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紀事
香港紀事

轉載各平台書寫香港紀事的文章及報導,包括社會時事、社區故事、文化歷史等。目前轉載平台包括「集誌社」和「法庭線」,並已獲授權,名單將繼續更新。

「Zeek」案首確立平台與送貨司機僱傭關係

勞資審裁處早前裁定物流平台「Zeek」與 6 名送貨司機為僱傭關係,公司須賠償遣散費、欠薪等。「外賣員權益關注組」成員麥德正指,該案為首宗針對平台勞工的裁決,具重大參考價值。有車手則指,工作意外頻生,卻沒勞工保障,促請正視業內「假自僱」問題。
圖片來源:法庭線

原文刊載於法庭線

文|法庭線
採訪|林詩雅
拍攝|Tszhei Chan

疫情至今,網上物流及外賣平台大行其道, foodpanda、Deliveroo、KeeTa(美團)等進駐香港。翻查網站等資料,3 個外賣平台分別提及外賣員為「自僱送遞團體」、「自僱形式供應商」及提供「全新送遞團體自僱計劃」。勞資審裁處早前裁定物流平台「Zeek」與 6 名送貨司機為僱傭關係,公司須賠償遣散費、欠薪等。「外賣員權益關注組」成員麥德正指,該案為首宗針對平台勞工的裁決,具重大參考價值。有車手則指,工作意外頻生,卻沒勞工保障,促請正視業內「假自僱」問題。foodpanda 回覆《法庭線》查詢指,一直視送遞團體為不可或缺的夥伴,積極回應意見,研究改善方案。Deliveroo 指,外送專員是重要合作夥伴,將繼續提供彈性工作、保障及賺取額外收入的機會。KeeTa 回覆指沒有回應。勞工處則指,十分重視數碼平台議題,除了研究外地相關政策,亦正嘗試收集平台工作者的數據。

勞資審裁處裁定
「Zeek」平台 6 司機為僱員

物流平台「Zeek」於 2022 年 12 月底宣告停止部分業務,多名送貨司機當時遭拖欠工資。其中 6 名司機,包括表姐(化名)其後入稟勞資審裁處,追討營運平台的「建順資訊科技(香港)有限公司」欠薪、代通知金等(見另稿)。

暫委審裁官吳芷玲於今年 5 月 29 日,按照上級法院訂立的準則,考慮公司發放定額工資、申索人須穿制服等因素,裁定「Zeek」與 6 名申索人為僱傭關係,而非「Zeek」所指的「自僱人士」,下令賠償。

關注組麥德正:
法庭裁平台軟件才是營利工具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於兩年前成立了「外賣員權益關注組」,一直留意平台勞工的狀況。團體幹事、關注組成員麥德正指,「Zeek」案為首宗針對平台勞工的裁決,「官講到明話呢件案係 test case」。

他慨嘆「真係橋唔怕舊」,憶述 20 多年前任職職工盟職員時,一些中港跨境貨櫃車的司機同樣受「假自僱」困擾,被指「車又係你嘅,油又係你嘅,乜鬼都係你嘅」,「以前個年代差在冇個電子平台咋嘛,依家多咗電子平台仲多蠱惑嘢,同埋法例仲更加難處理」。

麥認為,雖然外賣員自備工具如車輛送遞貨品,但按關注組記錄的勞資審裁官口頭判決,平台軟件才是整個系統的核心、公司重點投資的營利工具,「用嚟收集數據、同客人員工聯絡,呢個非常非常之重要嘅判定」,而這工具由公司提供,是指向雙方為僱傭關係的重要理據。

不過,「Zeek」案是勞資審裁處的裁決,雙方並未有上訴,因此未能在上級法院裁斷並立為案例,對其他案件不具約束力。但麥認為,案件仍具重大參考價值。

「美團」外賣平台 KeeTa 的網站顯示,現有「全新送遞團隊自僱計劃」,可加入成為「自僱送遞員」。(圖片來源:法庭線)

foodpanda 車手金龍:
一直不獲承認僱傭關係

曾參與 2021 年 foodpanda 外賣員罷工、現仍在 foodpanda 工作的車手金龍,亦關注是次裁決,冀公司重新考慮外賣員是否自僱,並促政府正視問題。他提及,自己為 foodpanda 工作 4 年,最初待遇不錯,但自疫情爆發、外賣市場大大拓寬後,開始受到「不同方式剝削」。

金龍指,如不能準時當值,便會遭扣分,更份選擇變少,由此可見絕非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s),但卻沒享有僱員福利如強積金,亦沒有收入保障,他稱,試過一小時沒訂單,於當值區域原地「白等」。

foodpanda 網站顯示,車手屬於「自僱送遞團隊」一員,行「評分編更模式」,車手須「打卡」提取更份。而該平台為送遞員提供保險的條款,則註明須持有有效「獨立承包人」服務協議。

至於最近在港開展業務的 KeeTa,其網站顯示,現有「全新送遞團隊自僱計劃」,指外賣員可選擇「自由上線」或「預約時段」模式工作。

金龍指從 KeeTa 進駐香港,可見外賣仍有巨大市場,即使需重新審視僱傭關係、為送貨員提供應有的保障,相信平台公司亦不會輕易撤出香港。

foodpanda 車手金龍促請正視外賣員行業的「假自僱」問題。(圖片來源:法庭線)

foodpanda 車手去年交通意外身亡
關注組指家屬初僅獲一萬元慰問金

金龍亦有註冊 Deliveroo 帳號。按關注組提供的 Deliveroo「供應商協議」,外賣員為「自僱形式的供應商」,提供送遞服務;其網站的「香港車手私隱政策」則指,形容外賣車手為「提供送遞服務的自僱人士」。

金龍認為, Deliveroo 比 foodpanda 較自由、不用輪班工作,但接單率低的話,「加乘費用」便會相應減少。他每天工作 10 至 12 小時,但坦言駕駛電單車趕路的話,8 小時已十分疲倦,指行業的工作模式易生意外。

翻查報道,2022 年 7 月,一名 foodpanda 車手陳德明在前往九龍灣當值期間,遇交通意外身亡。同在九龍灣區工作的金龍指,與陳時有見面。而他與關注組成員得悉,由於陳出事時距離「上線當值時間」數小時,故不獲 50 萬元保險賠償,遺孀起初僅得一萬元「慰問金」,憤而到總部請願。最後,foodpanda 額外再批出 6.5 萬元支援金。

foodpanda:
一直視「送遞團體」為夥伴

《法庭線》上周分別向 foodpanda、Deliveroo 及 KeeTa 查詢,是否視全體外賣員為「自僱人士」、會否因應「Zeek」案裁決而作調整,以及對關注組和外賣員促請正視勞工權益等有何回應。

foodpanda 回覆指,「一直視送遞團體為不可或缺的夥伴」,期望讓他們「享受靈活且自主的工作模式」,一直以積極的態度回應意見,研究不同改善方案。現時為每位送遞員免費提供團體意外人身保險及公共責任保險。

Deliveroo:
外送專員是重要「合作夥伴」

Deliveroo 發言人回覆指,「外送專員」是重要合作夥伴,在香港與超過一萬名外送專員合作,亦是本港首間為外送專員提供免費個人意外保險的外送服務平台。如果外送專員因在工作期間受傷而無法繼續工作,可直接向保險公司申領賠償。

發言人續指,戶戶送一直非常關注外送專員的工作需要、福祉以及個人發展,又指將繼續為他們提供彈性工作、保障及賺取額外收入的機會,並繼續與相關政府部門保持緊密溝通,完善外送專員的支援配套,攜手推動業界發展。

KeeTa 回覆指,沒有回應。

「外賣員權益關注組」成員麥德正指,「Zeek」案是首宗針對平台勞工的裁決,確立平台與送貨司機屬僱傭關係,對行業有重大參考價值。(圖片來源:法庭線)

勞工處過去兩年接獲 68 宗
網上平台外賣員工傷補償聲請

按工業傷亡權益會提供的資料,勞工處自 2021 年起始備存有關數碼平台工作者的僱員補償聲請的統計數字。於 2021 年 1 月至 2023 年 2 月期間,共接獲 68 宗(包括一宗死亡個案)網上外賣平台外送員的工傷補償聲請。

該已呈報的 68 宗個案中,超過六成沒有就僱傭關係提出爭議,該些個案部分已獲僱主支付補償金額、在法院達成和解、申索人撤銷申索等。

當中 25 宗個案爭議僱傭關係

至於其餘有僱傭關係爭議的 25 宗個案,當中 20 宗因不同原因申索人撤銷申索或未有繼續索償,兩宗達成和解。勞工處正跟進餘下的 3 宗個案。

勞工處:
研外地政策、正嘗試收集數據

勞工處回覆《法庭線》指,數碼平台發展迅速,政府對相關議題十分重視。除了研究不同國家及地區就保障平台工作者的權益所採取的政策,處方正委託政府統計處安排進行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嘗試收集本地數碼平台工作者情況的數據。

處方又指,會循不同途徑,加強宣傳及促進公眾了解僱員與自僱人士的分別,為有需要的人士提供諮詢及調停服務,以及採取積極的執法行動,以保障合資格僱員的法定權益。處方稱,會繼續研究合適的措施,以加強對平台工作者的保障。

法庭線官網
法庭線Facebook
法庭線Youtube
法庭線Instagram
法庭線Patreon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