏色排列出來的三角碎形。Ciphrd 還說這只試作品,平台正式上線後會銷毀這些 NFT。

因為免費,我就隨手建議給這位沒有錢的朋友來 mint 看看,練練手感。(不然真的有東西要買的時候,不會操作很可惜!)

然後我就忘記這件事了。

一個月過去,物換星移,直到昨天這位朋友跟我說,他手上有一張 RGB,該如何是好?我整個傻了眼。 RGB 現在的地板價格是 1,450 XTZ(約合新台幣 22 萬元),最高價曾以 6,000 XTZ 賣出(新台幣 90 萬元)。

當然我手上也曾經有 RGB,但早已賣掉了,太早下車以至於沒有參與到盛會。

我很少以投資理財的角度談 NFT,我無法忍受任何讀者因我導致財務損失,而且市面上這麼多大神前輩,怎容小弟我置喙。但這個案例實在太有意思,再加上今天想要談 fxhash 平台,所以分享一下這個朋友的經歷。

基本上「獎勵早期支持者」已經是世界亙古不變的公理,前提是有耐心等到價值爆發的時期,不管是個人、公司、社群、國家皆是如此。在過去,你可能求神拜佛一輩子,求了五百年,這朵樹都沒來得及開花。而 Web3.0 的世界將「支持」與「獎勵」兩件事的時間壓縮到極限,從上面的例子看來,fxhash 前後只花了一個月。

fx(hash) 網站畫面

這個月發生了很多事。

在眾多支持者的脅迫之下, Ciphrd 決定不下架 RGB,直接正式將平台推上線。畢竟在去中心化的世界,RGB NFT 已經在我們手上,Ciphrd 奈我如何?《RGB》因此意外成為 OG Badge(大佬徽章),如同 Artblocks(以太坊的生成式藝術平台)Snowfro 推出的天字第一號 Chromie Squiggle 作品。我知道有些朋友光靠 RGB 一戰成名,但都沒有我這位菜鳥朋友這麼誇張。

一來是新手運,來得早不如來得巧,他在對的時間被我推薦去玩,誰料得到這輕輕的鑄造竟然可以換到如此可觀的財產?;二來是新手的矜持,Diamond hand 鑽石手不是因為他擁有一顆堅定的心,而是新手的無知。看著免費的東西一直上漲,很容易動搖吧,我就動搖了。我應多向他學學。

以上是第一個故事,新手的運氣。


下一個故事討論 Web3.0 時代產品開發的經典思維:失控與不便。

本名 Baptiste Crespy 的 Ciphrd,是一名年輕的法國網頁前端工程師,本身醉心於嘗試生成式藝術與網頁互動藝術領域,其作品與仿生、微觀、碎形脫不了關係,每次看他的作品,我都會聯想到過去在實驗室學到的電子顯微鏡或細胞培養。

Ciphrd 的早期創作 from Ciphrd Website

此外他的作品在互動性上也極具啟發性。我在早期(其實也只是九月底)用極低的價錢收藏他的 NFT 作品,叫做《a collection of collectors》,這是一個非常後設的作品,他的作品本身反應了收藏者的行為,只要你買下這張 NFT,購買將化為一條線,連接在過去的購買者的線上。所以這張作品成為購買紀錄的拓墣。

十月底,Ciphrd 在推特上寫道:「Tezos 的各位,誰對於生成式 NFT 平台有興趣?」(八個讚);過了一週,「我做了一個平台,叫做 Fxhash,有興趣的人可以先 follow 起來。」(一百二十二個讚);十一月八號 Ciphrd:「我做了一個小實驗,大家可以來免費 mint RGB 看看。

然後一切就光速起飛了。

我到目前還找不到 fxhash 交易量的統計紀錄,但這幾天的交易量絕對比上演「八月驚奇」的 Hic Et Nunc 傳奇平台還要來得更加巨大。體感猜測其交易量應該能排在世界 NFT 交易平台的第十名左右。

Fxhash 走在一個非常典型的 Web3.0 路線上,一言不合就爆發。事後諸葛,Tezos 區塊鏈上本來就聚集了一群厲害的生成式藝術家,甚至在 Artblocks 爆紅之前就聚集於此。Artblocks 是一個以太坊上面的生成式藝術平台,以嚴格的策展出名,因此被戲稱 NFT 藝術聖殿,故事細節可以看我之前的專文介紹

所以 Fxhash 只是重新將生成式藝術的介面打造出來,讓所有的生成式藝術家有發揮的舞台。

Fxhash 的口號是這樣的:「Art is evolving, and we were born to witness it.」

關於生成式藝術,所有人都可以來創作,所有人都可以來見證。雖然 Ciphrd 沒有明講,但我認為這句話很明顯是要區隔與 Artblocks 的定位,普惠藝術,人人都能擁有。

而我大膽猜測,fxhash 走在正確的 Web3.0 策略上。

我很喜歡 Eugene Wei 兩年前寫的文章,關於社群平台的商業模式,簡要敘述如下,然後將 Fxhash 放進來段照。Eugene 說,一個成功的平台有三個要點:

1. 明確的工作證明,讓努力者獲得獎賞
2. 稀缺性,讓持有者獲得獎賞
3. 早期獎勵,讓早期參與者獲得獎賞

一開始 fxhash 平台功能非常陽春,裡頭的物件也非常陽春。第一個爆紅的項目是 punevyr 的笑臉。一百版,免費鑄造,我大約用 45 XTZ 賣出,當時的我已經非常開心了。這個笑臉真的蠻爛的,誰都可以用小畫家畫得出來。但笑臉是全平台第三號產品,當時沒東西可以 mint,這是屬於創作者的早期獎勵。而笑臉與 RGB 自不用說,是給早期收藏者的稀缺性獎勵。

Punevyr's face

fxhash 在早期甚至出現 mint 出錯誤藝術家的作品,這種嚴重錯誤,在傳統軟體世界應該是蠻可怕的,但這種作品反而價值更高,其價值判斷的邏輯已經完全顛覆過來。

另外,市面上目前缺乏一個獎勵生成式藝術高手的原生平台,Artblocks 太高攀不起,創作者需要花上創作之外難上好幾倍的名氣經營進入這個殿堂,人人都能創作的 fxhash 平台接收了這股巨大的能量。而確實這將近兩個月來,名氣沒那麼大的優秀創作者確實獲得了可觀的回報。

台灣目前參與創作的藝術家,全都滿載而歸。

包括第一個發表的聲音藝術家星球轉運手 吳耳呈、顯示器開發工程師 李祥裕、代號 Natalie_J 的光學演算法 AI 研究生 ChingWen Cheng 、流明獎(Lumen Prize)得主勾魂使者蝦爸  Lien-cheng Wang、非常早期就投入 Tezos NFT 的 黃郁傑、 還有聲音藝術界的老師 Jinyao Lin 教授,最後是踩在浪潮最尖端的 吳哲宇

fxhash 的火熱程度到什麼程度,哲宇的作品竟然賣得比他上週在 Artblocks 的作品還貴,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其實從以上名單可以發現,這些創作者不管是在年齡、領域、性別上都非常多元,創作者並沒有所謂的資格論。

昨天實體聚會,聽了這些藝術家的創作歷程,其煎熬非常之美麗,不管是生活財務上的促狹,還是創作的掙扎,調整機率、變化、考究質地,這些創作歷程令我神往,我第一次知道生成式藝術也所謂的中了自己的蠱。

當然 fxhash 社群也有在討論發行治理代幣,但我認為這已是後話。這個平台讓創作者、收藏者、社群參與者都能夠擁有好回報,原因在於價值在風口浪尖直接爆發。 Fxhash 社群與開發者都非常優秀,社群緊密度很高,比如說因為平台紅了,上面開始出現盜版藝術家,平台原本是沒有檢舉功能了, Ciphrd 他們日以繼夜的在短短一天內更新出這項功能。除此之外,二級市場的數據呈現也快速的開發上架,這種短時間的開發速度,彷彿連續極限黑客松,令人非常佩服。

整個平台的穩定度在這兩個月以來,一直在與流量對抗。Ciphrd 有時會跳出來挑釁使用者,說歡迎來壓力測試。然後平台就爆了,不得不關站維修。

最近許多生成式藝術愛好者從以太坊遷移過來,可能如同日本人來台灣,發現燒肉怎麼這麼便宜,我還不吃爆?Fxhash 的交易量屢屢突破新高。

總而言之,社群對 Ciphrd 是非常寬容的,開發者 Ciphrd 也努力克服重重困難,而 Ciphrd 在其他 NFT 平台的前期作品也被一掃而空。

以上是 Ciphrd 的故事


最後是一個神秘匿名藝術家的故事,這個故事甚至還沒開始,我只是想要用他的論述來扣題。

這個人名叫 Pepe(就是佩佩蛙啦),一臉就是匿名來的。他昨天上架了一個生成式藝術作品,風格之怪異,往印象派繪畫傾斜。

他的作品名為 Impossible cathedrals(不可能的大教堂),論述之美,摘錄如下:

「印象派成立伊始被主流機構嘲笑為不入流之作,生成式藝術當今也是如此。因此我以印象派精神的創作嘗試,挑戰主流藝術、挑戰生成式藝術,以莫內的大教堂,超譯出不可能的大教堂。」

《Impossible Cathedrals》on Fxhash by Pepe_xyz

知名開源軟體工程師 Eric Steven Raymond 於 1999 年出了一本書,名為《大教堂與市集》(The Cathedral and the Bazaar),討論一個有效率的開發環境,究竟是封閉式的企業開發好呢?還是自由開源的平台好?這個千古謎團隨著時代的不同而有不同見解,當然隨著 Web3.0 的到來,聲浪又再次向市集式的軟體開發傾斜。

而生成式 NFT 平台給我一樣的氛圍。

如果 Artblocks 是大教堂(肯定是的),因為有嚴格的策展與審查;那 Fxhash 就是 Bazaar 市集。一個是精緻的生成式藝術品,一個是跳蚤市場,誰知道裡面有哪些不為人所知的寶物?《不可能的大教堂》說不定就是其中一個。

Pepe 的社群帳號、錢包動向、創作邏輯與論述如此神秘,可能與 Artblocks 核心團隊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對於解謎有興趣的朋友,歡迎自己去拆解。

Pepe 的案例也讓我發現,創作者與收藏家其實是蠻容易就可以跨鏈移動的,果然還是內容最重要,這個時代還是內容為王的時代。

回過頭來看,在去中心化的時代,當生成式藝術可以被定價,究竟是中心化的策展思維,如 Artblocks 可以脫穎而出,還是去中心化的 fxhash 創作平台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這是 Pepe 的故事,一切都才正要開始。


以下是小小但書:

fxhash 平台由此進:https://www.fxhash.xyz/

如果你對生成式藝術有興趣,我非常推薦你來 fxhash 收藏一點 NFT 試試看,不要選那種自己負擔不過來的金額,這裡有超多台幣幾十塊就可以擁有的寶物。

如果你會自己寫 p5.js,或是有買過哲宇老師的線上課程,這是一個投入創作的好機會,至少就我眼力所及的台灣人,目前都是全壘打,老話一句,以創作者進場是最殘酷但風險最低的玩法。

最後還是要提醒,fxhash 目前已經演化到新手難以獲利的狀態,請不要輕易砸大錢嘗試,非常不建議。但小額購買喜歡的生成式 NFT 藝術品,沒有比這裡更適合的地方。

DYOR。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NFT故事集:用程式碼畫畫賣出一億元的台灣人

NFT 故事集:消失的此時此刻,是封聖還是叛徒?

1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