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Matter of Time

看到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我突然領悟了一個道理,這就是唐朝的陸象先所謂「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不知道為什么,天天忙忙碌碌,做出一些大可不必做的事情。他們不管對什么都不肯放手,都要抓,而且抓得死死地。(《廢棄「庸人政治」》)

過去的事情,過去很久了。但時間就是這樣,不肯將一切都視而不見,水流過石頭,會有沁入的水痕;時光圍繞大樹,年輪也在記住四季;一個人和從前的人,並無交集。如今我走過一些威名赫赫的地點,又如何會遇到誰的魂靈呢?這不是小說,更非傳奇。但有的時候,人也會有所癡想,若是真能遇見他們,又該如何?

(一)

里中延名优演剧,乡城毕赴,予时恶境横生,兴致都尽,兀坐小斋,风送欢声入座,亦冷冷楚绝。因思乐极之时,脱闻壮士悲歌,未有不酸鼻流涕。乐可生愁,愁亦可转为乐,兹独不然,何欤?始悟乐之入人浅,愁之入人深也。俄而大雨倾注,步至溪上一观,见鲜衣华冠者,多洗足踉跄,不觉颐为之解。又悟耳目所感,亦分同异。盖耳静目动,静则心不受役,动则忽然忘怀也。反而书之,如有所得,愁结亦解。(龔煒《筆談》)

我所知道的事情很少,但有一點,卻是在讀書中,漸漸體會到的。

有時候,我們自認為獨特,而覺得孤獨。這自然是真實的感受,但若以為古往今來,天下絶無,卻又太過自信自戀了。自古至今,地球上曾有過多少人,又有過多少和我們一樣有所思之人,豈能只有唯一呢?

所謂的大思想家,只是想得更深更透,更成系統,卻不一定是只有他想過,而其他人卻從未想到。人無法發明出根本不存在的東西,也不可能思考所有人都沒想過的問題。這不是說,我在不屑乃至嫉妒這些大思想家。就像一些食客,總覺得這,這,這又算什麽,回家裏我打幾個鷄蛋,多下油,也能炒出來。是啊,廚師所做的事情,並不比我們所知更多,但當一位廚師可以用手藝換錢的時候,也就說明他確實有其價值。所以,大思想家們,所做的事,固然不是唯一,但其思考所得,卻一樣值得我們尊重。

正如一顆鑽石,打破砂鍋問到底,其核心元素也不過就是碳而已。

但這確實是一枚鑽石。

當歡聲笑語都在別處,而我卻獨自坐在小房間內,聽着,聽着,卻總沒有什麽快樂。如人所說,快樂是別人的,我卻唯有我自己的故事。

說起來,這條筆談當真是毫不忌諱。作者又看到忽然大雨之下,所有穿着好衣服,有着好表情的人,都不得不踉踉蹌蹌,高一腳淺一腳地在雨裏泥里艱難走路。當此時,心中本來解脫不了的憂愁,竟然一下子被打破,而忍不住要笑起來。

我讀到這裏,也不得不為之而笑。

這世間的事情,有時候就是這麽「缺德」。明明別人是狼狽不堪,自己卻看得笑了出來。可見別人的幸福,未必是我的幸福;別人的倒黴,卻給了自己一個笑的機會。

卓別林《淘金記》寫了一個小人物的發跡變泰,這自然讓我們在結尾感到滿意。但一路看下來,能夠引人發笑的,卻始終是「小不點」的倒黴事兒。我想,大概沒人會在觀看的時候,有什麽道德上的潔癖,乃至因為一些自我要求,而決然不看這樣「侮辱人」的作品。

恰恰相反。當我們越是在這位主角的倒黴里得到快樂時,我們越發對這個人物有了同情,乃至讓我們感到這個人,值得我們喜歡,配得上最後的美滿幸福。

是的。為什麽有時候我們不喜歡某個故事的主角,其原因正在於此。太完美的政治人物,也往往在選舉中得不到人們的擁護,所以,競選策劃人往往會安排一些小缺點,來打動群眾,討得喜愛。

這樣想來,那些在泥水裏的鮮衣華服之人,得了這樣一場狼狽,反而是打破了上天「好謙忌盈」的冷眼所望。

(二)

人生的悲劇,往往都來自於過於自戀。

當一個人站在別人腳下,才能更清楚地認識到,這世界的另一面是什麽樣子。

觀眾只能看到熒屏的這一面,但到底那些打滾跌跤的小醜,是如何忍住疼痛,豁出性命,纔可以表演出這一切的,並無人知道。而且也不必讓人知道。觀眾非要走進後臺,才能看出來這些精緻巧妙,乃至華麗逼人的奇特景象,是怎樣平平無奇,反反復復,幾次三番地才營造出來。

人生的完美,都是來自於剪輯。這就是為什麽,那些完美的候選人,總是讓人提不起興趣。因為我們可能無法想透,但潛意識里卻在生活之中得了教訓。這世界并沒有什麽完美,這裏很好,那裏就會很糟。司馬遷就是這樣寫的。於是一個角色在自己的主演電影中大顯身手,叱吒風雲;卻在另一部電影中,只能成為配角,乃至醜角。

人之所以為人,正在於此。

而套用一句很有名的話來說,就是:正因為懂得你的殘缺,我才更愛你。

杜拉斯不就這樣給自己的小說,寫過類似的金句嗎?

……

全無愛名求利之心的人,很難找到。一個缺點也挑不出來的,更是謊話。但讓人感到於此矛盾的,大概就是誰要是聽到某某當面說自己的缺點,難免下意識地反應:嗯哼?!這是對我有意見?

這又是為什麽?

(三)

下過一場雨,就有蛙聲在夜色中,大唱特唱。

人們都說它們毫無主見,可誰又說它們一無所見呢?

要是有人偏偏在夜中閒逛,一定能夠撞見幾隻蟾蜍,翻滾在公園的路上。雨水淹沒了泥土,蚯蚓沒了空氣,必須從地下鑽出來。這就是它們大快朵頤的時間了。

我們不知道的夜晚,才是這些生靈活動的世界。

我們的夢,到底停留在何方,卻像是讓白日裏的身體,顯得有點古怪。

「吾道如處暗。夫明者不見暗中一物,而處暗者能見明中區事。」(《關尹子》)

或許一些關於時間的問題,就在於此。得意、鮮衣華服、自滿、太完美,什麽都要抓,自以為清醒正確……都是在光亮處看自己而已。這時候,是看不到那些暗處生命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