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懿翎 (令雨)
黃懿翎 (令雨)

專職翻譯,出版多本譯作。翻譯・時事・戲劇・書・手作烘焙。 [email protected]。FB🔎【翻譯人森的滋味】:FB🔎【Ling 烘焙實驗室】IG🔎 lingbaker2020

男生也很努力啊,女生有什麼好抱怨

同步刊登於 女人迷

韓國女作家趙南柱於2016年出版《82年生的金智英》( 82년생김지영),2018年出版中文版(漫遊者,譯者:尹嘉玄),2020年改編成電影,登上大螢幕,由鄭有美和孔劉主演。

韓國男作家崔乘範2018年出版《我是男生,也是女性主義者》(저는남자고, 페미니스트입니다),2020年出版中文版(日月文化集團,譯者:龔苡瑄)

兩本書分別由現代韓國的女生和男生所寫,一個以小說形式,融合國家統計數據等事實,將韓國女性實際發生過的經歷虛構在一名女主角身上。一個以多篇短文形式,自述自己身為韓國男性,在自己家裡、學校(職場)、社會現場感受到的性別不平等,同樣加入統計數據佐證,並提出身為男生應該成為女性主義者的理由。如果 Emma Watson 在2014年聯合國大會提出的是 #HeforShe,那崔乘範提的 #HeforShe,其實也是 #SheforHe。

前幾年韓國開始流行「媽蟲」(意指媽媽都不用工作,可以靠著先生的收入在公園一邊推著嬰兒車,一邊悠閒喝咖啡當米蟲)一詞的現象,啟發趙南柱寫出《82年生的金智英》這本小說,主角名為韓國菜市場名金智英,意指發生在女主角身上的,可能發生在韓國任何一個至少是1980年代出生的女性身上。女性從一出生,就背負各種只有女性才有的期待和規則、成為只有女性才能當的受害者。

金智英從結婚之後就被周圍的人催生,先生一派輕鬆的說為避免長輩叨念,乾脆直接生一個吧,他拍了拍金智英的肩膀說:「我會幫你的,別擔心,我會幫孩子換尿布、泡奶粉......。」金智英繼續說她的擔心,包含能不能繼續上班等。先生回答說:「智英,可是我覺得你不要只想著自己會失去什麼,要多想想你會得到什麼。成為父母是多麼令人感動又富含意義的事情啊,而且如果真的假設遇到最糟情況,實在找不到可以托嬰的地方,導致你不得不離職也別擔心,我會負責養你們的,不會讓你出去辛苦賺錢。」

接下來金智英提出了一個非常、非常值得男生回答的問題:

「所以你失去了什麼?」

金智英解釋他可能失去人脈、人生規劃、未來夢想等等。

先生婀了半天之後說:「我......我也不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自由啊,可能每天都要早回家,所以不能見朋友,在公司加班或者參加同事聚餐可能也會有些不自在,工作完回來還要幫你做家事,肯定會比現在更累,然後呢,身為一家之主的我,嗯.....撫養!對,還要撫養你們,所以壓力也會比較大。(《82年生的金智英》,p. 146-149)

金智英從小時候在家裡、學校、畢業後在交往感情上、甚至進入職場的同事主管關係中,一直不斷感受到一種悶、一種無力,但她也像大多數的韓國女生一樣,說不出來那到底是什麼,那種好像聽起來合理,但又有說不出來的不服,就跟此刻聽到先生的回答時一樣。

看起來男生也很努力啊,那女生到底還有什麼好抱怨的呢。

《我是男生,也是女性主義者》作者崔乘範是男生,在中學擔任國文老師,他以男生在韓國社會的觀察,回答了金智英的問題。

沒錯,男生也很努力,男生也要努力賺錢養家,不會因為不用懷孕哺乳就比較輕鬆,差別就在於社會的觀感,男生只要會「幫忙」洗碗換尿布,早點回家「幫忙」做家事就可以成為好老公、好爸爸,但這些工作對於女生來說卻是基本,做得好沒什麼好驕傲的,做不好就是壞媽媽、壞老婆。崔乘範說他結婚之後,他被問到的問題是「有人幫你準備早餐嗎?」,但他老婆被問的問題卻是:「你有幫老公準備早餐嗎?」(《我是男生,也是女性主義者》,p. 185-186)

金智英的老公假設老婆懷孕生子之後可以不用上班,「我養你們」,但卻忽略了工作對於女生而言,代表的意義不只養家餬口,而是成就感、生活圈拓展,甚至代表自己可以保有的獨立空間,屬於自己的人生經歷、喜怒哀樂。這當中蘊含了女生就是母性發揮,在家顧小孩,男生就要在外養家賺錢的一種刻板印象。換句話說,父權不只固定了女生的角色,也固定了男生的角色設定。這也是為什麼崔乘範在書中說,如果你覺得性別待遇不公平,女性主義不應該是你的敵人,而是你的盟友,因為女性主義對抗的不是男性,而是父權主義。如果規定男生當兵的是父權思想,甚至就是男性政治家本人,你卻怪罪到女生身上,這樣不是很奇怪嗎。

「仇女」或「厭女」(misogyny )這個詞可能會讓人誤會,以為討厭、仇恨女人的才是厭女,但其實對於女生極其紳士、嘴巴常常掛著「我尊重老婆」的可能也就是厭女教教徒,因為所謂厭女,其實就是性別歧視,或說是女性歧視的同義詞,任何會讓女性地位、社會觀感更加貶低、更加剝奪女性(選擇)自由的,就是厭女。

這種文化不僅台日韓,連在西方也像種族歧視一樣,斬草沒除根,春風吹又生,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也會定義什麼叫好女人,什麼叫壞女人。崔乘範舉了韓國的例子,在韓國,「有sense的女人」就是好女人,什麼叫「有 sense」?就是可以親切、善良、懂得傾聽、不追究男人的財產外貌身高等,簡言之,就是讓男人繼續維持社會中有利地位的各種特質(《我是男生,也是女性主義者》,p. 139)

一體兩面,這種父權思想定義了何謂好女人和壞女人,當然同時也定義了何謂好男人和壞男人。在家庭方面,男人只要稍微有些動作就能成為「好男人」,但在許多性格要求和公共領域方面,男人也要很努力,才能成為好男人。這就是女性主義在對抗、試圖改變的,如果男人也覺得這社會很不公平,女性主義不是你的敵人,是你的盟友。



*****圖文皆為作者所有,請勿任意轉載*****

~~~~~~~廣告時間~~~~~~~

本人斜槓了兩個專業,歡迎按讚追蹤粉絲頁

翻譯人森的滋味

LING 烘焙實驗室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