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牧人的喃喃自語

未命名

教會為何應該支持民主運動

「如果尖銳的批評完全消失, 溫和的批評將會變得刺耳。 如果溫和的批評也不被允許, 沉默將被認為居心叵測。 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許, 讚揚不夠賣力將是一種罪行。 如果只允許一種聲音存在, 那麼,唯一存在的那個聲音就是謊言。」

這段說話網上流傳是柏拉圖說的,但我卻不太相信,但究竟是誰說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段說話反映了未來香港好一段日子的社會發展。

香港教會絕大多數時間都不是身處於社會改革的最前線,一來英殖時代(特別是67暴動之後)政府主動地改善社會民生的狀況,也願意從不同渠道收集社會上不同的意見,疏導民怨,教會自然也不用多說,只要配合好政府的社福政策作為輔助,已經可以做福社會大眾,向人見證福音。

二來香港教會繼承了基要主義式的政教分離傳統,向來就不會對政治事件作出評論,聽前輩說就連89年六四事件這麼轟動,有部份保守教會仍想當作沒事一樣過日子。這種狹義的政教分離主張把教會與社會上的政治發展活生生剝離。

在2020前的香港還可以這樣處理(可以但不代表正確),現在教會要思考的是,大法頒佈之後一年香港的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集會自由已經被破壞到體無完膚。這還是與教會無關的嗎? 教會繼續傳福音就可以了嗎? 宗教自由可以獨善其身嗎?

記者、政團、社工和壓力團體往往站在改革社會的最前線,他們按著良心對權力、政府發出最尖銳的批評,讓社會上不同意見的聲音可以在公共空間被聽見、進行辯論,匯聚更多的民意支持,爭取社會大眾可以在一個更公平的社會中生活。

這些聲音對政權來說從來都是刺耳的,但卻是必需的。否則政權的權力將會無限擴大,為所欲為而不受制衡。香港教會一直享受的宗教、集會自由就是在這樣的一個互相制衡的社會中維持,教會才得以自命清高地「政教分離」,專心地做「傳福音救人靈魂的屬靈事業」。

現在站在最前線的尖銳批評聲音幾乎全軍覆沒,面臨一波又一波的清算,這些聲音消失之後,就輪到溫和的批評者站在最前線,當他們也被消滅之後,沉默者就是最前線,也就是我個人認為,籠統來說教會現在所站的位置,我們可以獨善其身嗎?

我聲過有同道說﹕教會都係講聖經姐! 只要我地堅持不說政事,講聖經就無事!

聖經教導信徒不可與罪惡妥協,要堅持真理、指斥罪惡﹔使徒以身作則,面對官府說「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舊約律法是建立公義社會的模範﹔新約啟示錄就是反對敵基督政權....還有很多,這些都是腐敗、專制政權不想見到的意識形態,當它掃除了尖銳和溫和的反對聲音,還會讓教會自由地傳講完整的啟示嗎? 若要政治正確而避開某些經文,教會還是宣講完整福音的燈台嗎?

到最後沉默反而是最愚蠢的選擇,很可能在死前明志的機會也沒有,就被紅線交織而成的「紅海」淹沒。

「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

當他們抓社會民主主義者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抓工會成員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德國信義宗牧師馬丁尼莫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