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我們的時代過去了

這句話說起來,有些過於主觀,很多人不會認同。

我提出這句話並非為了誰來代言,更不是有什麽權力,可以徑直宣判。

但時間流逝如風,當那些樂水的哲人,走過河邊,所見到的到底是什麽?

我們能夠抓住的,無非那些隻言片語。像是偶然飛過的鴻雁,天空是看不到什麽痕跡的,但那掉落的羽毛,卻讓人知道曾有過一些東西,在我們不經意之間,已然無法再去尋覓。

有人說:若我不承認,便也不曾失去。

或許如此,誰又能代替誰來感嘆呢?

今天的雨,下在昨天,也下在明天,時間里的故事,一向如此耐人尋味,並不是我可以簡單去概括的。

歌聲唱起來的時候,你會明白一些事情,起碼能感到一種情緒。

過去的食物,總是美味,過去的歌聲,總能打動人心。可時光如此匆匆,什麽時候感到無人來問的淒冷,也就是什麽時候發現那種逝去,從不聽人號令。因為時間從未隨意撥弄,它們只是走着自己的路,水流啊,到了再不走的時候,就等一場雨;風吹啊,到了停下的時候,就等一次冷和熱的對話;人啊,早已不是要如何,就如何的年紀。

四大皆空,一切無常,又何曾真有什麽,是被我們真正擁有的。

像一位僧侶去看山河大地,我能看見什麽?

什麽也看不出,什麽也不能體悟。原本就不是我的修行,如何能夠輕易便得到一份霎那的笑容?

所以,我只能靜靜感受,宇宙星辰,在夜間墜落到夢中。

我所看到的世間故事,彷佛一次次,又跳出了自己的輪廓。

像是真實和虛假,你以為的那些快樂,到底屬於這個時代,還是屬於自己。

為何我們開始覺得什麽都不如初,而初始又是誰來定義和開啓?是我們嗎?若不能自己停下,又怎麽能確認自己可以開始?

我們的時代過去了,並不需要誰來大聲說出,因為時代的聲音迴蕩在一個人的心靈殿堂。誰也不需要刻意講明,這個世界需要記住的事情太多了,何必還要去聽一些,不可能忘記的事情。

這個時代記録了很多不屬於這個時代的景象,我們便也不再完全屬於這個時代,可對於後來者,從望遠鏡看到的天空,仍然可以被劃分為一個個星座。該怎麽去描述天空,難道不是為了原本就不相干的某人某人。

我們的生活,曾經被很多人填滿,但過了不知多久,等我們想起這段時間,卻發現很多事情尋不見了。

我曾寫過一些不算詩的詩,大概是因為字數少,更好寫吧,所以就寫啊寫啊。但一個個平臺消失,就連郵箱也在遺忘和被遺忘里,漸漸消失。那些曾起過的一個個名字,終於只剩下沒有意義的那個。而這些文字,也如煙雲,今天能夠記起的,不過是還留下的一些情緒,卻再也不知道,那些文字又如何。

這些文字本身是沒什麽價值的,無非是個人的記憶信標,卻不適合拿給人看。

但這終究讓我明白,一些事情,猶如開頭的流水,一旦流走,便再也不能找回。即使是自己的記憶,也如此變幻。

但過去真的太美好了。

所以,無論我多麽確認,我們的時代過去了,但這種美好卻總是讓我不由自主地追尋。

這也讓我,能夠更具有平和的態度,去看待那些不肯承認逝去的行為和言語。雖然做不到完全客觀,但也抱有一份同情。他們做的,未必不是我會做的,他們不肯承認的,又何曾不是我也不願承認的。

我喜歡的一位填詞人,說要做自己,說那些錯,那些對,到底還要做自己,敞開胸襟。

也許吧,他屬於另一個時代,而這個時代是隨着他的離去,慢慢消逝的。

當黑夜真正到來,本來美得不行的晚霞,已然瞧不見。可暮色蒼茫間,我們都曾從清晨走到夕照,那些可以說出的,還有不能說出的,又何嘗不是一個人實實在在經歷的。

我們的時代過去了。

或許你不承認,我很贊同;或許你滿懷唏噓,我能明白這一種情緒,陪你在地球的不同角落,彷佛都在這條時光之河的岸邊,看那燈火,一點點亮起,又一點點熄滅;或許你選擇沉默,沉默着,回憶那些失落,還有點點星星的快樂——

我想,你會是個幸福的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