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詞無形@香港文學館
虛詞無形@香港文學館

虛無中誕生︰探索文學邊界。香港文學館經營網上發表平台「虛詞」、實體紙本月刊《無形》。 香港文學館有限公司由一群香港作家及學者組成,並設立香港文學生活館。常與大學、藝術單位合作,策劃各種文藝活動及展覽。 linktr.ee/houseofhklit

韓國電影大師朴贊郁訪港 談成長及暗黑系電影背後:相比幸福更想聚焦人的痛苦

朴贊郁的「復仇三部曲」《復仇》、《原罪犯》、《親切的金子》皆以「復仇」為主軸,電影風格乖張、暗黑,內容血腥、情慾,因此被冠為「暴力美學大師」。到其近作《分手的決心》不論是視角效果還是電影內容上均不如以前般暗黑,但還是在以兩宗兇殺案寫兩名成年人如何忍住自己的慾望。

原文刊載於虛詞・無形

文|黃桂桂

M+Cinema去月舉辦「細思極恐:朴贊郁回顧展」,並請到韓國導演朴贊郁來港出席大師班。筆者整合朴贊郁大師班及傳媒訪問內容,發現這位「暴力美學大師」的細思極「柔」處。

黑暗不是結果而是過程

朴贊郁的「復仇三部曲」《復仇》、《原罪犯》、《親切的金子》皆以「復仇」為主軸,電影風格乖張、暗黑,內容血腥、情慾,因此被冠為「暴力美學大師」。到其近作《分手的決心》不論是視角效果還是電影內容上均不如以前般暗黑,但還是在以兩宗兇殺案寫兩名成年人如何忍住自己的慾望。

《原罪犯》(2003)(圖片由安樂影片有限公司提供)

朴贊郁當然知道世人評他的電影風格為「暗黑」,不過他自己不太認同,「不論是《原罪犯》、《親切的金子》還是《下女誘罪》,其實結尾都是正面、有希望的,因為他們都能成功復仇。」只是在黎明到來之前,必先經歷漫長的黑夜。在朴贊郁眼中,黑暗不是結果,而是過程。「所有藝術家都想去了解人類的存在,而當我去探討人類的存在,相比起描寫人們的幸福快樂,我更想聚焦在他們如何經歷苦難、痛苦、黑暗的部分,我們需要直視這種暗閉的、不為人知的慾望和感情,才能明白痛苦為何物。」

拋頭顱灑熱血的暗黑時期

朴贊郁是確確實實地經歷過韓國的黑暗時期,並看到晨曦昇起。朴贊郁生於1963年,正是朴正熙開始其漫長執政的時期。1972年,韓國國內反對朴正熙獨裁情緒高漲,朴正熙以實行朝鮮半島統一為由,實行全國戒嚴,廢除憲法,解散國會,禁止一切政治活動,管制新聞、報紙、電視台內容。至1979年,朴正熙遇刺身亡,換來全斗煥上台,繼續實施高壓政策,1980年5月18日,光州大量學生及平民自發組織民主運動,遭全斗煥武力鎮壓,造成大量死傷。此時朴贊郁17歲。

「我高中至大學時期是很恐怖的,那是軍人專政的年代,很多人被抓去坐牢,完全沒有表達及言論自由,跟今天的韓國截然不同。」光州事件期間,由於政府封鎖消息,沒有新聞報道,其他地方的人只能透過口耳相傳聽說光州發生的事。

2023年12月9日,著名導演朴贊郁在M+出席《分手的決心》(2022)放映會及主講大師班。攝影:石寶鈞。(圖片由M+提供)

到1982年朴贊郁上大學,社會氣氛仍然緊張,「你試想想,當時大學的教堂裡面會有警察進駐。」校園內彌漫著濃厚的反共意識,支持左翼學生,朴贊郁的朋友們被視為修正主義,「我就像夾在中間,」朴贊郁說,「我的朋友們會參加示威,我看著他們在我眼前被打、被拘捕。試過昨天還一起喝酒的朋友今天就被拘捕了,或被迫入伍。我身邊很多勇敢的朋友都參與了示威活動,我心裡也很憤怒,也想過我可不可以去掟石頭,但還是膽怯,我只要一想到真正的戰爭便會顫慄,一想到警察撞進來我便慌張。所以我很偑服我的朋友,他們很勇敢地表達自己的訴求。」

在那個無力的時代,朴贊郁一邊憤怒、自責,一邊尋找出路,他和同學組成電影會,相約一起看電影。「怎樣去生活才是正確的?我應該要做甚麼?這是一個很難的問題。他常問自己:其實藝術有甚麼作用?」

因年少的膽怯而造成的遺憾,朴贊郁除了在電影作品中填補,也在長大後獲得更大的勇氣。2006年韓美經貿協議(FTA)導致千名電影人上街,反對減少電影配額,朴贊郁也站出來。「由八十年代開始,我回想自己跟那些拋頭顱、灑熱血,犧牲自己的學生相比,好像甚麼也沒做過,所以有機會的話我都想表達自己的聲音。事實上,這不算是很大的犧牲,並不需多大勇氣。」

父母的薰陶

與高壓的社會氣氛相比,朴贊郁有一對開明的父母,讓他自小浸淫在文藝世界。朴贊郁在漢城(今首爾)一個中產家庭中長大,父親是建築師,使上他自小就對空間及色彩有濃烈興趣;他的父母又喜愛語言,「不是指外語,而是韓語,他們會研究不同的表達手法,又會學習潮語,我們常常在家裡討論不同的流行語,這對我寫劇本對白是很有幫助的。」

2023年12月7日,著名導演朴贊郁到訪M+,並由M+副總監及總策展人鄭道鍊接待。攝影:Winnie Yeung@Visual Voices(圖片由M+提供)

而朴贊郁對電影的興趣,則與他媽媽有關。「媽媽喜歡電影,即使以前不能經常去電影院,逢星期六日電視會播放電影,她都會讓我看。」朴贊郁家有訂閱晚報,他的媽媽都會叫他唸節目表,看看周六日會播甚麼經典電影,那時朴贊郁才讀小學,只能用他認識有限的字讀出來,他的媽媽便會告訴他這是誰誰誰的電影。朴贊郁的媽媽是希治閣迷,而朴贊郁其中一套最愛的電影就是希治閣的《迷魂夜》(Vertigo,1958)。「談到希治閣,他對我有深遠影響,《分手的決心》上映時也有觀眾表示電影有令大家想起希治閣!」

Storyboard的意料之外

小時候雖看很多電影,朴贊郁其實從沒想過要當導演,「我認為電影導演要很有領導能力、魄力,不怕別人挑戰。當年我喜歡美術,曾想過長大後在大學教藝術!」朴贊郁大學畢業後不久,全斗煥的威權統治結束,韓國迎來民主時代。1992年,朴贊郁拍了人生第一部電影《月亮是太陽的夢》,因為票房差,他為了糊口,又寫影評又當主持介紹電影,熬過一段艱難時光。直至第三套電影由宋康昊主演的《JSA安全地帶》,朴贊郁終於闖出個名堂。

前陣子宋康昊來港時曾提過朴贊郁是個「嚴謹、認真,不會在現場改劇本的導演。」朴贊郁也承認他會希望演員可以按他計劃的去做。拍電影之前,朴贊郁會先跟美術、攝影師溝通,再畫一個大家可以跟隨的分鏡表(Storyboard),務求拍攝時能夠準確執行,包括演員和角色的對話場面,到底是用特寫、廣角或其他鏡頭。重要場口他會先問演員:「這樣拍你覺得怎樣?」朴贊郁說:「所以Storyboard不是導演一人決定的,而是整隊Crew的合作。」不過縱使有Storyboard,拍攝時還是會有意料之外的驚喜,「就是演員。演員的演技是很難計劃的。例如拍攝《分手的決心》時,湯唯就經常有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演繹,有時我很驚訝,也很感動,啊⋯⋯原來可以這樣解釋。」朴贊郁笑了笑,「所以我一方面是個嚴格的導演,另一方面也期望演員能給我驚喜。」

韓國與香港電影

近年韓國電影成功登上國際舞台,朴贊郁打趣說要多得奉俊昊及李滄東等導演當開荒牛,「我才能坐享其成。」事實上朴贊郁的「復仇三部曲」由何嘗不是開荒牛呢?韓國電影從當年經歷重重的電影審查,到今天享譽國際,「是很多製作人、演員一起努力的結果。」

香港電影則似乎和韓國電影走上交叉路。香港電影曾衝擊著韓國電影業,朴贊郁說他很喜歡《倩女幽魂》,還有《黑社會》一、二集;近年則是韓國電影衝擊香港電影業,朴贊郁沒再留意近年的香港電影,「說這個題材我似乎要小心一點,因為我不太關注香港電影情況,不知該如何去評論香港電影⋯⋯會不會現在的香港電影其實已經是中國電影的一部分?我不太清楚。」

虛詞・無形網站
虛詞・無形Facebook
虛詞・無形YouTube
虛詞・無形Patreon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