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放吧

(一)

好啦。普魯斯特的講述依舊漫長,他已然度過那段失戀的歲月,而那個看起來更為真實的吉爾貝特,已經在想象和現實的撕裂中,截然而去。他的回憶,從此變得更為主觀,曾經發生在心中的故事,讓周圍世界的色彩,燦爛美麗,卻格外不真實。或者說,當一個人將自己的回憶變為一種主觀敘述,一切就有了更為私密的味道。他不真實,但卻符合敘述者自己的看法。我們很難說這種看法是對是錯,但毫無疑問,這就是一種曾經發生的事情。

當我一個人走在街頭,忽然聞到一陣香氣,可能是什麽剛好出鍋的滷肉,也可能是在油與火之中跳躍的炒飯,總之是什麽非常好的味道。但我步履匆匆,並非如往日一般閒逛,所以我來不及去仔細尋覓,甚至掏錢買上一份,所以我只能帶着那種味道的記憶,奔向另一處,我不那麽情願的終點。我不能不去,但我記住了味道,只能憑着想象,去一次次嘗試猜測,這到底是什麽。

甚至我還再次回到那個街頭,打算找到它,品嘗它,驗證它。

茫茫的人群,沸騰的攤鋪,各種味道交錯混雜,你能夠找到每一種想象中的味道,但我根本無法確認,這就是曾經聞過的味道。因為每一次我都在品嘗後感到失望,也在失望中繼續尋找。

我知道這種記憶,似乎是某一種詭異的陷阱,就算再怎麽努力,也無法復原我們記憶中的那些碎片。正如一個打碎的花瓶,你知道所有的大小碎片和飄落的粉末,都沒有逃出這個房間,甚至就在這腳下的地毯上。可當你請來最好的修復師,最終收穫的結果,依然不能改變你心中的失落。那個花瓶確實消失了,而這個一般無二復原的花瓶,總是缺少了某一個部分。你無法確認,但卻可以肯定。

你的記憶也是如此。

(二)

卡爾維諾曾經回答採訪:一般情況下,我不喜歡任何人。尤其是……

他沒有說完的句子,是為了提出的問題:一般說來,您喜歡電影人嗎?

當然,我不必格外解讀。

每個人回答這類喜歡不喜歡的問題,其實都可以如此說,更直接地挖掘,我們甚至可以認為,每個人都曾經有這樣想法:我不喜歡任何人。

是的,為什麽一定要喜歡某個人呢?

神替大家愛着世人,而我們則無需如此博愛。

即使是面對自己。

你有多長時間,沒在鏡子裏仔細看過自己。人到中年的時候,面貌改變最大,每一個月都有每一個月的痕跡,而轉過年,則已然是一個人死,一個人生。那些眉目表情,那些漸漸下垂的肌肉,還有藏着無盡過去的眼神,你可曾還願意面對。

這是時間雕刻的痕跡,這是自己與自己對話的結果。

但我還是不願意如此面對。

就像那怕黑的孩子,在無人的房間自己嚇自己。只要捂上了眼睛,似乎便遠離了這黑暗中無盡的莫名恐懼。

你覺得什麽是苦,你覺得什麽是失去,你覺得什麽是想得還未得?

我們不能面對自己的問題,我們不肯回答那些還未到最終的結局。就像一個人走出考場,每個和你對題的人,都是一個討厭鬼。你不肯讓自己陷入感情的漩渦,你決定一個人過,你讓自己有了自由,便也有了無謂的憂愁。

(三)

站在冷風中的某個無情男子,大概又結婚了吧?或是在嘗盡了人生的難後,便又有了更多感悟。誰可以明白誰呢?這不是簡單的幾句話,就可以分清彼此的愛恨。這也不是小說,即使最微小曲折的心理衝動,也會用獨白告訴每一個讀者。我們沒法瞭解每個人,只能期待曾經說過的話,猶如蜘蛛甩出的絲綫,在風中碰上某人,於是就能連接成網,然後在顫動中,瞭解那發生過在上一秒的心情。

失去了夢,固然是一種悲哀,但人生又如何可以憑藉概括,就讓一種還在繼續的生活,被定義為某個詞語。就連辭典都會被修訂的啊,人呢?難道不是還在活着,即使死去,也有着被解釋的衝動。

「隨時等待下一刻只是只是一種習慣;你關閉水壩,時間就會像湖泊一樣溢流。時光流逝,這是事實,但它們的寬度大於長度。已是晚上,但時間還沒有過去。」(Robert Musil)

盡自己可能,去理解自己,是一種不可能達到的目標,也是一種不斷接近的過程。

當你發現這一點,也許一切就不那麽可以輕易摧毀某個人。

我曾經看過很多步履蹣跚的老人,走在路上,似乎每個人都有着故事,也可能仍與現實有什麽拉扯。利益牽動着他們的前行,而失去聯絡的生活,變得很像一種不得不經歷的事情。我其實更想知道那些寫一筆好字的人,是不是就此得到某種安慰。我又想起,這世界還有一些人,不得不給自己一種命運。命運本不可把握,但能把握的人,又不是自己。

也許就該這樣停下思考,正如那街頭經過所聞到的香氣,就讓它停留在記憶之中,為何一定要真正尋到?我們大可以將真實和虛幻分開,一個放在手頭,一個放在腦海,我們不能得到的,必然懸掛在更高處的樹杪。正如天空,誰也不可能獨守。即使是隔着海角天邊,也自有喜歡它的人,難道你能憑藉一個人的貪戀,就讓所有人視而不見?

這樣想下去,大概是不平的,海水般,推上推下,刷來刷去。理智是永恆的海岸綫,即使曾經因為時間而進退,卻仍然獲得堅定不改的名聲。情感則無需費力,格外輕鬆,一場風暴過後,便又是一場陽光灑落,沒有天氣是為了取悅某人,自然取悅誰,也無法更改季節變化,氣流盤旋。

我們的一生,都是這樣。

(四)

「你說得太絶對了。」

「是嗎?那讓我修正。」

「說得簡單些,版面不夠用了。」

「屁。」

「什麽?」

「你說要夠少。」

「別廢話。解釋來聽。」

「管它怎樣?不放過,也放過。管它怎樣?放了是自己舒服,不放是別人感謝。」

「雖然……但太粗俗。」

「你要怎樣就怎樣。求放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