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
一枚

浦志强:对话一位滞留怡海的油漆工(来自怡海花园的“小报告”之15)

(edited)
“必要性?必要性就是,赶快解封,赶快解封!” (本文由浦律师授权发布)


正在封控中空荡荡的北京怡海花园小区。

   感谢帮我发现这位被滞留在怡海的装修工的邻居,也感谢孙师傅愿意接受我视频采访。                        

    浦: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2年2月2号,农历正月初二。挺不错的日子,冬奥会快要开了,全国人民都祥和。昨天晚上,中国足球队62年来第一次输给了越南队;北京昨天新增两例,都在丰台区,都跟西南冷库有关,怡海花园依然管控封控,但是没有新增;生活保障还可以,收到了丰台区政府配给的肉食、蔬菜,量很充足。感谢一线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辛勤劳作,让居家隔离的居民衣食无忧。

    受管控措施影响的,除了怡海社区的这三四万人,还有因为各种原因,没能赶在小区管控前跑出去的。他们不是怡海居民,在社区没挂上号,政府名册里可能没他们,只是阴差阳错滞留在了怡海花园。他们的生活怎么样,这些日子是怎么打发的?我们在关心居民快递、医疗的同时,也应当了解他们。现在我找到了一位滞留在恒丰园10号楼内的装修工人——他姓孙,河南周口人,进怡海是为了帮某位业主刷墙。我认为他的情况,有普遍性和代表性,假如他愿意把他的经历和经济、生活、工作分享出来,能帮助我们了解整个情形。

    现在请他跟我聊聊,我们的对话通过微信视频进行,我用手机拍摄。

    浦:孙先生您好!

    孙:你好!大家好!我是一名装修工,这几天封在怡海了。我一个人来的,啥东西都没带。从1月22号起到月底前的九天里,我买了点东西,差不多吃完了,前些天,业主把我拉进了业主群。

    浦:这样好不好,你别紧张,大家都关心你。我来问你一些问题,咱们再沟通和交流,好不好?我先问你啊,你是怎么在管控时间内来到怡海的呢?刚才你我讲你是一位装修工,平常你是自己找活儿干,还是在公司里有固定岗位,有相对稳定的工作呢?

    孙:我在公司里干活的,公司里下边儿分了工长,我是在某个工长手下干活的,我是油工。

    浦:你是什么时候接到了怡海这单活儿的呢?原计划工期是几天?

    孙:1月18号他给我打电话,我19号就进了怡海。活儿小,就是帮他刷刷漆,计划三四天,大概23号干完。

    浦:这样你就跨越了1月22号怡海管控的节点,我们都是通过怡海社区通知的,业主们互相转告,才知道22号晚上开始许进不许出的。你接到通知了吗?

    孙:我没接到,22号一天我就没有出去,室内刷漆,没声音,不扰民,白天晚上都在干,我一直没下楼。

    浦:那你是什么时候才知道,自己出不去了呢?

    孙:23号早上知道的,这时候最多有半天,就干完活儿了。我想23号干完了活儿,就去做个核酸,第二天回老家河南周口过年。

    浦:周口是个有影响的地方,这里出过袁世凯。你在北京的公司里作油工,你说平常活儿不少,生计有保障。那我想问问你,平常收入大概多少?方便说吗?

     孙:收入不算多吧,每天四百来块钱——这是“毛钱”,还要有开销,公司不管吃住。

    浦:你还要抽烟喝酒吗?

    孙:我抽烟,不喝酒,偶尔喝点酒。抽软盒儿的红塔山,十来块钱一盒,一天抽一盒儿。

    浦:抽烟不喝酒,算好男人了。以你的情况,在北京的生活成本,拿去年来说,大概每天要花多少钱呢?

    孙:吃住行加抽烟,一天最少一百块,差不多每天还能剩下三百来块。

    浦:满勤的话,每月净收入八九千块,是这样吗?

    孙:但大部分不会满勤,公司有休息,星期天什么的,偶尔干活儿干累了,咱也得休息休息调节一下,一个月得休息一到两天吧。

    浦:哦,那每个月收入该在八九千块,八千块这数儿有保障。

    孙: 对。

    浦:你1979年出生,这一年,小平同志在南海边画了第一个圈儿,是中国改革开放开始的时候。像你这年纪,家里情况怎么样?父母多大年纪?兄弟姐妹几个?你们有几个孩子?都多大了,都在读书吗?家里还种地吗?

    孙:父母七十多岁,我兄弟姐妹四个,两个姐姐一个哥哥,我最小。我有三个孩子,老婆在老家带孩子接孩子,不忙时打零班儿,也都是在老家。我们家的地都租给别人种了,父母年纪大了,种不动了。我有三个孩子,老大18岁,老二16岁,老三13岁,都在上学,老大在郑州上大一。

    浦:三个孩子读书的费用,每年大概花多少钱呢?有收入支出账吗?

    孙:有的有的!三个上学连交书费,吃、喝、穿——两个孩子住校,一年下来得花五六万块钱吧。

    浦:供孩子念书要花五六万块,你每年能收入十来万?

    孙:收不了!撑死10万块钱不到,也就九万多。

    浦:那生活压力蛮大的,平稳过日子可以,但不能出事儿,甚至不能生病,你每天兢兢业业含辛茹苦。我看你身体应该不错!

    孙:对,我身体蛮好。

    浦:在你的家庭收入中,你的收入占比很大,缺了你的收入是不行的,你还得维持住这个收入。现在你封在了怡海,年也没能回家过,一家老小惦记着你,他们可能觉得封控区里非常紧张,换洗衣服、生活用品,可能不一定带了来,那么从23号到现在,怎么过来的?去居委会问过吗?怎么答复你的?

    孙:我是23早上9点多去问的,我问社区工作人员,我说我是在这儿装修的,社区管控的消息,房东也没通知我,封的时候也没通知我。我来的时候就过来一个人,什么都没带,能不能通融通融,或者想办法让我出去,或者怎么着。工作人员说等通知吧,当天他说,都经过一个晚上了,肯定出不去了。我说那行吧,我也理解。

    浦:你干活儿的这位房东,虽说让你刷漆,但室内有些生活用品吧?不会整个额就一空屋子吧?家具还是有的吧?

    孙:房子用来出租,设施基本齐全,洗澡洗漱都有,就是没煤气,屋里有床,但是前几天没被子——三天后,街坊大哥给我送来一床被子,我说我就迁就几天嘛。上几天我买了个小锅,单人吃的。

    浦:腊月二十九日除夕夜,1月31号,怡海社区居民基本上得到了政府配送的蔬菜和肉食年货,居委会给你安排了这些年货吗?

    孙:给我也安排了,吃的东西都给我送来了,就是主食我这儿没有。我吃的主食是几位邻居,楼里业主帮忙送的,蔬菜“大礼包”我都有。

    浦:那就是说,除了跟我们一样出不去——你所在恒丰园10楼能下楼,只是出不了社区,现在都只能是瞪着眼睛等着解封,对吧?

    孙:对!

   浦: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你们施工行业,包括你老乡、朋友,感觉这两年疫情,对的生活和工作,对衣食住行,对你们的收入,有什么影响呢?

    孙:疫情这两年来,头一年有点儿影响,去年还好,去年没什么影响。

    浦:那就是装修行业,活儿还有。

    孙:是的,前年受了一点影响。

    浦:家装好一点,毕竟甲方能给结的,要是给恒大这样的企业装修,可能就够呛拿得到钱了。我们也看到,很多行业受了影响,做旅游的、做娱乐的、做餐饮的,确实压力都比较大。

    孙:对,对!咱们毕竟是出体力,干活儿的,有了疫情,房东都特别着急,他希望收拾好,别断租。

    浦:这次你被封在怡海,对这样的政策,你有什么期待吗?你希望国家政策作怎么修正吗?

    孙:我希望疫情赶快赶快过去,赶快解封。

    浦:你觉得现在这样严密封控、管控,把社会各层面停下来,从老百姓的角度看,你觉得必要性多大呢?

    孙:必要性?嗯,必要性就是,赶快解封,赶快解封!

    浦:可是政府有规定,7天、14天、21天,执行严格,怡海出了新确诊,原先十天白封了,恐怕得重新计算,可能还得过14天。我希望你心情放松,把生活照顾好,有问题跟街坊们讲——也可以跟我说,我现在下不了楼,但可以一起想办法。通过这种特殊机缘,希望从中找出积极因素,既不给别人添乱,又要让家人放心。还有,你刚才说,这两天社区电话一直占线打不通,好容易打通了又没人接,不知道为什么,是这样吗?

    孙:对对!

    浦:那就说明居委会没人值班?

    孙:我是白天打的,不是晚上打的。

    浦:哦,那就是一个问题了。我和你边儿上这位大哥,都可以跟居委会反映,你加入了怡海业主微信群,你现在就在怡海,怡海现在就是你的社区,你有什么想法什么问题,都可以提出来,这也是你表达自己的想法,是对社区负责任的表现。

    孙:好嘞!

    浦:你还有什么话要跟大家说的吗?可能看到这段视频的人会很多,你有什么祝愿或者希望要讲的?

    孙:祝愿疫情赶快结束,就是赶快解封,我早日回家,跟家人团聚,这是我最大的愿望。

    浦:好,谢谢你啊!我也觉得终究能解封,没有永远封住的社区。祝你过年好!缺什么就说话。另外,这段视频我会播放出来,你不介意吧?

    孙:不介意!你,能给我打上打马赛克吧?

    浦:你戴着口罩呢。

    孙:就是脸的上面,也不想让被人看到,装修行业肯定有不少人认识我。

    浦:就脸上一小条儿,我觉得可能不一定会有人认识你了。一会儿你再看一看好吗?一会儿我发给你,你看一下。

    孙:好的,再见啊!

    浦:谢谢你啊,再见!

   (2022年2月2号)

(本文由浦志强根据视频整理)

作者简介:浦志强,1965年1月出生于河北滦县。前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注:孙师傅后来看了自己戴口罩的视屏,同意不打码。)

浦律师的油管频道。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浦志强: 来自北京怡海花园的“小报告”(一)

浦志强: 来自北京怡海花园的“小报告”(二)

浦志强: 来自北京怡海花园的“小报告”(三)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