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

浦志强: 来自北京怡海花园的“小报告”(二)

“近年来,这林林总总,家事国事天下事,还真的是一地鸡毛,用一个“屁”字概括,我认为很是贴切。” (本文由浦律师授权发布)

各位朋友,大家好!

现在是2022年1月23号晚上8:30左右,我刚下楼溜达一圈儿,看看南⻔、⻄⻔和小超市,买点菜。

我们这些楼住户,目前下楼不受阻碍。之前提到的管控通告贴在电梯里显要位置。通告说,根据市、区防疫要求,即日起进行封闭管控,⻋辆行人只进不出,除核酸检测外尽量足不出户,请广大居⺠理解、支持,积极配合。

路上行人很少,平常这钟点儿,不少人还在散步,广场舞都未必能结束。 怡海的规模很大,几万人住在这里,路上跑的⻋很多,南⻔、⻄⻔作为主要出 入口,⻋水⻢⻰很繁忙。人多⻋多,临时⻋位也难找。但刚才在路上,我没看到有私家⻋,只⻅到了警⻋和社区的巡逻⻋,它们闪着蓝色警灯,多数是停靠各个路口,或以十几公里时速缓慢巡行——20分钟内,我发现至少有两三辆警⻋游弋。

现在看到的,是我家楼下的警⻋,可能是中型依维柯,反正抓了人, 铐上就可以扔进后边儿封闭的空间——我曾多次乘坐这种⻋,或去医院检查身体,或到法院过堂受审。路过时我发现,这辆警⻋的发动机开着呢,但司机和警务人员,却没在⻋上。与此同时,另一辆警⻋正从楼下的小花坛绕行,开往⻄⻔方向。警⻋和救护⻋,对社区安宁和居⺠安心,很有必要。

昨晚物业正焊障碍物的南门外, 此刻⻔前戳着一排雪糕桶,拦了出去的路。两三位执勤人员——一位着保安 制服,一位着便衣,正在辛苦的执勤中。户外气温挺低的,刚呆一会儿,我就感觉冷了,但他们要冻几个钟头。南⻔外大概1米左右,横着一排一米高的矮栏杆,大⻔靠墙根的位置,脚下好像也上了锁。我问执勤的老兄要封多久,他说怎么也得7+7,又改口说至少得7天吧。

我脑子里⻜快盘算昨天买的菜,够吃个把星期的,久了还得补。

怡海小超市还在营业,顾客不多,货架上摆着柚子、苹果、香蕉、老窝瓜、笋,等等等等。

走过联通公司怡海站,往⻄就到了⻄⻔。⻄⻔外,新修的南北向主路即将通⻋,南四环上主路上架起的“怡丰桥”,桥上桥下都可以走⻋了,再加上9号线地铁站和几路公交⻋总站,怡海社区附近,有望越发繁华。

⻄⻔的上方,好多天以前就挂起了红底⻩字横幅,上边写着“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示范 社区”,但眼下这家所谓“示范社区”却不得不封闭,不知道这根不合时宜的横幅还能挂得了多久。

怡海⻄⻔作为小区唯一通道,斜闪开着一道缝,约有1m左 右,两三位保安在值守。

遥想两年前,武汉疫情刚起,我也整天窝在家,除了接送太太上下班,几乎是哪儿都不去。但那时与现在不同,北京各小区是不许 外来的人⻋进入,怡海居⺠和私家⻋进出要凭名片大小的通行证,上面加盖了 物业公司印章。现在则正好相反,里边的人不能出去,外边人不肯进来。⻔可罗雀⻔前冷落,情理之中。

今天上午我没有看到,也不知道救护⻋可否开得进来。我曾表达希望, 北京可千万别重蹈⻄安覆辙,别耽误了有急病的居⺠及时接受救治。刚在⻄ ⻔,在超市附近路上,20分钟左右,就发现两三辆救护⻋闪着灯开进来。保安说,救护⻋进出是不受影响的,出租⻋不能进来——进得来出不去,出租⻋趴不到活儿,万一点儿背,还可能把自己的健康宝趴成⻩码儿,没有哪个出租⻋ 司机肯⻜蛾扑火。

应该说,管控区域对救护⻋开绿灯,这是尊重生命的体现, 是好事也算德政。我认为这也是⻄安人⺠付出的生命代价,给了北京已有益的 教训。至于救护⻋把病人送到外边医院,他作为“中⻛险”患者,需不需先检测核酸,要不要等他阴性,能不能被及时收治,要看医院的制度和政策。

昨天晚上回到小区,我想在路边药店买一瓶盐酸美⻄律,因为心脏射频消 融术后,心率暂时还需要控制。没成想,路边“24小时营业”的药店,居然也关⻔了。好在今天上午,发现它又重新营业了,晚上路过时,依然灯火通明的。

商业街上的送水小店,卖小东⻄的店铺,隔三差五有亮着灯的,但楼下理发店关⻔了。再次确认北⻔大超市确实封闭了,这让小超市的压力加大,但生意也好了起来。

现在说说,我刚买了哪些菜吧!九点来钟,小超市快收摊儿时,我去买了 两兜谷物鸡蛋——7+7天甚至14+7天,家里的鸡蛋肯定不够——我们每天要吃 四五个呢,太太告诉我,鸡蛋没涨价。

买了两包⻩豆,打打豆浆喝,把渣子吃 掉,健康且不升血糖。

还买了一小捆儿韭菜,打算包饺子。我包饺子技术不错。朋 友们都知道我爱吃饺子,一天三顿吃不腻,大家可能在视频里⻅过我是怎样的爱吃和能吃饺子——2021年5月21日,南京玄武湖酒宴,好友上海钟律师正唱《沙 家浜》中“智斗”一折,她那厢字正腔圆入戏,我这边喝得有点多,连吃了二十 多个饺子,一言未发就把她的戏份全给抢了。后来我也惭愧,须知“这个女人不寻常”,她火热心肠,还是上海某区人大代表呢!在“豆各庄⻅闻”里,我也说过, 看守所里我也喜欢吃饺子,哪怕分到餐盒里1/3都成了片儿汤,也照样吃得津津有味,而且回回都能吃到自己血糖升高。

我相信昨天知道了小区要封闭,很多人应该准备了些蔬菜和肉禽蛋奶,所以现在小区内的状况不错。

有人问怎么没人给你们送菜呢?一是小区里有正常供应,一是我们这些住户并没有被封⻔,没有必要劳驾社区——不能出⻔下楼的街坊,当然要拜托志愿者送了。

我只是纠结,诺大怡海社区,只一例确诊病例,加上三例无症状感染者,真的有必要封闭这么久?希望城市管理者谨慎考虑,毕竟封了⻔,想花钱的钱都花不出去了,稳增⻓、稳就业没有了消费拉 动,实现目标会比较糟糕。既要防止疫情扩散,保证公众安全,又要适可而 止,要多学上海,要遏制次生灾害。

北京连续两天下雪,给人提供了嬉戏的机会,路边汽⻋的⻛挡玻璃上,盖 上了半寸厚的积雪,有的人在雪上涂鸦。

这张图片,是我刚刚在楼下路边拍的:

蓝色小汽⻋前窗雪上,赫然写着一个大大的“屁”字。书写者究竟是纯然在开心涂鸦,还是想借机抒发内心的感触,我是不得而知的。不过,眼前这 个堂皇的“屁”字,真的是挺应景儿的。近年来,这林林总总,家事国事天下事,还真的是一地鸡毛,用一个“屁”字概括,我认为很是贴切。

最后,晒一张我家今晚吃的晚饭,提前祝各位过年好。 谢谢大家!

(2022年1月23日)

(待续)

作者简介:浦志强,1965年1月出生于河北滦县。前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浦志强: 来自北京怡海花园的“小报告”(一)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