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泥

2021 年離職醫師,2022 年全職投入「公共性」NFT 領域,探索擁有權的最終疆界。與我聯繫 twitter @mashbean

NFT故事集:登上萬神殿之後,王新仁的2021奮鬥史

做到崩潰的藝術,不發幣的平台,沒有雷射眼的 NFT 項目。當你有一大把加密貨幣,你會拿來做什麼呢?讓我們來看看,封頂之後的藝術家王新仁做了什麼事。

新的一年,來分享阿亂的故事,阿亂是我認識的人之中,唯一一名同時跨足 NFT 藝術家、NFT 平台方、NFT 項目方的奇人異士。直接講結論,雖然很狗腿,但我覺得他夠格成為元宇宙台灣士紳代表。

教育辭典說:仕紳是指地方上有錢有勢力,且具有相當知識水準的人。 對我來說,台灣士紳是指日殖時期,對於公共性有使命的有錢人。

最近有一種新興族群,自詡為 NFT 傳教士,當然我也在內。這些人會每天對你洗腦,NFT 有多好多好,未來世界在此,元宇宙、web3、去中心化、WAGMI、GM來GM去、一夜暴富不上車好可惜(?),不管這些人是真心信仰者、是善心人士與你分享好康、還是只是想利用你,讓他可以進入項目白名單,直嚷嚷的我們只是跟隨魔笛手的狂熱老鼠,最終大家一起跳入新時代的洪流。

誰不會被捲走?


老實說,現在台灣有超過一百名藝術家跨足 NFT 市場;台灣的商業 NFT 項目早就滿地皆是,每天 Discord 頻道根本看不完,卻良莠不齊,哪些人銷售完 JPG 圖檔就跑路,哪些人會留下來經營,實在很難正確判斷;

這幾週甚至連 NFT 交易平台也如雨後春筍大量冒出,普通人根本無法鑑別哪些是純 web3 NFT 平台,哪些只是披了元宇宙外皮的 web2 電商網站,隨便寫了個智慧合約就說這是去中心化平台。你說 JPG 上鏈了,成為 NFT,然後呢?Let's F**king Go?我們販售狂熱、販賣理念、以革命性技術為包裝,但哪裡才是真正的彼岸?

(NFT 項目方定義:同時販賣複數同樣風格的 NFT 專案,有明確的路線圖與商業模式)

在這一切百花齊放的當下,我想王新仁默默走得很遠(其實沒有很默默)。從現在回頭來看,我的 NFT 冒險可以說是有一大部分與阿亂息息相關,但阿亂前面故作神秘,沒有讓我知道,我今天就要來揭穿阿亂的所有把戲。


阿亂 as a 藝術家

阿亂 a.k.a 王新仁、ileiv oivm,生成式藝術(Generative Art)早期探索者,公認台灣最知名的 NFT 藝術家之一。現在大家都知道他是全台灣第一個登上以太坊區塊鏈頂級 NFT 平台 Artblocks 的藝術家,其作品〈Good Vibrations〉在所謂的驚奇八月公開發行,那個月 Artblocks 的總交易量超過六億美元,直到今天都還是奇觀,阿亂於此同時賺到數百顆以太幣,詳細數目我也算不清楚。

Good Vibrations #1004 from Artblocks

這段故事其實已經有許多人從旁側寫,隨便在網路上搜尋「王新仁」,相關新聞滿滿都是。其中寫得最好的首推張寶成老師在媒體《數位荒原》上面刊登的連續三篇文章,如果你還沒看過,推薦你細細品嚐。從這三篇文章你可以初步理解什麼是 NFT、作為藝術家王新仁的作品如何登上 Artblocks、還有後續的故事。

第一篇:「絕命藝師」緒論
第二篇:兩界三通:緊追NFT衝浪標竿王新仁的腳步第三篇
1. 第一通:理想的彼岸Art Blocks
2. 第二通:現實的此岸akaSwap
3. 第三通:現實與理想之間的廊道Hic et Nunc

在發表〈Good Vibrations〉之前,阿亂其實早在今年三月,就已經陸續發表作品,發表在自外於以太坊的另一條區塊鏈 Tezos 上面。其中經典作品包括〈Paths to The Future〉,使用台灣地景作為創作媒材,做成 3D 互動性 NFT,這批作品目前也有在由朱峯誼策展的《親愛的博拉克·陳》中實體展出。

Path to The Future #Alishan from objkt.com

你可以從去年六月的線上直播〈Taipei Creative Coder Meetup #9 〉中,看到阿亂侃侃而談,用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介紹自己的作品與同樣有名的藝術家前鋒。那時候他甚至還沒有登上 Artblocks。

作為一名同時具有藝術家身份的推廣先鋒,我常常戲稱阿亂今天沒有吃藥,其實那是因為阿亂常常在臉書上面發表一些去脈絡化的感性文章,看起來很像詐騙集團;但你如果去 Twitter 搜尋「ileiv oivm」,你會看到完全不同的阿亂,那邊是一名認真經營藝術家/收藏家關係的推特帳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阿亂,我想可能都是吧。

作為創作的求道者,阿亂上週講了一句話讓我亂感動的,他在一個閉門討論中,問創作者:「為了你的創作,你崩潰多少次?」這讓我想到日本動畫〈藍色時期〉,本來是乖乖牌討好老師同學的矢口八虎,發現繪畫的迷人之處後,下定決心要考上東京藝術大學。但他在進入補習班惡補後不斷崩潰,崩潰的理由在於他終於發現繪畫不是用來討好他人,而是與自己戰鬥。

「做自己喜歡的事,不代表一直都能樂在其中。」〈Good Vibrations〉也讓阿亂崩潰好幾次,雖然我沒有擁有作品,但我感受到了永恆性。

以上是我不熟悉的阿亂,但這個嚴肅的創作者,可能是阿亂的核心。

八月過後,阿亂的創作能量大幅下降。

完成 〈Good Vibrations〉至今四個多月,阿亂只以個人名義發表兩個作品,一個是慶祝 HEN 突破 50 萬張 NFT 紀念作,另一個是在新興生成式藝術平台 fx(hash) 上發表的〈Chaos Research〉。是什麼東西阻撓了阿亂的創作之路?

AkaSwap。

Chaos Research on fx(hash)

阿亂 as a 平台方

我的〈新時代國旗〉NFT 是在 AkaSwap 上面發表的,當時的鑄造序號是 223 號,意指第 223 枚鑄造的 NFT,現在整個平台已經產生兩千五百多枚 NFT。AkaSwap 可以說是我認識 NFT 的敲門磚,當時新國旗拍賣出數萬元台幣的善款,讓我下定決心向元宇宙下訂單,要好好研究 NFT。

我把 AkaSwap 上面所有發表過作品的台灣藝術家全部做了橫斷性的研究,製作了年鑑,然後再延伸出去研究各平台、各鏈、各項目文化,也因此認識了許多台灣 NFT 藝術家。

有在看我的 Matters 文章的市民可能有印象,我在 2021 年十月底做了〈馬特宇宙紀念徽章 NFT 送給大家〉,當時就是在 AkaSwap 平台上面鑄造發行。

馬特宇宙徽章於 akaSwap 的頁面,目前可買價為 780 新台幣。

AkaSwap 是一個去年七月正式上線的 NFT 平台,平台的一切都很曖昧不明,還座落於一條很非主流的 Tezos 區塊鏈上面。連營運團隊都隱名埋姓,只有阿亂作為藝術總監浮出檯面。回想去年八月,我還興奮的寫信給 AkaSwap 信箱聊表謝意,一想到開信的人可能是阿亂就覺得被玩弄於股掌之中。

akaSwap 頁面

當 OpenSea 佔據了全 NFT 市場九成交易量時, Tezos 先前最知名的平台 Hic Et Nunc 只能排到第 10 名左右。當大家想要發起 NFT 項目,都選擇在以太坊上面時(最近還有 Solana 區塊鏈),為什麼阿亂等人會想要在 Tezos 這種非主流的區塊鏈上面創建平台?

我大概每個月都問阿亂一樣的問題。

從數月以來的反覆詢問中,我歸納了幾個阿亂回答的原因:

一、社群。

生成式藝術先鋒都在 Tezos 上面發作品。這裏聚集了一群運用新興媒材的藝術家,包含 Creative Code 語言發明者、新媒體教授、藝術先鋒、年輕的嘗試者,即使後來 Artblocks 爆紅了,這裏仍是這群人的根。甚至有些人因為以太坊區塊鏈耗電,寧願放棄賺大錢的機會,留在 Tezos 區塊鏈上面。這個社群蠻獨特的,阿亂選擇與這群人共患難。

二、公共性。

台灣需要有一個自己的 NFT 平台,所以自己建一個,即使燒錢也要去做。這個道理蠻不講理的,蠻不講理的背後我認為是民族性。當一個全球化時代如此高效且規模化在運作時,竟然會有人想要強制經營一個屬於台灣(或東南亞、或華文圈)的平台。對我而言,這是一種建構在雙年展 as a 在地性抗爭脈絡中,一種去中心化時代作為手段的延伸。

可以預期的是,這個平台將會順應許多臺灣項目/臺灣文化進行各種變形,不論是機構、政府部門、非營利事業, AkaSwap 說不定是台灣人面向世界的在地展示所。據阿亂所說,最一開始只是阿亂在抱怨海外平台的社群歧視現象,有人起哄說,不然我們自己弄一個,於是就有了 AkaSwap 這個無間地獄。

依照我逆向工程出來的 akaSwap 營運團隊身份,我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他們要這樣硬幹。

三、普惠。

在以太坊交易,現在交易手續費動不動要新台幣兩三千元起跳,AkaSwap 選擇的 Tezos 區塊鏈,手續費只需要幾毛錢。在去年三月 akaSwap 草創階段時,當時有 NFT 生態的區塊鏈選項不多,只有以太坊與 Tezos。而 Tezos 在去年的潔淨能源報告當中,是所有區塊鏈中碳排放的模範生。

從現在回過頭來看,一個全新的 NFT 創作者想要發行作品,當然可以選擇 OpenSea 這種交易量巨頭,但選擇如 Oursong(以太坊、半開放式)、AkaSwap(Tezos、開放式)這種台灣開發的平台,是更親民簡單的選項(其他台灣出品的 NFT 新興平台,我實在不熟就先不提了)。

四、純粹的 web3 去中心化平台。

對我來說,AkaSwap 是一個合格的 web3 平台,原本以為很簡單,但後來才發現要實踐 web3 實在不容易。

首先,在 AkaSwap 上面鑄造 NFT,鑄造人是創作者自己,而非平台共同合約,光是這點在台灣就有八成的平台做不到,這是我對去中心化最低限度的想像;

第二,鑄造出來的 NFT 是要可以馬上在其他平台上面買賣的。比如說,Tezos 上面最大的交易平台是 objkt,現在 AkaSwap 的 NFT(又稱為 akaObj)是可以馬上在 objkt 上面交易,而不被 AkaSwap 平台綁架,光是這點我覺得優於台灣許多 NFT 交易所。

反過來說,其他平台鑄造出來的 NFT,也應該要可以在 AkaSwap 上面買賣,達到最好的流通性。確實就在上個月 akaSwap 成功串接了 Hic Et Nunc 平台(就是前面提到的世界第十大交易所)上所有的 NFT。

以上這些描述是很去中心化的精神。你可以在 A 平台鑄造 NFT,帶去 B 平台上面買賣,反之亦然。不用擔心平台不再營運,這些 NFT 成為流浪孤兒(我覺得台灣 NFT 界現在最大的隱憂是,新興 NFT 平台只要一倒掉,其上的 NFT 流動性很容易趨近於零。)除此之外,AkaSwap 也串接了許多線上展覽、錢包預覽的服務,只能說開發速度驚人。AkaSwap 從去年九月很卡頓的狀態,到現在越來越順暢。

以上這些都是阿亂與一群藏鏡人打造出來的,個人猜測阿亂作為一個藝術家參與平台開發,是以藝術家為主要服務對象。確實去中心化的精神開始發酵,最近開始有海外人士來 akaSwap 發作品,也獲得許多藏家的友善支持。

如果要以很低廉的價格體驗 web3 的 NFT 交易,我都推薦來 akaSwap 試試。


阿亂 as a 項目方

最後一個問題,為了經營平台,阿亂放棄了純粹的創作者身份,那他為何又要跳坑成為 NFT 項目方?

去年底,Tezos 上面出現了台灣第一個 NFT PFP 項目(PFP:Profile Picture 社群帳號肖像畫之意),叫做 Tez Dozen,分 12 階段,發行 3360 隻十二生肖動物,一隻單價 12 XTZ(約合台幣 1,500 元),目前發行到第九梯隊(猴)。檯面上由阿亂策劃、川貝母繪製。初期發行狀況熱烈,讓許多人想買也買不到,二級市場常以七八倍以上賣出。

tezdon.xyz

這些動物完全在川貝母的想像世界之中,沒有幣圈世界常見的迷因要素,沒有鑽石、沒有雷射眼、沒有任何炫富物件,有的是貓咪、童年玩具、椰子樹、火山,據阿亂所說,為了保持歷久彌新,這些創作過程是由川貝母還有沒搞清楚 NFT 的狀態下自成一格發展出來的宇宙。

我的 TezDozen 收藏

我自己很喜歡川貝母的創作,這些動物也有所有 PFP 項目應具備的特性:登記白名單、稀缺性、Discord 等等。但以上不是我想要討論的重點,我的問題是阿亂為何要發行新的 NFT 項目?

這就要扣回 akaSwap 平台本身,DAO 代幣。


DAO 治理代幣

akaSwap 是有發行自己的代幣的,叫做 akaDAO,總數 100 萬顆,目前能夠經由在 akaSwap 平台上面進行 NFT 交易獲得獎勵,或是從 Tezos 鏈上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換得。作為 web3 新創, akaSwap 沒有走傳統私人募資、IDO(Initial Dex Offering,公開發幣上市)等,而是發行 NFT 來分配 DAO 代幣。

規則是這樣的,只要你擁有 Tez Dozen 的動物 NFT,他會幫你挖 akaDAO 代幣,鎖倉期約一年,一年後這些代幣會轉移到你的錢包。當鎖倉期結束,剩餘代幣將實時派送至錢包內。

為什麼要繞這麼大的遠路,就在現在熱錢比新創公司還要多的線下,akaSwap 為何要放棄私募、發幣來幫助幕資金?阿亂與藏鏡人葫蘆裡在賣什麼藥?

從目前的公開資訊看來,比起巨鯨投資人與幣圈投資客,阿亂寧願相信川貝母粉絲,或其他因任何原因持有 Tez Dozen NFT 的人。他們或許相信真正的去中心化精神。他們可能認為,越多持有者將對整個 DAO 最好。就我看起來,這是非常分散式且低效率的,與光速般的 web3 募資情形比起來, akaSwap 這條路非常緩慢,阿亂甚至要自掏腰包,把 Artblocks 上面賺到的錢補貼到這邊營運。

akaSwap 實行了一個障礙很高的分散式發幣方案。

其實當初 Tezos 在發行時,私募的比例也非常低,與以太坊類似,迥異於其他公鏈。

當然 akaDAO 代幣未來真的會成為治理代幣嗎?還是單純的服務型代幣,一切都很曖昧不明(非常像是 akaSwap 的特色)。如果說持有 Tez Dozen 換得 akaDAO 是一種對於 akaSwap 的公共性支持,相對以太坊動不動十幾二十萬台幣的 NFT 買賣,其實相對便宜很多。再加上對於阿亂與藏鏡人的信任,我自己持有三十隻以上。


我個人蠻喜歡去年十一月中,Daniel Tenner 於 Twitter 分析 PFP NFT 項目的討論串。(連結見留言)他認為 PFP 就是一種新型態的會員證,不同於傳統的俱樂部,社群是自下而上組合而成的,也是支持者與套利者之間的賽局。

套利者將因支持者而獲利,支持者因套利者而獲得帳面價值,體質優良的項目將存在高比例的支持者,藉由貢獻自己的價值來獲得成就,彷彿實體世界的扶輪社。體質低劣的項目將讓支持者短期內拋售,轉而成為套利者,或更慘被迫認賠求售,也就是所謂的破盤。

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的 PFP 支持者無所為而來,無為而無不為。早期的長期持有者,一開始並非具有強大的動機。而今 PFP 與 DAO 代幣的連結性越來越強烈,甚至在 web3 的世界快要成為金科玉律。

我猜測看懂 akaSwap 與 TezDozen 之間關係的人,與相信這個發行機構的人,會成為一股蠻奇特的社群。


結論

回到開頭,當你有一大把加密貨幣時,你會做什麼?

阿亂將部分的加密貨幣支持 TezDozen/AkaSwap 營運,不論是在時間成本與商業思維,這都是一步險棋;但回到公共性的層次來思考,這可能是一個高瞻遠矚的決定,這讓我想到當初 web1 時代,開拓基金會幫各種組織上網頁,web2 時代各種公民團體的串連行動。綜上所述,阿亂夠格成為元宇宙台灣仕紳了吧。

屬於阿亂的 2021 故事就到這邊,2022 年會發生什麼事沒有人能夠預測,但我只知道我手上多了幾隻川貝母畫的動物,用來作為對阿亂與他背後團隊的支持,也感謝有 akaSwap 這樣一個平台,讓我能在上面發表新時代國旗。

最後,強烈建議 Tez Dozen 發行貓貓 NFT,連第四集駭客任務都說貓貓是流量密碼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新時代國旗》 NFT 行動始末

〖a.k.a 2021〗 台灣NFT普惠藝術收藏年鑑 2021

NFT故事集:用程式碼畫畫賣出一億元的台灣人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