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雪冷霜嚴

地球的氣候,在地層中留下了痕跡。過了很久,到了又一代人,便開始挖掘觀察,思考討論。這些埋藏在地下的一切,到底在說些什麽?

我們也不清楚,到底有沒有過什麽,曾經逃離大氣層的束縛,奔向未知的群星。

如果一直向前,到底會不會有繁衍的後代,能夠發現這些無窮的秘密。

若是沒有這樣,我們又為什麽一定能改變過去,讓自己的未來變得不同。

一切的埋藏,經歷過炎熱,也經歷過寒冷,即使整個星球都被凍結,生命總還是存在的。

逃到高山上的人,乘着木舟,洪水肆意流淌,是因為冰凍開始融化。

對於塵埃匯聚成的球體,其實并沒有對哪一個什麽,有不同的關愛或是憎恨。在一切都蘇醒活躍起來的時候,只能各憑本事,一點點地掙扎擴大,互相撕咬,或是走到一起。

※ ※ ※

一個人的生命,對於一個物種來說,實在算不得什麽,什麽愛恨情仇,什麽責任光榮,什麽卑微羞辱,一切的一切,對於物種的基因來說,都是虛無。

這樣想想,海子的舉動又算得什麽,而只有了十幾分之一的語言所留下的詩,又算什麽?

從那些還有記憶的年代,到這個讓我們疲憊又讚嘆的現在,一切留下的文明痕跡,又意味着什麽?

每個時代都有自己的名字,無數個名字被命名,然後又消失,即使被寫進了歷史,但歷史也一樣會消亡。楔形文字里的往事,我們至今還是不能全然瞭解,而甲骨文中所藴藏的秘密,同樣在盡人力之後,陷入不可知的停滯。

如果查閲一下歷代保留下的書目,我們就能很容易地發現,那些留下來的書,要遠比存在過的書要少,而那些辛苦記録下的名字,同樣沒有什麽一定可以留下。某首詩的註腳里如此說一個故事。某位大人物,決定為自己做兩塊石碑,一塊放到高山,一塊埋入深潭。

“為什麽這樣做?”

“焉知山不為谷,谷不為山?”

滄海桑田已然過去幾遭,山谷之間并沒有那種天翻地覆的變化,但那兩塊碑石呢?到哪兒去了?誰又能找到呢?

人身非金石,焉得不速朽。

連那些威名赫赫的國家王朝都已如煙雲消散,更何況一個小小的人呢?

前些天聽聽歷史短視頻,看了拜占庭,又看了阿拉伯,這兩個文明又都牽扯到周邊的各個蠻族,以及波斯這樣的古國,他們此消彼長,因為一個英明的君主而崛起,也因為不斷腐朽的政治而消亡。當一位女婿打着為岳父報仇的旗號攻入,勢如破竹的進軍,自然不會讓他預料到,馬上就要來到的失敗和弒殺,而一個國家也隨之消亡。當一位母親命令刺瞎自己的兒子雙眼,她自然也不會想到,權勢風雲,終將讓她成為流放者的一員。阿拉伯的哈里發,民主選出的那些信奉者,很快死去,可他們留下來的紛爭,卻讓這些相同信仰的人,彼此廝殺,一個王朝接着另一個王朝,勝利者剛剛制服群雄,他王朝覆滅的種子便已出現。

當希臘火的神秘炙熱點燃了海面,那些戰無不勝的帆船,又怎麽會想到,正是當初的一次入侵帶來了一個逃亡者,讓這種神秘的軍械成為勝負的關鍵手。而那些似乎得到祝福的城墻,也一次次經歷着勝利和失敗,終於在嘆息中,成為一場做得太久的迷夢。

每個人都希望有一個光輝的名號,可惜,那些名號都是死去者的遺骸,打起他們的旗幟,不過是將裹屍布揮舞。

※ ※ ※

我曾想過未來,也知道自己最終的命運,這不需要什麽預知的超能力,我們每個人擁有智慧后,便已得到了歷史和現實的宣告。

就像雨下起來后,人們可能不知道它什麽時候停止,但停止的命運是注定的,無論我們看沒看到,就是這樣,雨還是會停下——這和它會下起是一樣的。

我無暇顧及,我滿心憂慮。

錢穆先生說過:

參加住屋,不如參加造屋。參加聽戲,不如參加演戲,更不如參加編劇與作曲。人生和演劇畢竟不同,因人生同時是劇員,而同時又是編劇者作曲人。一方無我,一方卻是不朽。一般人都相信,人死了,靈魂還存在,這是不朽。中國古人卻說立德立功立言為三不朽,凡屬德功言,都成為社群之共同的,超小我而獨立存在,有其客觀的發展。我們也可說,這正是死者的靈魂,在這上面依附存在而表現了。
讓我們把此問題縮小,只就一個人的生命來講。我一天的生命,便是一天的我。理想的一天的我,應該和天天的我有其同一處,同時又有其相異處。前者表示其人格之堅強與鮮明,后者表示其生命之活潑與動進。中國古語有云: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此事不可能,而且也要不得。死卻一部分,又新生一部分,同時也還保留一部分,這才是人生之正軌。其實這也是人人生命之共有狀態,人人本來就如此。惟其人人本來就如此,所以可以把來做人人生活的標準與理想。

我並不是完全同意,但在人生迷茫的時刻,聽聽前人的想法,總會有一種回響的感覺。

彷佛走入殿堂之中,那些高高的穹頂上,有光,透過明亮的玻璃窗,射到沉寂的空間,一張張油畫或是一座座雕像,從原本描繪的日常生活中,折射出神秘的光輝。

我停在那裏,記得還有什麽必須去辦的備忘。但在這一刻,總要讓我休憩一小會兒,聽憑那些生命毫無目的地流動,隨着時間,沒有任何索求,也無需任何回報,只是這麽白白流走,我卻並不可惜,反而帶來一絲喜悅。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