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也通过写作和实践去想象、去创造别样的社会。网站:masseshere.com

如果阿里有防治性骚扰机制,受害者根本不需要在饭堂自挖伤疤

既然阿里时常自诩是互联网第一带头大哥,那么请在建立企业预防性骚扰机制上也做好带头大哥的作用吧。
受害者自行打印的传单。(网络图片)

文|叮咚

8月7日,阿里巴巴的女员工发微博,讲述自己被男领导强制要求出差,在酒局被灌醉无意识后不仅被男商户性骚扰,且被男领导性侵的恶梦经历,更让她心寒的是期间各级领导的欺瞒、敷衍与不作为。

这又是一出靠受害者在网络上、在公司食堂内自挖伤疤、自我拯救的“反性骚扰”、“反性侵”社会事件,受害者不得不表示“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是豁出去的决心。我现在已经流干了所有的眼泪,再也没有什么好在乎的了,大不了鱼死网破,反正我会抗争到底!永不屈服!”。

距离事发的当天7月27日过去了十多天,距离受害者向领导反映的8月2日过去了6天,8日凌晨,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在阿里内网发帖回应,用震惊、气愤、羞愧,表达对阿里一员工涉嫌侵犯女同事事件的感受;阿里巴巴合伙人、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则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说些什么,“阿里不是如此的”。

可当我们看完受害者的陈述,从一开始的“有预谋”的强制出差、带有强烈性意味的酒桌“谈生意”、到后期向直属领导、上层领导投诉被性侵时,领导所说的“你觉得不喝酒,这个济南华联和一些北方的商户以后的业务能谈下来吗?”等迷惑话术,以及相互踢皮球不正视这一起利用职权、从属关系而实施的性骚扰事件时,我们就知道,“阿里就是如此的”

不正视职场性骚扰的阿里、没有建立防治性骚扰机制的阿里,就是如此的一个培育性骚扰的温床。阿里官方称对女员工被性侵一事,绝不容忍,并成立调查小组进行全面调查。“预防甚于治疗”,希望阿里早早明白,现在马上推进“防治性骚扰机制”的建立远比事后成立什么调查小组这一次性的“事后诸葛亮”的行为来得实在。

职场性骚扰的普遍超乎我们想象。074职场女性法律热线2018年发布的《中国职场性骚扰报告》显示,66.5%的人遭遇过职场性骚扰;在所有遭受过性骚扰的受访者中,女性的占比为96.8%。2018年澎湃新闻进行的问卷调查中,81%的受访者表示工作单位没有性骚扰防御机制,12%表示即使有这样的机制却没有真正实施。而政府,对无制订防治性骚扰机制、甚至沦为偏护性骚扰者的企业亦并无任何实际惩罚措施。共同维护一个无性骚扰的工作环境,依靠的绝不只是员工个人,企业应负有责任。因此,我们敦促阿里应立刻建立防治性骚扰机制。亡羊补牢,对此次事件的受害者当然已太晚,但却可以避免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

我们根据受害者公布的记录进行回溯,通过展现在此次事件的多个关键节点上,早已建立防治性骚扰机制的公司会如何支持受害者,而没有防治性骚扰机制的阿里,又是如何对受害者进行多次伤害,来说明性骚扰机制制度化的作用和必要性。

1.订立性骚扰政策和定期开展培训:阿里应预防这么一场性骚扰酒局的发生

“7月27日一行人在和商家开完会后,我的组长曲一(王成文)约了对方吃饭,刚到饭桌,就和商家的男领导们说,看我对你们多好,给你们“送”了一个美女来,并和商家强调我酒量特别好(我当时立马解释了说我酒量不好)......在我醉酒无意识之后,有个商家的男的张国先是在饭桌上开始亲我、摸我,后面实在不过瘾,又借口我酒后吐了弄脏了衣服要带我去卫生间帮我清理为由,把我带到了另一个无人的包间,开始对我进行猥亵......”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一十条规定,“违背他人意愿,以言语、文字、图像、肢体行动等方式对他人实施性骚扰的,受害人有权依法请求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机关、企业、学校等单位应当采取合理的预防、受理投诉、调查处置等措施,防止和制止利用职权、从属关系等实施性骚扰”。

受害者在酒桌上和酒店内经历的一切,显然是一场有“预谋”的职场性骚扰。

作为一负责任的雇主,在预防职场性骚扰上,首先,阿里应订立一份书面的清晰的性骚扰政策,向全体员工发布或重申公司的性骚扰政策,让员工明确知道公司的立场是不会容忍任何职场性骚扰。这一份性骚扰政策不仅需表明公司的立场,还需明确对性骚扰的定义和明确列出对性骚扰的处理方式和申诉渠道。其次,阿里还应定期开展培训,提高所有员工对性骚扰的认识、了解公司内防治性骚扰制度的内容,以及知晓个人在公司内防治性骚扰的权利和义务。对管理人员和防治性骚扰部门的员工还要进行额外的知识培训,提高其判断性骚扰行为的认识水平,增强防治性骚扰事件的能力。

如果阿里早建立了防治性骚扰机制,这么一场强制出差、”有预谋“的性骚扰酒局,会被认定为是涉嫌“性骚扰”而不被允许存在;除外,在场的直属上司本应当积极阻止实施性骚扰行为的商家,并将有关详情记录下来,向公司管理人员汇报甚至寻求警方协助,而不是成为共犯,对其下属实行性侵犯。

如果阿里定期开展预防性骚扰的培训,提高所有员工对性骚扰的认知,那么施暴者会被时刻提醒要谨慎自身行为,不能以身试法,作出职场性骚扰的行为;而弥漫在日常工作当中的性骚扰行为也不会逐渐滋长、恶化,最终变成性侵犯。在受害者申诉时,BU的负责人可以立即根据现有的防治性骚扰机制,判断这属于性骚扰,而不是说出受害者有罪论的迷惑言论。可见,这位负责人对性骚扰的认知是何等无知。

而这无知,是需要阿里负责任的。

2.订立申诉渠道:阿里应补救及时处理职场性骚扰

如果说阿里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做事前预防,显然它也没有做事后补救。

当受害者在8月2日向其直属上司进行申诉时,阿里的相关人员都在做什么呢?什么都没做。期间,除了直接与上司申诉,没有任何的指引或规章制度告诉受害者,当她面对这一职场性骚扰/性侵,她可以怎么做?除了上司,她可以找什么专门部门投诉?那部门会按照什么程序处理?公司处理不同性骚扰行为有什么惩处?什么时候出结果?期间和之后,会如何处理受害者的工作以及其创伤等?在调查期间,被举报者的工作如何处理,是否将其与受害者在工作场域隔开,以避免对受害者的二次伤害?不只是因为管理者的“冷漠”,更是因为没有既定合理的章程,在受害者煎熬等待几天后,她得到的答复就是:“告诉我他们开除不了曲一,这个事情他们处理不了。而这期间,施暴者依旧处理着日常工作。”

试问,谁能不绝望,谁能不心寒?

如果阿里早就建立了预防性骚扰机制,就会有一专门针对职场性骚扰行为的调查处理部门进行相关投诉的处理。当受访者遭遇职场性骚扰/性侵时,可以通过热线电话、专用电子邮箱、专用信箱、专门的对接同事等方式进行投诉,该部门的同事会根据受害者的投诉,进行调查取证,保留原始记录;并告知受害者取证和处理的期限;等期限到期时,对经查证属实的实施性骚扰行为的员工及时作出处理或处罚。必要时,更需和受害者站在一起,向当地公安部门、妇女权益保护部门等寻求帮助。除此之外,阿里还应对订立的性骚扰政策及相关预防和处理投诉机制进行定期检讨,并留意预防和补救措施是否有效防止性骚扰行为的再次发生。

负责人员的“冷漠”和“不作为”,同样也是需要阿里负责的。

一直以来阿里时常传出性骚扰的丑闻(尤其是所谓破冰会),马云对公司女性员工的发言也充斥着性别歧视,但却无人追责,更无人督促其立刻建立防治性骚扰机制。既然阿里时常自诩是互联网第一带头大哥,那么请在建立企业预防性骚扰机制上也做好带头大哥的作用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

046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