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peller
mcspeller

殘影之心 之三

  「現在該怎麼辦?」衛亞雲望著源源不斷湧進來的青煙,轉眼已成聚狀的青色雲朵了。

  以前看過恐怖片,在這種古怪雲煙的背後,通常都藏著真正的妖魔鬼怪。衛亞雲雖不信邪,但他也沒有像蕭景雯那樣有顆凡事實事求是,清晰能辨真偽的頭腦。一時之間,只有自己嚇自己的份。

  「什麼?你真的看得到這些青煙?」周自通不可置信地問道。

  「是你叫我看的呀!」衛亞雲覺得周自通有些莫名其妙。

  「我是說給自己聽的,既然你能看到就太好了,這樣解釋起來也方便。」周自通解釋道:「現在這個現象叫『妖氣噬人』。」

  「妖氣噬人?」衛亞雲望望昏迷在床上的蕭景雯:「妖氣想來吞食她嗎?」

  周自通點頭道:「是的。能預先凍結一個人的意識……這魔頭來路顯然不小。」

  「妖氣怎麼噬人?我以為都是反方向的,是人吸入妖氣……」衛亞雲對妖魔鬼怪的理解,還停留在過去看的恐怖電影中。

  「你對妖界熟嗎?」周自通問道。

  「一般人會對這種事物熟嗎?」衛亞雲反問。

  「好吧,按照一般人的理解……就是一個人著魔的過程,當然每個人體質不同,有人會因此瘋狂而死。」周自通不解釋還好,越解釋衛亞雲越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也就是說……她會有生命危險?」衛亞雲對周自通的最後一句話很敏感,不管前頭是否有聽沒有懂:「這樣還不趕緊送醫院?」

  「醫院是檢查不出來的。」周自通瞥了他一眼道:「他們根本查不出任何病因,這時你再跟醫生說是因為妖氣要來吃她,我想他們會先把你送去精神病院的。」

  「那現在我們到底該怎麼辦?」衛亞雲開始心急了。

  「我可以去配製草藥讓景雯的身子自己形成保護網,不過這需要時間……除非你能先幫忙抵擋一下妖氣。」

  「該如何抵擋?」

  「你如果能看到這些青煙……說不準你應該也能看到牆角的『殘影盾』。」周自通指者床尾的房間角落。

  「殘影盾?」衛亞雲望望牆角,有某塊區域陰暗不明,似乎是道陰影。他換了換角度,果然看到一個很像古代打仗用的盾牌。這個視覺角度很窄小,一不留神,就只看到一塊陰影而已。

  「你當真能看到?」

  「是啊!」衛亞雲走過去仔細觀察後反思:「只不過如何用實體的盾牌去阻擋無形的妖氣,這個我就百思不解了。」

  「這個你不用擔心,等妖氣聚集成形時,你就會明白……會有『殘影盾』的出現,說明這房裡已經有妖……說!你到底是人是妖?」周自通尋思後質問起來。

  「我?……」衛亞雲覺得既好氣又好笑:「聽你講這些我都快嚇得半死了,我怎麼可能是妖?如果真是,怎麼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可是你明明能看到妖氣和殘影盾……這些妖界的東西只有妖能看到,在人的眼底是不著象的。」周自通邊打量他邊嘟嚷著:「一般的人和妖我應該一眼就看出來才對……」

  「等等,妖氣是你先發現的,所以你也是妖囉?」衛亞雲順藤摸瓜反問。

  「喂,小子。放尊敬一點。我可是道士十級的修行,要稱我天師或法師都不為過了。區區同時看到人妖兩界,又怎能難倒我?」周自通氣憤道。

  「道士十級?」

  「是啊,會彈鋼琴嗎?鋼琴都可以考十級,為何道士不能修練到十級?知道我為何叫周自通嗎?因為很多東西我都是無師自通的。」

  周自通說完跩得像二五八萬似的,等待著別人讚美的掌聲。

  「這是……冷笑話嗎?」沒想到衛亞雲完全不賞臉。

  然後兩人額頭上各自冒出三條線……

  「不跟你扯了,看這妖氣聚集的速度,我們時間所剩無多……這邊就先拜託你了,我先去搗藥。」周自通要動身時又回頭問道:「你當真不是景雯的男朋友?」

  「呃?……老實說,今天我們第一次碰面。」衛亞雲摸摸頭道。

  「第一次約會就為她擔下這許多事?」周自通嘖嘖稱奇道:「現在的年輕人不簡單哩……景雯能遇到你,應該是她的福氣吧。」

*****     *****     *****

  周自通走後,衛亞雲拿起盾牌縮在床腳。此時妖氣已經瀰漫滿屋都是,只不過門口處有較多的塊狀雲朵,而床的周圍仍是絲絲青煙而已。

  他看不清楚盾牌的模樣,不過拿在手中卻有十足的沉重感。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一種情況呀!拿著看不到的東西去阻擋四處都可流竄的氣體……

  會不會是那個周自通設計騙他,拿他尋開心?因為這房間從頭到尾就只有三人,一人還在昏迷當中。他很想外尋救援,找第三方人士來探查究竟。可是一方面,目前手機不通。另一方面,萬一這一切都是真的,他一離開妖氣就攻上床該怎麼辦?

  他轉頭看著緊閉雙眼的蕭景雯,無助地願想著:「蕭景雯呀,每次跟你同一隊一定是最早破案的。不過那只是網路遊戲而已。現在真實世界發生這種詭異的事,妳卻缺席。快醒來助我一臂之力吧,現在最需要妳那顆冷靜的頭腦了……」

  他越想越害怕,不知道聚集這麼多的妖氣會發生什麼事。他很想放棄抵抗,拍拍屁股走人。

  其實是可以的。

  稍早他起身走動過,妖氣看來似乎沒有要圍繞他的意思。他走到門邊要開門,妖氣都沒有動靜。只是他不敢開門而已。

  哎呀,算了!幹嘛逞英雄,跟自己過不去呢。就像蕭景雯自己稍早說的,他們也許在網路虛擬的世界中認識有一陣子,可是現實生活中在今天之前都仍是兩條平行線,他實在沒有必要為此賣命。

  衛亞雲無語問蒼天,怎麼會來淌這混水?怎麼會把自己推到此般的絕境?

  就在他下決心開溜時,心底又出現了另一種聲音……

  你不是很想認識蕭景雯的一切嗎?萬一她真被妖氣吞食了,有個三長兩短,就再也沒有機會認識她了……

  甘我屁事呀,不想認識她以前,日子不也是過得好好的?

  認不認識她,有那麼重要嗎?不過是一時好奇而已吧……

  真是豈有此理,她的性命安危,竟然在我想不想好好認識她的一念之間……

  認不認識她,其實沒那麼重要。然而若因為棄逃,而永遠失去認識她的機會,卻是不能忍受的……

  旋念至此,衛亞雲下意識地抓緊了手中的盾牌……

  就在他握緊殘影盾的同時,前頭的妖氣雲團忽然化作一個人身大小的拳頭狀,並傳來恐怖的顫聲嘶吼:

  『走開!我要過去,讓我上床!』

  說時遲,那時快。雲團拳頭直直地就向衛亞雲打來。他趕緊用盾牌頂了上去。

  『砰!』的一聲,衛亞雲被打退直到撞到床腳才停了下來。

  「天啊!這是什麼怪力?是氣體嗎?」衛亞雲當場嚇呆了:「簡直是颱風來著。」

  『滾開!』妖氣的抖音又起,雲團霎時化成一支榔頭。

  「休想!」這一拳把衛亞雲的男子氣概打醒了,他馬上弓箭步撐起腰桿,雙手架起盾牌。

  『砰!碰!砰!』榔頭連槌了三記,最後一記落在盾牌上時,衛亞雲的虎口都被震裂了。

  就這樣,衛亞雲跟妖氣雲團纏鬥起來。

  一連串的重擊,他不但沒有退縮,反而是鐵了心周旋抵抗到底。

  因為他明白,他是練過身子的,還有殘影盾阻擋,那妖氣的力道都如此猛烈。他實在無法想像,這些重擊落在蕭景雯嬌小身軀上的後果。

*****     *****     *****

  衛亞雲揉揉眼睛,掙扎坐起。此時房內的窗簾已有光線穿透進來,似乎已經過了一夜。

  他發現自己橫倒在床腳,殘影盾不見了,妖氣也消失了。一切彷彿雨過天晴,不留痕跡。

  周自通還沒有回來。他回過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檢視蕭景雯是否安好。

  只見蕭景雯依然躺在床上,沒有醒來。不過體溫、呼吸、心跳都很穩定。

  「呼!」衛亞雲大大地鬆了一口氣,狀況解除了。

  咦?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他說不上來……

  好像是蕭景雯……

  他靠近床頭,再仔細檢查一遍。

  蕭景雯仍是蕭景雯,五官特徵沒變。然而她的肌膚變得異常的光滑柔嫩,整個體態曲線也玲瓏別緻到近乎完美的地步。之前在咖啡館見面時,她紮的是馬尾,現在頭髮被放了下來,大波浪地垂盪在肩頸旁,閃動著亮麗的絲澤。

  既高貴純潔,卻又性感嫵媚……

  然後衛亞雲在某個不經意的角度看到,在她臀腿後面,似乎壓著一團毛茸茸的白色軟物。真想刻意去看,又變成只是模糊的陰影而已。

  總而言之,眼前的蕭景雯,化身成為只要是男人都會為之心動、一見鍾情的性感女神。

  奇怪?昨天見面時怎麼沒覺得原來她是如此亮麗動人,天香絕色?……難道昨晚我的感官都壞掉了嗎?

  衛亞雲正在納悶時,蕭景雯緩緩睜開了雙眼。

  「妳醒啦!真是太好了!」衛亞雲歡喜到快要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然而蕭景雯只是怔怔地望著他,似乎不認得他。

  衛亞雲回想起她從醫院逃跑時,看到自己也是經過了一段回憶的過程。可能這是人從昏迷醒來時的正常反應吧。

  可是好像又不對……

  蕭景雯的眼珠裡,散發出遼遠深邃的深藍火焰,這是衛亞雲從未見在其他人身上見過的奇特雙眼。

  「你是辛狼?」蕭景雯開口問他。

  「新郎?這個……」衛亞雲被問到有點不好意思,他只當蕭景雯還在半夢半醒:「按照約定,我們只約會,不談戀愛……即使真的戀愛了,也要先結婚,我才能成為妳的新郎……」

  「辛狼!我要殺了你!」蕭景雯眼中的藍色火焰越燒越旺,她忽然跳起床頭,展臂一揮,手中好像就多出了一副三叉匕戟,那是古裝武俠劇中才有的兵器。

  衛亞雲又看不清楚了。蕭景雯揮動的太快,手中的匕首看起來一下有,一下又成殘影的。只是他不敢怠慢,還是先閃躲為妙。

  「蕭景雯!看清楚啊!我是衛亞雲!那個妳在網路上認識的小警察~~」

  任衛亞雲喊破了喉嚨,蕭景雯就是聽不進去,只是一股腦地向他猛攻。

  衛亞雲經過昨晚與妖氣的奮戰,其實已經很累了。然而他怕傷到蕭景雯,又不敢速戰速決。終於在某個瞬間,他看清了蕭景雯手中的兵器模樣,當下使出他的絕活空手入白刃,將之奪了下來。只不過他忘了昨夜虎口已被震裂,稍一使力,便流出鮮血。

  蕭景雯手中兵器被奪,便停止攻擊,只是依舊冷冷地望著衛亞雲。

  此刻衛亞雲從她的眼神中清楚知道,她已經不是之前認識的蕭景雯了。

  「好吧,這位小姐,可以告訴我妳是誰嗎?」

  「哼,明知故問。我是壬戚,難道一來人間,你就不認得了嗎?」蕭景雯悻悻然道。

  「呃?妳是人妻?然後要殺我這個新郎?」

==《殘影之心 之三》==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