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Masses
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也通过写作和实践去想象、去创造别样的社会。网站:masseshere.com

锐评|墨茶之死:“破防”的B站年轻人终要直面这真实世界的A面

文|果农李大爷

墨茶是谁?也许此时此刻最“中立”的描述,应该是一名已经去世的“B站up主”。诗朗诵《后浪》之后,哪怕是父母长辈也多少对这身份有了些模糊的概念,因为B站之中有着“一个国家最好看的风景,就是这个国家的年轻人。”墨茶就是这年轻人的其中一个。

那么,我们如何继续描述墨茶?他姓陈,出生於中国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2021年1月10日10时许,在出租屋内被发现因病去世。死前身患鼻肿瘤丶糖尿病丶高血压等症,现已火化,具体死亡原因丶死亡日期不明。

我们可以知道的是20年12月29日,墨茶在B站发文称:“老想吃草莓,最近被病折磨的吃什么吐什么,然后特别特别想吃草莓。可惜草莓太贵了”。2020年12月31日,墨茶Official发布最后一条动态“然而我还在病床上躺着,令人感叹。”——他为自己发声,实在不多,留下的是关于如何追思和纪念他的争夺。

1月19日晚,他的朋友御坂伊里奇在B站的讣告称他因“贫病交加,不幸逝世。”其后御坂伊里奇和网友不断从墨茶的吉光片羽中还原他的生命轨迹:“奶奶生病,因病致贫,父母躲债跑路,留他一人高中辍学自生自灭,之后其父又来抢夺他仅剩的平房得逞,无奈只好打工糊口,又遇黑心公司,并且鼻子上还长了个肿瘤。最后在切除肿瘤时发现罹患糖尿病,但已无积蓄持续治疗,最后因酮症酸中毒逝世。他住在大凉山,全国最后的贫困区域。

这样悲惨的生命轨迹不合时宜地出现在了“后浪”滚滚奔腾,一片欣欣向荣丶充斥奇闻异事的B站,很多人在卑微的生命前竟然“破防”了。

原来还有年轻人吃不起草莓丶原来有人会被骗用500元的花呗额度换200元现金,原来有人一年的花销还不够2500元,原来有人医保欠费无法负担药费,原来一个人死去可以如此孤独——老实说,对于很多长期关注贫困地区的观察者而言,这些“原来”其实根本不罕见,罕见的是:原来这样的人还是B站的up主。

因为他,B站的年轻人看到了墨茶生命的A面。B站的吃播和做菜视频看的人垂涎欲滴丶B站放映的《工作细胞》正在歌颂每一个红血球的辛勤丶B站的新年晚会明星云集成了“最美的夜”丶B站的美股如日中天,而这些都与墨茶的生命格格不入。

他们想知道是什么令自己和墨茶的命运如此迥然不同,墨茶所经历的社会为何如此残酷,墨茶究竟为什么会在贫病交加中去世,而下一个墨茶是不是还能被看见?《多数派》昨天文章已经详细叙述了墨茶理事所暴露的社会保障问题,在此不做赘述。

而官方媒体看到了什么呢?四川在线发布了一篇《记者直击|探访墨茶official生前居住的家》,事无巨细的叙述了墨茶外公的家庭状况“电视机丶冰箱丶冰柜丶洗衣机丶电饭煲等电器。猪圈内有一头已经怀上猪崽的母猪,鸡棚内喂有七八只鸡,后院菜地种植的青菜丶白菜等蔬菜长势良好。”并将墨茶描述为“性格较为孤僻,不爱说话,最大喜好就是网络,职高肄业后,长期辗转于西昌丶会理丶成都等地”的年轻人。唯独对网络上最关注的墨茶的死因只字不提。

通篇看下来的中心思想无非就是表达了墨茶家中小康,并将墨茶地死亡暗示为个人性格和“原生”家庭悲剧。

从这个博主的言论,我们大致可以摸到些带风向的原因

网友并不买账,批评媒体和记者将风向带偏,有违职业操守。其实仔细查看便会发现,四川在线不过是中共四川省委机关报四川日报报业集团的新闻网站。而这篇文章也不意外地被B站的四川共青团以及各大官方媒体转载。再之后御坂伊里奇发布声明称关于墨茶的状况将以官方发布为准——关于墨茶的讣告和生平细节如今已经无法从御坂伊里奇的主页上看到,有的只是网友截图,取而代之的文章,则是被禁止评论的篇官方“报导”转载。

即便如此,对墨茶的“鞭笞”仍旧没有结束,界面新闻一篇“独家︱‘饿死的B站UP主’人生另一面:家境尚可,因违法多次被拘留”再次将墨茶的人生砸的更低更碎:“墨茶高中没读完即外出打工,一度误入歧途,曾因参与违法犯罪行为,多次被公安机关打击处理。当地一名接近案情的知情人士称,墨茶之死‘更多的是家庭悲剧’。”

文章关于墨茶的死亡原因本身,没有任何交代,关于他曾经在打工期间受过黑心老板的骗没有交代,关于他社保丶医保的缺位都没有交代,仅仅是采访了墨茶的“亲戚”以及“生父母”——那些放弃了墨茶年轻生命的人,这公平吗?

如果这个世界只能容纳“完美的受害者”,那《悲惨世界》的冉阿让应该永远不能得到救赎和翻身,芳汀也应该永远遭受唾弃,在受难者身上寻找邪恶的游戏,何其残酷。斯人已逝,永不能发声,那些微弱的辩解也只能被更大的声音淹没。但是有人会记得他:辛苦打工,却只能吃上一袋方便面,自己给自己买一块八的药片都心疼,却给流浪猫买舒化奶。这小小的善良难道就不能被悼念吗?

他的努力在于不羡慕别人钱多,不嫉妒他人命好,也不怨憎自己恶劣的家庭。如果稍稍做些调查,可以知道他最终根本没有放弃生活。他在最后的日子里仍然在尝试发挥剪辑经验去找一份工作,只是最终没有如愿。

还记得吗,对于凉山的贫穷,多少冷言冷语把问题归咎于当地人的“懒”,在城里人的段子中他们是那些一边吸毒一边向扶贫工作人员说“我想要个媳妇”的无赖。这些话语轻易的将结构性不平等抹去,刻意突出个人的失败,什么时候才能够停止?

凉山人懒吗?不懒。扶贫覆盖到凉山了吗?覆盖了。凉山人没有草莓吗?有。1月21日,凉山日报便发出了勤劳的凉山人收益于草莓扶贫项目的报道。

文章说,“有一种冬天,叫你在北方的寒夜里大雪纷飞,而我在西昌的艳阳里吃着新鲜的草莓。”

可墨茶还是死了,B站的年轻人想知道为什么。而这些答案在B站上已经不能被找到了。Welcome to the Desert of the Real,那是生命的A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