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讓篝火亮着吧

(一)像風一樣行走在訊息的山谷

有人說過,我們的焦慮,不是來自於孤獨無聞,而在於信息爆炸的時代,被塞滿的心。

以前每一家房前都有一個郵箱,若是很久沒人住,郵件會慢慢長出,從縫隙伸出手腳。

艾柯家裏安裝過一台傳真機,很快他就飽受各種推銷之類的垃圾傳真轟炸之苦。即使到了電子時代,我們也一樣經歷着類似的事情。現在各大郵箱都有了更好的算法,不再像最開始那樣,總讓我們看到一排排垃圾郵件的轟炸了。但沒有什麽是完美的,三封五封的郵件,依然在我們想象不出的前因後果里,靜靜出現在郵件列表里。

這就像沒有人記得我們的生日,但總有一些商家的短訊息,會悄然告訴你,名字和地址都是一種商業名單里的寶貴資源。

我不值錢,但我的訊息很值錢。

我無法變賣,但我的器官是可以一個個成為交易的商品。

這就是一種讓人焦慮的想法。

作為一個具有好奇心的人類物種,沒有對於環境探索的想法,沒有獲得更多關於安全和危險的訊息,大概就喪失了生存進化的可能。

我們既然活了下來,那就是一個掌握了訊息的人之子孫。

當祖先在樹林叢原,慢慢接近獵物,所掌握的正是一種能力。除了憑藉運氣或者某種神秘力量的護佑,我們總要試着弄出一些足夠讓自己相信的保障,這就是語言和文字,為什麽要產生的原因。

但在今日,我已經倦了。

這些別人想讓我知道,渴望我記住,一定要強迫我聽從的訊息,都仿彿是一種消耗。我好像一個罐頭鐵殻,在角落裏,有着濕氣,有着各種化學元素的變化,有着高溫,便有了污漬中的腐爛可能。這些訊息便是如此讓我無法輕易卸下。

直到有一天,我忽然發現,當我不去湊近那舞臺中央,一切似乎也就少了可能的根源。

當我開始關注其他一些事,這本來晃來晃去,如何也不能擺脫的模樣,都漸漸淡了,漸漸成為遺忘。

我自然沒有什麽秘訣,更不是說,要像別人不踩,先把自己活成屎一樣的姿態。

人除了謙遜,更要有一種驕傲,而它的別名則是尊嚴。

猶如磊磊的山岩,可以被登攀,也可以被開鑿,但它總不會自己走到誰的近前。

山如何移到眼前?

山不能來,則我過去。

可誰是訊息爆炸時代的山,誰又是那過去的「我」?

(二)沒有哪部兒童漫畫可以一直受讀者歡迎

這個分標題需要加註引號,因為它來自一位漫畫家,他在下面接着說:

「孩子們不斷更替,不斷進步。如果現在市場上十年前的兒童漫畫還和當初一樣暢銷的話,就得引起重視了。因為這表示我們的社會沒有進步。」(手冢治蟲《我是漫畫家》)

所以作者無需為了沉寂而感到悲哀,市場本身是需要潮漲潮落,自我調節的。因為讀者、聽眾,或者一場場電影票的購買者,大家都是在變化的。以前說的年輕人是90後、00後,現在呢?誰又是現在的年輕人。

作者寫的只是自己在這個世界的重複,而跟隨着他的讀者,也一樣是在這種重複中,不斷確認着自己是自己。這就足夠了。經典當然需要一代一代的考驗,可那不是我們今天就可以確定的。所以,我們今天看的經典,都來自於很早以前。而我們今天以為的典範,卻未必還能在未來獲得另一些讀者的認可。

當我們喜歡一杯龍舌蘭的時候,請對那些喜歡馬德里日落的人,表示一種理解。

於是,我們看着自己的漫畫,而另一些人則看着他們的漫畫,我們看着我們的話,我們發現無論是哪個時代,又是哪個國度,都是「我們」,都有着相同的心情。

只有商人纔會斤斤計較于賣出買進的價差,閲讀經典的人和閲讀時新,又有什麽需要必須分出高低對錯呢?

當一天忙碌勞累,原始人一起回到了洞穴,總有人要講起故事,也總有人,即使兩眼惺惺,半夢半醒,也要聽一聽這剛剛發生的故事。

神秘的輪迴,在火塘邊發生一次一次,直到有人把它記下,寫成詩。

於是,很多年後,那些印在紙上的黑色文字,到底是如何經歷了時間,又是怎樣被挑選,成為一種意義的承載者。這一切都那麽神秘,卻又無需深究,若你是學者,便可以得到更耐人尋味的配方,若你只是一個乾渴飢餓的旅者,那也無妨只是品嘗。

在這流浪路上的小茶館,你打了尖,你飲了茶,你便獲得了一切。

別人的,不會是你的。

你感到的,便已是此時此地此人的全部。

(三)一個孤獨的瑞士老太太約瑟芬妮買了半打鷄蛋一隻黑色的畫筆

這也不是我說的,但此刻累了,於是我選擇不再告訴你這些字句來自何處。

但我的嘴脣開合,默默念出了他的名字,舌頭碰觸在口腔某個不為,氣息在喉嚨里噴出,而聲音仿彿彈跳,一個一個排着序列走出。

我想知道這個故事的結尾,那個瑞士老太太如何了。

但我懶得去再一字字跋涉,也不肯讓所有的頁面悄然翻過,只為了看到一個高明魔術師的小把戲。我承認自己蠢笨,也不肯學着聰明,但我仍然想知道,這個瑞士老太太又如何了。

好吧,原來如此,這個結尾是無意義的動作與表情。

因為一切作者打算透露的秘密,都暗藏在閲讀旅程中,他不肯像學生一樣點題,畢竟這不是小學生渴望一個高分。

約瑟芬妮發出陣陣洪亮的大笑。

約瑟芬妮喘着氣,甚至在羽絨被下發抖。

約瑟芬妮覺得自己復活了。

好吧。你要是也好奇這個人到底怎麽了,你就是和我一樣,具有着無意義的好奇心那號人。在現在這個訊息叢林里,大概也曾一樣過得不那麽開心。但若是你不夠好奇,甚至趕快跳到篇尾,立即點擊關閉,離開。那就祝福你,你真是個幸運的小夥子(姑娘),畢竟像你這樣的人,才能在未來活得更久。

我盡力去在小說集中向前,希望探究到每一個角落,然後回來報告曾發生的一切。

但馬拉松的小路已經結束,可那個等到勝敗消息的雅典,卻早已消失在一次次歷史的雲煙里。

毫無疑問,那個累得猝死的長跑戰士,他的意義就在於當眾說出:

我們勝利了。

但就在那路的盡頭,你卻發現,在你奔跑的過程中,那本應比我們更永恆的城邦,卻早早消失了。

作為一個未來的讀者,我們當然知道歷史發生過什麽,雅典不是無敵的,希臘也會成為外來強大入侵者的殖民地,刀槍劍戟,詩書字畫,一切都將煙消雲散,徒留下高大的石柱,栩栩如生的雕像,還有永恆的藍色白色,紀念着某種存在。

但那個跑來的使者該怎麽辦?

他又向誰來報告這勝利的訊息。

時代變化了,年輕人也早不是那批喜歡老漫畫的人,而我們所看到的約瑟芬妮,依然不被我們理解地發出洪亮的大笑。

我知道一切。

但我沒有說出一切。

所以第一章像風一樣走過;第二章便是沒有什麽總受歡迎;而到了第三章,你將知道約瑟芬妮是一位孤獨的瑞士老太太,她買了鷄蛋、畫筆,然後又發出了笑聲。

垃圾郵件或許可以戲仿出這個故事的主題,若你認為這是一個故事的話。

好了,今天就到這裏,明天還要出門打獵。

讓篝火亮着吧,黑暗中隱藏着和故事一般神秘的夢,它將在黎明前始終不知疲倦地追趕我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