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

一個玻璃心又很暴力像個男孩子卻又很愛哭的女生 最近的進化是成功成為了+9妹 哈哈歡迎認識

未命名-4

「現在頒發110年度第一次段考成績優異同學的獎狀和獎學金,三年級第一名,三年甲班,薛宇華;第二名,三年乙班,楊程;第三名,三年戊班,許文修……」

除開學當日外,兩個多月至少是平安無事的度過,成績也恰巧多出2分,驚險掛在第三名的位置。

他則是妖孽般的平均98分,穩坐全年級第一。

「這三個三年級的學長,都不好惹。」

「嗯?」

他在我耳旁輕語。

「薛宇華是建德最大幫青龍幫的軍師,他剛入青龍幫,就把整個建德搞的天翻地覆,當時他讓其他幫派整個分崩離析,完全潰敗,這才導致現在最大幫的存在。」

他似乎不怎麼放心,後面又補上一句。

「或許他打架不行,但論起挑撥離間,在建德可沒人能跟他並駕齊驅。」

「嗯哼,那其他兩個勒?」

「楊程,獵鷹幫幫主,據說他在開學那事發生後,心情很差,跑去拳館又磨練了一陣子,你最好別再招惹獵鷹幫的傢伙們。」

「這可難說,不過他們不來找打我也不會無聊到扁他們好不?我是這種看到人就揍的人嗎?」

他竟然用力的點了點頭,讓我白眼整個都要翻到後腦勺去了。

「最後是許文修,他和獵鷹幫關係不錯,卻又不屬於獵鷹幫的人,重點是,他就是一個變態瘋子,據說他剛入學就把一個學長綁起來打到殘廢,至今還躺在病床上。」

「蛤?不是不能打殘?」

他嚴肅看著我,從沒出現過這種凝重表情。

「對,不過他當時打殘的那個學長,是為了獎學金就讀的普通學生,沒有背景,因此只賠償醫藥費這件事就被強行壓下去了,連校園內都只有極少數人知道這件事。」

難怪,果然出事了還是靠爸靠媽靠背景。

「這是我爸提醒我的,連他建德校董之一的身份都要叫我小心,你更有可能出事,答應我別惹他,答應我!」

他激動的抓著我的雙手搖晃,事情似乎沒有這麼簡單,否則反應不至於這麼大。

「現在頒發的是一年級,第一名,一年甲……」

還來不及回覆,就被請上司令台。

「麒麟臂他們呢?居然不在?」

一年甲班剛好排在正中央的位置,麒麟臂這樣一個明顯的人物不在,一眼便看得出來。

「出事了。二三年級獵鷹幫的傢伙們,也不在。」


「麒麟臂你去哪這麼久,朝會要開始了啦!等等老大他們看不到我們,回班準又發火。」

麒麟臂一手提餅乾,一手拎飲料,艱難的從牆外翻了回來,卻見同伴等的一臉不耐煩。

「哎哎不是,兩位老大包下了全年級1,3名欸,我們總要慶祝一下不是?」

「就你最會。」

高瘦的黃猴接過其中一袋,雖是責罵,心中卻對麒麟臂的細心刮目相看。

「其實,我們可以放學後再去餐館吃個飯慶祝……」

弱弱的聲音冒出,班上最文弱的小跟班木棉,跟在麒麟臂等人一段時間後變得比較敢發表意見。

「靠,對吼,那這樣老子不就白買了!」

「是。」

靠在牆旁高冷的冰塊一說,麒麟臂的臉立刻垮了下來。

「不會啊,怎麼會白買?拿來貢獻給我們獵鷹幫,就當作開學時沒上繳的保護費如何?」

熟悉聲音傳來,只見獵鷹幫圍住了麒麟臂等人,大約二三十人形成的包圍圈,難以突破。

麒麟臂將食物塞在木棉手上,和黃猴、冰塊兩人站在前方。

「獵鷹幫,你們又想幹嘛?」

「欸?沒什麼,只是想你們把食物跟錢,全部交出來。」

眼前最好的方式,就是乖乖認慫,這些傢伙都是獵鷹幫中的精英,就算一次可以挌倒兩三個人,但這裡可有二三十人呢,根本就是沒法填補的實力差距。

「行……」

「然後再乖乖被我們打一頓,這事就完了了。」

明顯的目的,獵鷹幫的人捲起袖子,看來是無法輕易了結。

(待續)

-------------------------

我絕對不是故意斷在這裡的(認真),不過關於團戰的部分還是讓我努力思考一下畫面吧!

(謝謝你看到最後

下次更新時間為1/23(寒假時),雖然放假卻有寒輔的存在(哭啊),因此盡力趕稿啦!(相信我,會考完後絕對可以達成一周一更的成就)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未命名

未命名-2

未命名-3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