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 you later

一個在地球存活超過半世紀的老靈魂/時而鬧鬧情緒/時而大智若愚/未來的斜槓意識體

披著白羊皮的黑羊

第一堂課:認識賽斯

我是一頭黑羊無誤。

即便我現在已經待在黑羊群裡(maybe),我仍然是黑羊裡的黑羊。

延宕了兩年才回來上高階課,看來是最好的安排。這回講義編得真好,我好喜歡。集結了四本賽斯書,講述關於賽斯是誰的概念。有珍的觀點和賽斯自己的觀點,後面還有賽斯要傳達的訊息。許醫師從後面開始講起,因為上到高階了,應該沒有同學會不知道賽斯這傢伙是誰。

正因為從後面開始講,講到「你們都是宇宙的黑羊」。課程的開頭聽到這個,發自內心就有一股被認同的感受,昨晚沒睡好的萎靡精神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哈哈!我認同黑羊嗎?不是,我是一隻披著白羊皮的黑羊,看到那句話,覺得好像可以把白羊皮脫下來了。賽斯在當埃及的神的時候,他說他自己是「不是神的神」,對於那些說自己是神聖、真理的神嗤之以鼻,還會對他們的神壇搞破壞。真心覺得這個賽斯好真性情啊!比起道貌岸然的假掰,我還比較喜歡真性情的匪類。

但是這種匪類無法成為主流就是因為道貌岸然的人大多為既得利益者,懂得拉攏人心、懂得收買白羊,白羊多了,也就沒那麼容易被撼動地位,所以黑羊呢!就成了讓人討厭的傢伙。我最喜歡講義裡節錄的一段話:身為賽斯追隨者,你不必追隨這個賽斯,你只要追隨你自己之內的賽斯,在你之內的賽斯是個發問者、探索者,也是創造者!

是啊!身邊好多人沒有勇氣當黑羊,包括我自己,所以我披著白羊的皮,假裝著溫良恭儉讓。因此我有些問題不便發問,沒有當發問者;有些事情不便探索,因此放棄了當探索者;因為有問題沒問、有事情沒探索,所以我創造了現今遇到的一些瓶頸,果然是個創造者,只不過創造了我不喜歡的實相罷了。

今天聽許醫師描述他當黑羊的過程,我真心有種被激勵的脫胎換骨之感。大環境的體制,如果不遵循,我們都覺得會死得很慘,是這樣嗎?這是習得的無助吧?自小就被教育,那深深植入體內的順服種子,到了中年,內在黑羊的本質再也關不住,沒辦法對自己誠實,身體都知道,他就生病給我看,看啊!你要順服的是自己內在的衝動啊!不是那個不合理的體制和文化啊!

但不論是白羊還是黑羊,都有其存在的必要。就像賽斯說的:如果你非信有魔鬼不可,甚至連神和魔鬼都是好的。但是,結構是有限制的。

我喜歡賽斯說踢破結構。一旦感覺不對了,是體制要改,不是人去盲從體制。所以說墨守成規的人最不喜歡黑羊的提問、推翻,我相信他們更嫉妒黑羊的勇於做自己吧?有個帶著廣東腔的同學提出問題,意思大概是說如果團體裡都是黑羊,那這個團體要怎麼規範?許醫師說要注意是不是發自內心?如果你的心裡一直感覺不對勁,就是體制有需要修正的時候。可供遵循的體制,會讓人感到發自內心的舒服,體制要寬鬆、容許心靈能量的流動。

另外許醫師提到他常常所堅持的「對」,是相對的「對」;不是絕對的「對」。他認定賽斯心法就是這一生要遵循的真理,而且只此一家,不須分號。所以別人如果要結合賽斯心法和什麼一起,他會說他不需要。但他也不會阻止別人加進什麼。二元是可以存在的,只要拿掉對立。

好久好久沒有這樣受到心靈的滋養,真有脫胎換骨的感覺啊!也許在同一個地方待久了,養成了一些慣性,在思考邏輯上也停滯了一陣子,被一些柴米油鹽醬醋茶俗世繁瑣之事斷絕了靈性,是該回來上上課了。這真的正是時候!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