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也通过写作和实践去想象、去创造别样的社会。网站:masseshere.com

新媒体幻想破灭后——媒体人如何回应新时代?

“新媒体”是依托互联网技术而生的媒体形态,对传统主流媒体失望的人们曾对它憧憬:互联网技术可以打破信息传递的结构,诞生更民主、更双向互动的媒体形态,最终改变社会。在有些国家地区,社交媒体甚至是公民抗争的动员工具,华尔街运动、阿拉伯之春大家都略略听过。

但运动过后,社会矛盾依然。在通往平等、民主的道路上,新媒体没有带我们走很远。我们不知疲倦地将个人意见分享到微博、快手等新媒体平台,但显然,不是每种声音都会以同样的权重被呈现。话语权由资本決定的演算法基于流量进行调配:微博上明星八卦能够一连几周占据热搜榜首。这样看来,新媒体也慢慢走上它最初锐意打破的传统主流媒体的旧路,和一般人的生活越来越脱节,越来越不受信任。

网址:https://scalar.usc.edu/works/race-and-the-digital/media/social-media-movement

中国的情况更加特殊,资本永远站在墙的那一边。年初疫情大爆发时微博对于大规模个人求助信息、微信公众号自媒体采访受灾家庭的删帖、播客讨论救灾中体现的网络民族主义即被关停,这些皆可被理解为平台自觉配合政府的“维稳”需求而做的审查。政府对于敏感内容的审查制度与媒体资本合谋,最终共建出只有明星八卦可以谈论的媒体社区。

如此导致的后果是,参与严肃公共议题讨论的自媒体面临审查制度、追逐流量的两重难题,一边不得不在对公共议题发表意见时用模棱两可的话语自我审查,一边卷入与诸家自媒体的流量大战,再次加深了公共讨论的话题、观点的单一走向。

我们抱着批判的心态探索新媒体。在认识新媒体上政治和资本互相勾结的趋势下,我们和几位苦苦挣扎,坚持探索新媒体的美好诺言和理想的有心人对话:媒体人张洁平创立的Matters社区想要通过技术手段改变以往传统媒体中编辑记者与读者之间的层级制,实现去中心化,让每个人都有发声的机会,是一个对“民主社区”的开拓尝试;方可成也反对精英的生产方式,他在对于自媒体的探索中,认为媒体有“服务业”转向,自己转向做更符合读者需求的媒体;某左翼媒体让一代中国青年「左转」,留下了宝贵的实践经验,证明左翼媒体这条道路仍然值得探索。

当下,摆在面前的媒体选择很有限。但只要社会矛盾一直存在,人们还是会迫切地寻找另类空间发声——正如人们一开始把希望寄托在新媒体上一样。关键是,我们怎样总结经验,突破屏障,真正放胆地讲自己的话。

关注我们:

网站:http://masseshere.com

Twitter:https://twitter.com/masses2020

Telegram:https://t.me/masses2020

Facebook:https://facebook.com/masses20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