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2 articlesIn total 14035 words

外婆(4)

大厨麦氏

那些我没有见过的时光,从外婆零碎的故事里可以瞥见一点旧上海的影子。

外婆(3)

大厨麦氏

片光零羽

地狱公使之无差别攻击

大厨麦氏

并非事事都可以拿因果来解释【有剧透】

外婆 (2)

大厨麦氏

坏脾气都不是对我的

外婆

大厨麦氏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关于外婆的一些回忆

冬日宅家观影

大厨麦氏

因为韩国电影,感觉宅家的生活也没有那么难过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的年末

大厨麦氏

每每觉得今年可以收梢了,结果却还有没完没了的预料不到等在前面。这个十二月过得比十一月还要慢得多。月初一个项目忙完,非常快乐。虽然只是一个不算重要的virtual event,对我来说却很重要:意味着这个举办了十几年的研讨会没有在我接手的第一年放弃。

感恩节之后

大厨麦氏

感恩节过后,新年也就在眼前了。洛杉矶并没有什么季节,只是白天肉眼可见地短了起来。以前每天去办公室上班时候并没有这么明显的感觉。在家上班,枯坐到下午,抬头发觉天色已经泛着蓝紫色的灰,一天时间就这么快地过去,令人有点心惊。然而整个十一月走得又是这么慢。

微信与华人

大厨麦氏

曾几何时,我对于腾讯的产品十分反感。QQ, 浏览器,杀毒,走的都是连哄带骗的路子,诱导用户装上许多不知道起什么作用又不能干净卸载的软件,行为相当流氓。我无法信任这样的公司,更别说腾讯一系软件的设计,在我看来难看到惨不忍睹。微信却是不同的。最初不情愿地安上微信,是为了与在国内的家人保持联系。

一个不光好看的厨房

大厨麦氏

在装修不断耽搁,心里没着没落的时候,只好在网上写写近在眼前的厨房,试图籍此平复焦躁的情绪。装修拖得太久,到了六月底,眼看以为的落成日一天天溜走,我连追问工头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事儿也不是全怪工头。其间耽搁,大多是市里inspection出的幺蛾子,难以尽述。

关于记忆

大厨麦氏

我爱吃好东西,爱拍好照片,又基本上以写文章为生。照说该是写游记、食记的一块好料子。这些年也不是没尝试过这些,然而十次里有八次,我的坏记性让我不得不搁下笔。即使有照片和简短的笔记,几天之后对于一桌美食的记忆就变得虚无缥缈。最糟糕是碰上餐馆摆盘如艺术品,势必要把食材炮制到没有食材的影子。

赫本旧片

大厨麦氏

赫图片来自互联网早几天就自天气预报得知这个周末将会创纪录地热,于是囤积了西瓜、La Croix,在家闭门不出。这时候就觉出住在西洛杉矶的好处来,比起downtown估计温度要低十几度。白天出门就能感觉到空气是热的,如同固体。屋里倒凉快得很,并不用开空调。

数码时代的隐私

大厨麦氏

在我看来,TikTok事件最为正面的意义大概是让我这样的人重新审视起数码时代的个人隐私。几乎每个app,软件和网站都会收集个人信息。TikTok 的算法据说是相当aggressive,已经有许多分析,不必详述。针对TikTok的争议,却凸显出现有法律框架对于数字隐私的约束近乎为零。

何以解忧? 唯有猪蹄

大厨麦氏

不知不觉中,七月也过去了。疫情没有什么好转,南加州的状态就是不上不下地拖着。医院的数据始终没有太令人紧张,然而餐馆剧院想要重归正常,算是遥遥无期了。单位发下通知,今年都不必再回办公室。通知的第二天,谷歌宣布把回办公室的日期延后到明年七月。那么估计我们也迟早要跟进。

近在眼前的厨房(六)

大厨麦氏

(一波三折的地板) 厨房原本的淡金色的光面石砖很旧了,但结实耐用,也与客厅、浴室使用的其他石材协调一致。此外好端端的石头,敲掉重来未免太作。当然了,既然保留旧地板,色调选择上自然会对厨房其他的设计有所局限。此外橱柜的设计略有改动,预计需要六块左右的石砖补一下地板。

近在眼前的厨房(五)

大厨麦氏

我的工头叫John,头发已经花白,口音和姓都明白显示他是英国人。头发很长像个嬉皮,多半是因为新冠期间理发店不开门。他拿着个黑色皮包,在我面试过的若干工头中最像个生意人。原本洛杉矶好的施工队是相当难定的,可新冠时期房地产市场都停滞了,工头说,已经若干星期没接新活了。

近在眼前的厨房(四)

大厨麦氏

(改一个题目,以抒发一下因不断delay而相当暴躁的心情) 忽然之间,我发现有许多迫在眉睫的决定要做。这么大一笔支出下来,总要盘算清楚,钱花在什么地方,以及我到底需不需要。虽然从来没有处理过装修,也知道花起钱来可以完全是没有边的。之前咨询几位designer,决定不用专业设计师的...

我的厨房快要回来了(三)

大厨麦氏

搬进新家的时候没有装修。公寓本身情况完全可以拎包入住,并且当时我已经卖掉了原先的房子,正在狭小的出租屋里待得如同笼中之鸟。住了几个月,熟悉了新家的flow,也看出厨房明显是需要翻新的。白色实木橱柜,棕色花岗岩的台面,其实都好看的很。但瞧瞧内里,就不能不长叹一声败絮其内。

我的厨房快要回来了(二)

大厨麦氏

(上次说到……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Eat-in厨房有扇大窗,冲着天庭开。天庭里热带植物郁郁葱葱,吃饭时候望出去,特别好的景致。这天晚上,水顺着窗框,不慌不忙地滴答下来。滴一会儿,停一会儿。第一反应是一定下雨了,然而偏偏这是个晴天。慌乱地给邻居、物业、水管工打了一个又一个电...

我的厨房快要回来了(一)

大厨麦氏

一个给自己起了个大厨外号的matters新人,刚加入matters没两天,就莫名其妙地失去了厨房。至今已经八周了。所谓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就是这么回事了。三月底新冠疫情在美国刚开始蔓延,数年来我都奉断舍离为圭臬,如今放弃原则,忍气吞声地屯起了水,面,酵母,卫生纸,disinfectant wipe,金枪鱼罐头。

3月25日 有风

大厨麦氏

今次疫情,美国的应对,令人徒感无奈。我一向极为尊重的疾控中心,连靠谱的数据都无法提供。全国范围每天更新的统计是志愿者自己做的。今天第一次看到可靠的加州测试数据,已获得的18,329测试结果中有2,588例阳性。此外有48,600测试结果还未公布。

2020.3.24晴

大厨麦氏

到今天为止,在家上班已经两周。身处大洛杉矶,每天中午追着看公共卫生部门发布的数字,心知肚明真实情况有多严重,心里不是不害怕的。但再害怕也还是要追着看。午后困倦,出门绕小区快步走了一圈,权当锻炼。阳光灿烂,有风,附近街区有盖房子的仍在开工。不少庭院都看到工人在修剪草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