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

浦志强: 来自北京怡海花园的“小报告”(一)

(edited)
毕竟,人要生活要工作,社会要运行,经济要发展,草木皆兵,杯弓蛇影,不是长久之计。 (由浦律师授权发布)

1、

各位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22年1月23号,星期天。

今天是个特殊日子,我住的丰台区怡海花园被封了。

原因是小区里的恒丰园园区出现了一例确诊病例。

昨天,小区全员到我家楼下的广场上作核酸检测,今天“北京健康宝”告知我核酸检测结果是阴性的。但是据说恒丰园一号楼,又发现三例无症状感染者。市、区政府防微杜渐,决定1月22号起对怡海花园封闭管理。

 这是昨天早上社区居委会发给大家的通知:

刚看到这份通告时,我并没有太过在意。一是恒丰园离我住的楼挺远,怡海花园位于南四环内,社区规模很大,有三四万人呢,内部区别对待,是应该的,也是可以做到的。

第二,是怡海花园已经有过确诊病例和封闭小区的经验。去年十月份,十八九号吧,隔壁小区恒富中街发生确诊病例,据说患者“十一”长假到甘肃旅游时被感染,好像她的儿子就住怡海北边的楼里。确诊后她被隔离,儿子全楼的人都被拉走集中隔离了,社区内一连封闭了北门附近的底商、大超市和十几幢高层住宅楼,居民被要求足不出户,吃的用的社区给送到家门口,前后有二十来天,保障还不错。这些被封控的楼,离我家只隔着北京八中怡海分校,区区两三百米距离,但我们的出行没受什么影响。我是该上班上班,该干嘛干嘛,还曾出差飞去了鄂尔多斯、榆林。

十月份那次怡海花园小区内的部分区域封闭,对我的直接影响,是推迟了我的住院时间。我原本打算,10月中旬住院治疗糖尿病,因为我的身份证显示家住怡海花园,按照防疫政策的要求——医生的手机里有个表格在实时滚动,提示哪个地区有风险,来自哪些风险区的病人不得收住院,于是我只好在开完住院条儿之后,再等上个把月,等怡海的风险帽子被摘掉。问题是,我这位家住怡海花园的资深糖友不能住院了,但同样家住怡海花园的那么多医生(包括我家里的那位),他们都是在照常上班的。我想不明白的是,假如医生上班可以不受影响,医院只把来自怡海花园的病人拒之门外,这样的防控措施,能收到防止疫情扩散的成效吗?

有了上回的经验,我觉得这回还是不至于有大问题。好友陈宝成昨天问我,说你们小区出了确诊病例,你有没有问题?吃的用的够不够?药和胰岛素够不够?怡海会不会也被封闭?我说应该没问题吧,一副相信党相信政府的样子。我是真的相信,北京即使做不到像上海那样精准到一家咖啡店奶茶店,但也绝不至于像西安那样顾头不顾腚,那样搞得乱七八糟。

昨天晚上小区出了新通告,情况严重了:

新“通告”决定,小区“从即日起”只进不出,真的封闭了。

两年来,历经新发地、花乡、怡海花园内部几次“高危”,我们都能安然无恙,所谓“青春痘长在了别人脸上”,没着过太大的急,这回终于是躺着中枪了。

微信群里有人录了段小视频,显示怡海花园南门这条通向南四环的主要出口正在被封闭,电焊枪火花刷刷刷闪个不停,滋滋啦啦作响。

昨天见到这份通告,我就在外边买了些蔬菜,不曾加剧社区内物资供应的压力,我还挺自豪的。两袋鸡蛋,每天两个足够;半个菜花、四根苦瓜、五六根黄瓜、两根莴笋、两根白萝卜——非常水灵,一礼拜都放不坏,几根胡萝卜,茄子是光鲜的很嫩的,还有青椒。家里原来就有几颗土豆、葱头、大白菜,两箱猕猴桃还剩十四五斤,水果、鸡蛋、蔬菜、酱牛肉、冻猪肉,前两天大连朋友寄来的“小海鲜”——虾皮儿。我还要感谢重庆劳教分子黄成城,他寄的丑橘还有十八九个,够俩人吃俩礼拜的;另一位劳教分子,大学生村官任建宇律师,早早寄来腊肠腊肉,够我们抵挡一阵子。何况,社区还可以接收快递呢,找盒马下单订点吃的用的,都可以。

今天下楼遛狗,发现小区内路上已经没车了,行人可在马路中间散步。药店也开张了,社区医院也正常上班——我手术后要吃的一种药,控制心率盐酸美西律,社区医院没有,但18块钱1瓶100片的药店里有,今天也买到了,降糖药和胰岛素是够用的。

我这个年龄,有些基础病的,只要有足够的药品准备,蔬菜、肉食、蛋奶储备,快递能送到小区的门口,生存就没啥问题。有问题是得了急病儿的,比如心血管疾病,要动手术开刀的,比如孕妇或重病人,他们等不及呀!我不清楚,救护车是不是能开得进来,进来了能不能开得出去。假如当官的都为保乌纱帽,宁可错杀一千,不敢放走一个,那就不是为人民服务,就没有对人民负责的态度了。顺便说一句,西安出现的上述情况,在北京的各大医院也大抵如此,这是政策的要求,不能全怪医院和医生:想住院须先做核酸,你必须得阴性了才行,否则收你入院的医生,会被“责任到人”的。有了西安的前车之鉴,北京可不要再因为“核酸壁垒”,就眼睁睁看着病人拖死。

在当前的政治气候下,当官的有这样想法,实属正常。宁左勿右,从来是没有毛病的,执行命令过头儿了,对老百姓过苛了,基本无大碍,也不会有同僚提出啥反对意见。没做到位,那可不行,官场险恶,眼巴巴盯着他屁股底下那把交椅的,多着呢。有西安小伙儿连夜骑车外逃上百公里,被抓住还要受惩处的前车之鉴,封控区内的草民如我等,大可不必慌不择路。再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跑能跑到哪里去呢?

随着防控措施再精准些,期待奥运前后,全国的防疫政策都能有个调整。毕竟,人要生活要工作,社会要运行,经济要发展,草木皆兵,杯弓蛇影,不是长久之计。就拿怡海花园说,这么大的社区,哪些楼该封,那些楼该放,职能部门要心里有数,才能处理好。一声令下,就把几万人闷在小区,这么做肯定有问题。

看到今天手机新闻,说丰台区已决定开展全员核酸了,几百万人蜂拥核酸,我很怀疑是不是有必要。天寒地冻,男女老幼扎堆儿核酸,会不会有人伤风感冒,有没有可能交叉感染?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万一不小心感冒咽喉肿痛,药店都不敢卖药给你,岂不是雪上加霜?到处封控的中国,不是和谐社会,过度行政的管控,更不是法治社会。作官的,该有些责任感了。子曰见贤思齐,北京应该向上海学习,要向这个唯一的国际大都市学习,别让社区封闭的损失过大,不要再发生西安的那种情况,至少不能让孕妇不能生产,再不能让心梗病人不能进医院。

今天先说这么多吧,希望大家对我放心,对怡海花园放心。相信他们,在经过初期一段慌乱后,能慢慢解决好,别再让百姓失望了。

谢谢大家!

2022年1月23日
(待续)

作者简介:浦志强,1965年1月出生于河北滦县。前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