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人人英雄

(一)

最近一直聽書法課,老師喜歡碎碎唸,把顔真卿呼為聽話的乖寶寶。

當一個人很乖的時候,就意味着他要承受更多壓力,堅持按照大路前行。他不會因為別人看不見,就轉變自己的原則,也不會輕巧地擺弄名詞花樣。在絶大部分時間,你會替他感到吃力,但在更多時間,你明白,這是一個非常值得依賴的人。

在家在社會都是如此。就像走路發力,支撐腳總要有一處不會遊移,堅定無疑的支點,纔可以自然而然地前行。每個人的生命里,不是總能遇見這樣一個人。而且,這種依賴也不是從書本,從歷史,從名人名言里可以汲取。

但這就有另一個問題。

值得依賴的人,又去依賴誰呢?

答案是:沒有。

顔真卿並不曾依賴誰,當他在生命最後的考驗中,決定承擔一切代價的時候。他對自己的朋友說,你要看好,我的身體非常棒,絶對不會病死的。他知道此去叛軍駐地,必然是無法成功的,所以他不怕死,只是不想被人污蔑為一死了之的懦弱之人。因為他明白,自己所選擇的,固然是顯得愚笨,但卻絶不猥瑣。敵人只能殺掉他,卻不能在任何道德的高地上嘲弄他的選擇。

一個人死了,並不是簡單的行為。殺死他的人,甚至可以是一個瘋子,但在歷史的抉擇中,誰是誰非,仍然是一種堅定的區分。

在一個追求世外理想的人看來,這一切宛若蝸角石火,霎那煙雲,不過是亦非,非亦是。但就是一個檻外之人,對於那些執着于生命價值的人,也一樣抱有最大的敬意。因為逃離塵世,並不是因為逃離了人與人之間判斷的標準。在這一點上,只要沒有脫離開人世間,沒有由人而為神,則一切都將是人間的天堂。

(二)

我們當然不是人人英雄。

在孩提時,總有人問我們夢想為何。我想,回答各異,但一定沒人說,我要成為一個壞人。即使成為一個壞人,恐怕這種「壞」,也有其隱藏的解釋。更何況,原本這好壞的劃分,就不是簡單的楚河漢界。一個人的複雜,正在於我們不僅有時間維度的過去今日,也有人際間的遠近親疏。我曾看到過,黑暗時刻中的人與人,那種不可言說的惡。你很難相信,這樣的人,與你這樣的人,竟是同樣一種人。

當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正在到來的二戰還未開始,而那些曾經對光明充滿信心的人,卻不知道,那更黑暗的戰爭和人心,正在到來。

猶太人成為了二戰受難者的一個符號,但不是猶太人的其他民族,又何嘗沒有悲慘的生活呢?

如果這樣想的話。二戰後的和平,恐怕反而不是合理的。因為那些枉死的冤魂,會繼續在地球的每個戰火角落,隨着火焰熄滅而消散?還是繼續在風浪和雷電的鳴叫中,訴說着那些不該有的人間往事呢?

對於任何一個孩子,如果他們願意,可以成為任何一種職業,但這都不是世界所需要的多或者少。正如登上月球的阿姆斯特朗,我們當然知道因為登月,會衍生出來多少新的科技產品,從而讓我們這個世界變得多麽便利。但這又如何呢?如果沒有阿姆斯特朗,沒有巴茲·阿爾德林和米歇爾·柯林斯,沒有了登月,我們所損失的和我們所得到的,到底有什麽是真正值得嘆息的呢?

當人人都可以成為英雄的時候,也許就是被拯救的人,才是最讓人關注的了。

(三)

任何風潮,都要消歇下來的時候。所以,輿論不關注了,仿彿是一切風平浪靜。但這不是說,一切都沒有意義。恰恰相反,火山不是總會噴發,但那些從來都無法宣泄而出的,才是最恐怖的可能。

我們每個人都存在于一個世界,正如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可以讓德國的一個普通家庭,在某個冬天更加寒冷,或者更加花錢。這已不是當年,美國和非洲孩子一起說的we are the world。我們既不能遠觀,也不該有什麽同情。因為他們所遭受的,同樣是我們的一種可能,而不是隔着柵欄的遊覽。

這是一種焦慮而致郁的觀看。

請你不必時刻關注,因為一場戰爭,不會輕易結束,但卻總是會輕易開始。

殺戮循環,往往產生於一粒火星,但能夠燃燒起來,卻因為早已累積起了不盡的乾柴。

這時候,我不是在想哪個一呼百應,萬世千秋的英雄。更不是在憤憤于我們這個時代,沒有任何英雄。甚至都不是在哀嘆自己的懦弱無為,卑鄙猥瑣。我只是再想,到底這種思索,有沒有用。當一些罪惡不會得到天打雷劈的時候,我們到底該做什麽,或者說對於我們自己,到底能有什麽樣的解釋,纔可以讓自己獲得一種更加光明的意義。

(四)

我喜歡的一位朋友,如今銷聲匿跡,甚至出現在某個場合,所有人都不得不默契地隱藏他的名字。當需要的時候,他可以更換自己的名字,但每個熟悉他的人,仍會找到他出場的蹤跡。是的,在無聲的夜降臨時,他會被隱藏在都市的陰影里,他也不是那種無所不能的超級英雄,他只是認為一些事情是對的,而另一些事情則不對,所以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自己的事,一切也就發生了。

人人英雄是不可能的,但人人都做一個符合內心的人,卻是可能的。

孔子說:要誠實面對自己的內心。

總有人要把一個人的貪慾包裝為某種超越內心的理念。

但生命總會告訴我們,凡是那些需要掙扎的,都是一種不得不深深審視的深淵迴音。

在很久以前,曾經有一些人認為,應該順應自己的情慾,不要強求控制,那樣才是一個人最該做的事。我曾經很奇怪這種理論,因為這種思路,只會讓人成為野獸一般,憑着本能行事。但後來我讀多了,看多了,反而明白了,這樣的思考者,他們說的話,到底是在針對些什麽。

(五)

我認為。

當開始遺忘的時候,我們才會知道,自己記住了什麽。

當開始後退的時候,我們才會理解,另一些人做了些什麽。

當開始選擇的時候,我們才會懂得,這個叫作顔真卿的人,為什麽會在轉啊轉的時間河流中,被人叫作乖寶寶。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