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

浦志强: 来自北京怡海花园的“小报告”(三)

“我这才知道,除各国奥运代表团需要“闭环”,服务冬奥会的国人要“闭环”,怡海这类封控管控区的病人,也要救护车“闭环”接送。” (本文由浦律师授权发布。)

2022年1月24日,星期一。怡海花园被封控、管控的第三天。

作为管控区里的普通百姓,我不是专业人士,没在居委会任职,不具有全局眼光,不真正了解贩夫走卒的生活艰辛。我只是想通过这样的形式,把基于狭窄视野的见闻和经历通报给关心怡海和关心我的朋友们,简单地报报平安。

今天讲的,就算是《来自怡海花园的“小报告”》的第三段吧!我想讲两部分内容,一是跟怡海花园有关的两则新闻,二是讲怡海花园内的情况。我今天去了小超市买菜,到社区医院开了药,到北门、西门看了看。为详细汇报小超市菜价,还特别拍了几张价签儿。未来有点价值的内容,可能是物价记录。

跟怡海花园有关的两条消息,均来自《北京青年报》的新闻客户端,发自今天下午召开的北京市第274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第一条是《丰台区再增八名感染者,最新封控区管控区涉及如下点位》;第二条是《北京:绝不允许以健康码异常无核酸结果为由拒收急危重症患者》。

第一条新闻,是丰台区副区长薄澜通报疫情信息和处置情况,从1月23号14点到今天14点,丰台区新增6例确诊病例和2例无症状感染者,均为管控人员,现已转入定点医院。他表示,已确定以万柳园小区、郑王坟141号院、玉泉营212号院、玉泉营果品公司,西南郊冷库,京泉仓储后院,宜兰园一区2号楼,亿朋苑一区3号楼、6号楼,马家楼村平房区,马家楼170号院8号楼、南庭新苑北区7号楼、怡海花园恒丰园1号楼及北侧商业区为封控区,关闭周边七小行业,人员实行“14+7”健康管理,落实区域封闭、足不出户、服务上门要求,于隔离第14710141621天进行核酸检测,视后续病例发生情况调整隔离方案。以京泉仓储其他区域、宜兰园一区其他区域、亿朋苑一区其他区域、马家楼170号院其他区域、南庭新苑北区其他区域、怡海花园其他区域为管控区,关闭周边七小行业,人员原则上实行“14+7”健康管理,落实人不出区、严禁聚集要求,于隔离第14710、满14天进行核酸检测,视后续病例发生情况调整隔离方案。

这说明,恒丰园一号楼及北侧商业区为封控区,居民“足不出户”,其他区域为管控区域,“人不出区,严禁聚集”,和“视后续病例发生情况调整隔离方案。”

今天下午,我又到小超市买了些菜,还买了两斤猪肉打算包饺子——反正出不去,窝在家有时间。

老家大哥打电话来,告诉我老母挺好的,问我怡海情形严重不,春节能否回家过年。我跟他们报平安,告诉他们,眼下看起来,春节回家过年,是甭想了。

从超市出来,我沿建设银行东侧的路往北走,顶到头儿再右转折向东——这条东西向的路,位于恒丰园南侧,而恒丰园一号楼就是最早出确诊病例的楼宇。问拐角处保安,知恒丰园一号楼就是西北角那幢方方正正的绿色高楼。旁边紧挨着的,是三号楼。

恒丰园一号楼和三号楼。

楼高30层左右,每幢楼应住有三百户上下。所谓恒丰园就是小区北边从西往东排开的那十几幢高层,中间由几座矮楼构成的院子是八中怡海分校国际部,据说毕业生不参加高考,直接送往海外高校留学。

走过八中国际部就到了丁字路口,往北通往北门——北门也封了,只能收快递了。

北门内侧路东就是怡海底商,有家大型超市,另有餐厅药店等商户。我们平常买菜,基本到大超市——里里外外贩菜的摊点儿,早被城管撵得无处容身,居民生活成本自然高了很多。

大超市。

大超市正南,是恒丰园八号楼,楼下路口拐角处临时支起了一顶蓝色帐篷,上书临时面食供应点,估计卖些馒头、烙饼、面条给居民吧。

我没走得太近,隔四五米问帐篷前执勤的小伙——他有30岁左右,问身后恒丰园八号楼封了没有。他说也封了,住户不能出家门。我问一号楼有病例,干嘛要封八号楼呢。他说大超市边上餐厅上班的确诊病例——是否即“好多家拉面包子”员工,抑或在这儿吃过包子的?就住恒丰楼八号楼。是否餐厅老板帮员工租房作了集体宿舍,我没细问。于是乎恒丰园一号楼、八号楼都封了,很可能还有三号楼等,都封了,加上巨大的底商、超市封掉。

想到超市老板员工和附近居民,就觉得他们真倒霉,去年十月份那次就是这里,就已封了他们个把月了,这次是再次来过。我问八号楼往东那栋楼封了没有,他说那幢楼没有封。如此说来,怡海的封控管控是有原则的,并非不分青红皂白一概封开去。路上听人讲,14+7跨了春节,实在太久。

昨天晚上,为知悉居委会和四邻信息,我请楼上街坊唐大夫拉我进“泽园通知群”,群内二百多位都是富泽园123号楼的住户。此时此刻,群里弹出一则给所有住户的通知:

另一条跟怡海有关的新闻,题为《北京:绝不允许以健康码异常无核酸结果为由拒收极危重症患者》。

我判断北京吸取了西安的教训,当然北京的城市管理水平比西安高——虽然高也高不了多少。因为据我所知,北京也发生过因等候核酸结果,致急重症患者死亡的个案。

消息称,北京市卫健委副主任李昂介绍,北京市划定了封控区、管控区,为保障好市民的就医需求,本市指定区域医疗中心等有关医院,作为本区封控、管控区域集中和居家观察人员急危重症患者救治定点医院和定点发热门诊,同时指定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作为居家观察人员健康监测机构。其次,各区确定并公布疫情期间医疗服务保障24小时值守电话,确保有紧急情况时能够打得通、联系上、找到人、办成事,及时回应和解决居民就医需求。紧盯封控、管控区域集中和居家观察人员特殊人群、重点人群就诊需求,特别是掌握透析和放化疗患者、产妇、新生儿等特殊人群数量,分类细化医疗服务保障机制,畅通沟通救治渠道,确保治疗的连续性和及时性。此外,北京急救中心加强值守调度,及时响应相关区域急危重症呼叫服务,加强与中高风险街乡、管控社区(村)、集中观察点的协调联动,专车闭环转运,全力满足市民急救服务需求。各医疗机构严格执行首诊负责制,决不允许以健康码或行程码异常、无核酸检测结果或检测结果超过时限等为理由,推诿拒收急危重症患者,延误治疗。 

我认真地读了这则消息,也是为了领会。今天下午我到社区医院开药,问医生既然有救护车进出,情形的具体怎样安排的?正好一位街坊述说嗓子疼,但社区医院和药店不能为咽喉肿痛和发热症状的病人施治,就在这两天,政府正要求全市的药店统计三天之内购买过四种药品的人士,要逐一排查核酸检测。

负责挂号的医务人员很紧张,连声说既然咽喉肿痛,要治也不能在社区治,要先跟居委会报备,打120叫“闭环”救护车送医院筛查治疗,再坐救护车回怡海。

我这才知道,除各国奥运代表团需要“闭环”,服务冬奥会的国人要“闭环”,怡海这类封控管控区的病人,也要救护车“闭环”接送。问题是,很多咽喉肿痛的病人并非危重症急症,吃点消炎药就可痊愈的,假如这类患者需要治疗,或不慎暴露自己“绝密”的信息,就兴师动众被救护车“闭环”拉到医院,再乘救护车回到家中,这是不是对医疗资源的浪费呢?我是觉得有点过分了。是不是有更好的办法,总是有人动动脑子吧?

今天我要讲的第二部分,是介绍小区超市蔬菜价格情况,给大家报报菜名儿。

下午3点,群里发出一张图片,大意说接政府通知,怡海社区内商业3点起全停。致电物业确认,回答说没接到这样的通知。

正好吃完中饭,我要出去走走,顺便开药,就下楼透透气。发现怡海商业街上,距我家不远处开了新门脸儿,算绿园超市的分店,只卖几样蔬菜水果。见几个人在排队,我找到队尾跟着排了起来,于是又买了些菜。

春节不能出去,菜要边吃边更新,能买时尽量买,尽量吃新鲜的。

前面讲过,怡海花园可以接快递,在西门、北门,我确实看到有人取快递。可今天我让振红从住邦2000办公室寄东西到我家,她说寄往怡海花园的快递,顺丰不再接单。其他地方是不是还能继续我不知道了——有兴趣的朋友,不妨试着给我寄点好东西,试试能不能寄得进来——这句话,是玩笑啊!

我在超市拍了些照片,希望给小区在封管控期间的物价留下一些历史记忆。

怡海绿园超市下午3:30,红红火火生意兴隆。我买两斤多猪肉,肉价36块8毛、39块8毛和45块8毛,更贵的所谓“黑猪肉”,我没劳神看。肉价比十多天前大超市里听到的15块8毛一斤,委实是贵了很多了,是不是新涨价的,我不知道。

我拍了十几张水果蔬菜价签,除了个别特殊说明,标注的价格都以500克为单位。

蜜薯干17块8毛;玲珑千禧19块8毛。

龙眼19块8毛,奥柑15块8毛,金桔17块8毛,涌泉蜜桔和库尔勒香梨9块8毛,红栖霞苹果14块8毛,红富士苹果11块8毛,黄元帅苹果8块8毛;

蔬菜,黄瓜8块9毛,比我前天从外面买的贵3块,秋黄瓜9块8毛,乳黄瓜11块8毛。

我在农村长大,不知道黄瓜可分这么多种,每种还不一样价格。

茭白13块8毛,尖椒7块9毛9分,圆椒6块9毛9分,西兰花儿6块9毛9分,白菜花和长茄子6块9毛9分,圆茄子7块9毛9分,青萝卜4块9毛9分。

价签标成9毛9分,给人一种不贵的错觉。知道这点小心眼儿,是2005年4月在纽约时,听王军涛先生说的。他建议我先到“香港店”买张手机套餐卡,20美金随便打,其次不要被超市的价签误导,标到9毛9是摸准了人的直觉是1块9毛9跟两块钱美金只差一分,但总觉得便宜到了一块钱出头儿。中国人学会这诀窍,家家哄得大家开心。

下边接着说菜价,常吃的蔬菜。紫甘蓝3块9毛9分,白萝卜1块9毛9分,快菜7块9毛9分,茴香8块8分,韭菜6块9毛9分,红苋菜6块9毛9分,空心菜6块9毛9分,小快菜7块9毛9分,油麦菜6块9毛9分,小白菜5块9毛9分,蒿子秆儿9块8毛,菜心7块9毛,水洗菠菜6块8毛。香菜每捆儿两块,每捆儿只六七根,菠菜苗13块8毛,香葱11块8毛,鸡毛菜9块8毛,快菜苗9块8毛,芹菜13块8毛,茼蒿11块8毛,苦菊8块8毛。

小葱6块8毛,香芹7块9毛9分,青蒜8块9毛9分,蒜黄12块8毛——我前天在外边买的蒜黄4块9毛9分,蒜苔11块8毛钱。花叶生6块9毛9分,水油菜5块9毛9分,蒜苔11块8毛。

青蒜8块9毛9分,莴笋4块9毛9分,大芹菜4块5毛9分,团生菜5块9毛9分,娃娃菜4块9毛9分。

蒜头9块8毛,独头蒜19块8毛,姜12块8毛,大葱9块8毛,土豆4块9毛9分,水果胡萝卜9块8毛,奶油梨促销价4块5毛,紫洋葱5块8毛,精品大蒜5块8毛。

写到这里,想起国家统计局刚公布的数据,说2021年GDP增幅8.1%,这是很快的增速了。不知道北京蔬菜水果一年内涨了百分之三四十,在数据里是如何处理的。

其实怡海超市里的物品价格,一向比外边贵百分之三四十,比朝阳区住邦2000附近超市贵,比西城区北京儿童医院附近小菜店贵。按说怡海离新发地批发市场近在咫尺,菜价不该如此之贵。莫非,经营者觉得小区居民的消费能力很高?赶上疫情,我觉得他们还算有良心了,因为跟平时没太大区别,不过稍贵了一点点。但是据售货员讲,过两天就过年了,菜价还要涨。趁现在没涨太多,我把生活过好点儿,也祝福家家吃好喝好。

祝各位过年好。 谢谢大家!

(2022年1月24日)

(待续)

作者简介:浦志强,1965年1月出生于河北滦县。前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浦志强: 来自北京怡海花园的“小报告”(一)

浦志强: 来自北京怡海花园的“小报告”(二)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