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從前,有一個小士兵,叫皮特,他只有五英寸高,所以能去很多我們去不了的地方。

有一天他在森林里閒逛,忽然發現狐狸匆匆忙忙地經過,因為小皮特太小了,所以狐狸根本看不到。因此根本沒有平日里的假笑,臉上帶着少見的憂愁,一個勁兒嘟囔:怎麽辦,怎麽辦。

小皮特很好奇,你知道和他的身高相比,他的好奇心,多得讓一個心外科醫生看了都驚訝。

狐狸走了挺遠,七繞八繞,要不是它預先留了記號,一定會迷路。

小士兵倒不驚訝,誰都知道狐狸就沒走過直道,更何況他就在狐狸大衣的後襟上,用一根縫衣針給自己做了個把手,管它怎麽走呢,反正小士兵今天就是要看看狐狸去幹什麽。

又經過了一叢醋栗樹的荊棘,小皮特還順手摘下幾根木刺,大小正合他用。

狐狸終於停下來,脫帽向身前的人致敬,那個人一說起話來,小皮特就聽出是誰。

獅子帕德。

這頭老獅子從來都趾高氣昂,很喜歡在外人面前顯擺他那塊懷錶,他搖着一頭黃色的假髮說:這是國王,國王萬歲,是國王贈送給他最忠誠的臣子的。

小皮特見過這塊表,確實帶着顯然的紅藍條紋。但他認為,即使是國王贈送的,恐怕也是一位不用表的國王,因為上面的錶針都掉了,而且連裏面的數字都裝反了。你看,我們都是一、二、三、四吧?可那上面確實四三二一。

但老獅子帕德可從來不放過任何炫耀的機會,它從不給人仔細看,卻又總要拿出來,裝着給人看。

狐狸和獅子湊近來開始嘀嘀咕咕,雖然皮特的耳朵很靈光,可他畢竟是在狐狸的後襟上,隔着狐狸的肚子,又隔着兩個人的厚臉皮,什麽聲音都不清楚了。

兩個人商量好了什麽,都得意地笑起來,但獅子帕德一走,狐狸卻立即收起假笑,又開始嘟囔起來:怎麽辦,怎麽辦。

皮特感覺無聊,於是趁着狐狸經過一叢黃花,跳了下來。他決定再去看看獅子帕德,它知道這頭老獅子最喜歡躺在草地邊上打盹。

這時候,獅子帕德剛剛在逼問他的佃戶長頸鹿克桑,讓他交出今天份的口糧。

可憐的克桑只好苦苦哀求,讓帕德發發善心。

帕德可不理他,最後決定只咬下克桑的左前腿,這樣他仍然可以去幹活,三條腿也是可以站穩的。

皮特剛好遇見了三條腿的克桑,克桑說:這可真是活不下去了。

這時候,從身後卻走過來一個人影,它又沒瞧見皮特,只是讓三條腿的克桑別擋道。還是狐狸啊,他自己拖着一輛車,後面裝得滿滿的。

帕德看到了,滿意地拍拍狐狸,說:那就都拉到我家裏吧,我決定讓你當我的財政大臣,明天繼續給我收稅,我想該輪到母鷄皮皮可拉一家了。

狐狸露出諂媚的笑容,可皮特太小了,所以他能看到那張臉裏面的表情。這可是難得一見的,因為狐狸也有自己的憤怒。你知道,即使是這樣狡猾的動物,被搶走了自己的繼續,也會憤怒的。

狐狸答應得好好的,轉過身卻一邊憤恨流下眼淚,一邊走遠了。

皮特決定去通知母鷄皮皮可拉,但她們早走了,只留下了幾根鷄毛。皮特認為這是好事,但又想,如果母鷄皮皮可拉走了,其他人也會遭殃,要把獅子帕德的命令告訴給每個人。

他找了一大圈,結果人都不在,連狐狸家的大門都是緊閉着的。

就這麽一家家的走啊,找啊,終於在小河另一邊看到了他們,所有人都在。

他們圍着狐狸,一起大喊,一起揮動拳頭。皮特在岸這邊看着,聽着那些喧嘩聲,雖然看不懂,可好奇心又被提起了。

沒等到他找到什麽小船,那些人已經回來了,他們浩浩蕩蕩,決定跟着三條腿的克桑一起找帕德講理。狐狸混在人群裏,一個勁兒地哀嘆鼓動,就是不肯出頭。

皮特跳到一個人的後襟上,誰也沒注意這個小個子。

原來都很生氣的人們,冷着臉走過去,可隊伍越走越長,漸漸前頭就剩下一兩個人,到了獅子帕德身邊的時候,又只剩下三條腿長頸鹿克桑一個人了。狐狸更是早就多到隊伍最後排了。皮特卻早已跳下來,跑到最前面,打算聽聽大傢伙剛纔到底商議了什麽。

帕德根本沒有坐起來,懶懶的打個哈欠,就說:怎麽,你們要幹什麽。

大家都活不下去了。克桑激憤地說。

獅子帕德看看他說:還有誰?

我們,我們大家夥兒,每一個人。克桑要指向自己身後,可站得最近的,只有母鷄皮皮可拉一家了,其他人都又退出幾步。

這就是你說的全部。帕德說:難道就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和你一起來講理?

怎麽不說話,你們剛纔不是說得好好的?克桑問。

母鷄皮皮可拉低聲答應,但聲音小得連皮特都聽不清。

你們要是還想活下去,就像剛纔一樣喊一聲。克桑有些失望,不抱希望地問了一句。

結果狐狸“啊”的一聲。

長頸鹿克桑眼睛亮了一下,就是這樣,我們一起來。

結果從狐狸開始,所有人都啊的一聲。這是皮特用木刺做的劍,狠狠扎了每個人的屁股。但他太小了,只來得及扎了後幾排人,沒想到,前面的人突然跟着啊起來。

啊——啊——啊——

這是講理的聲音,卻什麽內容也沒有。克桑和其他人終於站到了一起,緊緊拉着手,後面只剩下不知道該不該上前的狐狸。

獅子帕德驚疑不定地站起來,說:你們——

啊——啊——

大家決定就這樣講理。

獅子帕德最後沒講過大家,因為他只能一個人啊,連狐狸也沒有站在他這一面。

大家拿回了自己的一切,帕德決定去找自己的國王來評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