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泥

2021 年離職醫師,2022 年全職投入「公共性」NFT 領域,探索擁有權的最終疆界。與我聯繫 twitter @mashbean

必然滅絕的靈魂綁定 NFT

我的一個朋友,將離世父親的手稿刺在身上,那是一段無法辨識的中文。而且他將此同時鑄造為 NFT。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靈魂綁定。

大家晚安,今晚來談談一種絕對會在自由市場裡滅絕的 NFT,靈魂綁定 NFT。

人生在世難免需要尋求難忘的回憶,如今新興的加密藝術市場,正在商品化這場難忘。

不論你收藏到令人屏息的圖片、找到短暫的歸宿、還是損失不小的錢財,這場冒險都深深刻在你的靈魂裡。但,真的是這樣嗎?

這篇文我會談談 NFT 產生的機制,與背後的社群。


讓我們來重新看看 NFT 個項目方常見的用詞。

「每一枚 NFT 都是獨一無二的。」

項目方沒有說,但大家都明白的第二句話是:

「且可以交易。」

如果永誌難忘的 NFT 可以交易,你願意收到多少違約金,讓 NFT 與你的靈魂解約?十萬元不行,那幾千萬總可以吧?


有沒有與靈魂綁定的 NFT 呢?

「每一枚 NFT 都是獨一無二的,但,不可交易。」

先看我隨附的圖片。

左邊是廣義常見的生成藝術,如 Artblocks 或各種有所謂稀缺性的 PFP 項目方。如同我昨天藉由採訪川貝母描述 PFP 的銷售過程,創作者會先設定好稀缺性(Rarity),每一枚 NFT 或有不同;這批 NFT 被綁定特定的圖像,且可交易。在此大前提下,交易熱絡的軟性社群應運而生。

蓋棺論定,這一波 NFT 熱潮可以說是建構在「圖像可交易」「盲盒遊戲」「自由度極高的社群平台」上,漸漸又發展出各式各樣的賦能、鎖倉、揪團。

這一波 NFT 熱潮的基礎設定:
1. 圖像可交易
2. 盲盒遊戲
3. 自由度極高的社群平台

因為「圖像可交易」,隨機生成的 PFP 與生成藝術市場如 Artblocks、fxhash 得以爆紅長青。「盲盒遊戲」出現,你才能在一級市場購買彩券,在二級市場奪取真愛,往復之間,套利者誕生,接著演化出科學家(編寫程式自動購買的消費者)。

因爲稀有度,每一個 NFT 出生便不平等,持有者夢想以此一夜致富,這是真正便宜的行銷費用。每一位致富者都是最成功的營銷案例,每後都有成千上百的追隨者,「自由度極高的社群平台」是捕夢網,乘載這些追夢人。

你如果發現自己不是消費者,那就是產品。


那有沒有自外於市場機制的盲盒 NFT?有的,此時可以看向圖片的右方,

右邊是另一種生成藝術。其稀缺性,是焊死在地址上面的,如果你購買到超級稀有的 NFT,那也沒辦法賣掉,這是只屬於你的「私體驗」NFT,也正因此我認為這種類型的生成藝術會直接滅絕。

姑且稱之為靈魂綁定 NFT 好了(Address-restricted NFT)。

在 fxhash 平台爆紅的台灣藝術家 Jinyao Lin 曾在 akaSwap 上面發行過邪惡豆豆(Evil Bean),這就是靈魂綁定類的 NFT,我獲得一個超稀有的黑白單顆豆豆,看著看著(便哭了?),因為我知道這顆豆子是永遠跟著我的,賣掉了它就消失了,它會被替換成別人家的地址骰出來的模樣。

akaSwap - Evil Bean <- 有興趣者可以點進來看看,沒有被綁定的觀看,應該是一連串幻燈片。

我的超稀有邪惡豆豆


黃新 這次替當代藝術館展覽「蓋亜」製作的 NFT 也是一樣的概念。每一位購買者,都會獲得獨一無二的生成藝術,但圖像不可交易,交易後圖像就會消失,這也是「私體驗」。(除此之外,該 NFT 可以當門票用)

我的私人體驗當代館 NFT

akaSwap - 蓋婭__演算生成 Gaia__Generative


引用忒修斯之船。

當 NFT 的視覺樣式因轉手而產生變化,那還是同樣的 NFT 嗎?

理論上是的,但是在 NFT 被大眾理解成綁定圖樣的 PFP 時,這已不是同一艘船。

NFT 是一個迷人的新媒體,市場主導了主流 NFT 的玩法與印象,但市場之下,NFT 是一個巨大無比的沙盒,那裡每天都有新事物誕生。


靈魂綁定的 NFT 可以產生社群嗎?

這個問題可以用黃新的當代館 NFT 稍稍得到一些解答。

因為靈魂綁定 NFT 是只有持有者個人才可以看到獨特變化的,所以持有者必須自己截圖分享出來,其他人才能看到獨特的變化。

我們提出了一個「出征」計畫,用每個人獨一無二的視覺體驗,截圖,佔領當代館粉絲專頁留言區。黃新還加碼祭出豐厚的獎賞 — Morpho 藝術家與黃新共創的 NFT 作品,單價不菲,只有獲得最多讚的朋友就能獲得。

參與的群友紛紛烙人來按讚,成為當代館粉專的一種奇觀。

當然,這個事例,有趣大於獲利。這也是為何我說靈魂綁定的 NFT 會在市場上絕種,因為稀有的體驗無法販售,相信手上持有 PFP 的朋友看到此段,會開始手心冒汗急跳腳。


我的一個朋友,將離世父親的手稿刺在身上,那是一段無法辨識的中文。

而且他將此同時鑄造為 NFT。

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靈魂綁定。

你獲得的體驗,無法共享,更無法販賣。

你還願意持有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NFT故事集:生成式藝術巨浪,適合大教堂還是跳蚤市集?

到美術館欣賞 NFT 收藏(北美館/混沌空間)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