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

黄裕生:普金的教训

“出于民族主义梦想,出于民粹主义狭窄,出于呈强好胜的偏好,出于虚高的自豪感,去睥睨已充分市场化与民主化的主流世界,去挑动现实世界的主导国家,都是无视现实或没能力去面对现实的不智之举,其结局必使自己倒退而重返落后与贫困。” - 本文由黄裕生教授授权发布。
作者近照。

无论结局如何,普京发动的对乌战争,都会给俄罗斯带来长久的消极影响。俄罗斯《新报》总编德米特里•穆拉托夫在接受采访时评论说,普京因这次战争而摧毁了年轻一代俄罗斯人的未来。

普京曾向自己的国民许诺:“给我20年,还给一个强大的俄罗斯!”非常自信,浑身一幅舍吾其谁的豪气。结果呢?在他僭越期的十年治下,整个俄罗斯社会几乎停滞不前。

首先是经济领域,在2013年达到最高点之后,再也没有什么起色,甚至在倒退。除了国企掌控的能源业外,既没有发展出什么有影响力的行业,也没有产生出具有著名度或竞争力的企业。据统计,目前整个俄罗斯的GDP值只与广东省相当。虽然GDP值不能完全衡量一个国家的真实经济水平,却足以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规模。

普京继承的是叶利钦交给他的俄罗斯,整个俄罗斯的社会政治架构是叶利钦奠定下来的,可以说,叶利钦在政治上已经完成把俄罗斯带上现代性社会转型的轨道。这是叶利钦为俄罗斯做出的最大贡献。在这个转型过程中,俄罗斯的确面临着进一步瓦解的危险,普京上台以车臣战争、打击寡头等强有力的动作化解了与转型相伴随的解体危机。这或许可以看作普京对转型中的俄罗斯的一个贡献。但是,他却没有在稳固俄罗斯的同时进一步把俄罗斯推向更理性、更多元、更开放、更廉洁的成熟型民主社会。因此,俄罗斯社会的法治建设和法治化水平,与经济领域一样没有什么起色。这倒过来又影响了俄罗斯市场经济的发展,影响了投资环境(这从一些到俄罗斯投资的企业家经常发出的抱怨可以略知一二)。

简单说,在普京治下的二十多年里,俄罗斯除了普京念兹在兹的稳固外,在政治与经济领域却陷入了停滞,甚至有些方面还倒退。

导致这一结果,至少有这些教训值得注意。

首先是普京犯了一个强势政治家常常犯的一个错误,那就是过高估自己对自己国家的重要性。普京的确强有力地避免了叶利钦留下的俄罗斯的进一步解体。但是,他却把这夸大为自己拯救了俄罗斯,据此,他自任自命为俄罗斯离不开的不世救星,并不惜以改动立国之基的大动作,为自己谋划背离现代民主原则的任性任期制。这不仅在叶利钦开创的民主化轨道上开了一个倒车,也开了一个恶例:为了个人对权力的垄断,可以任性地改动立国之基。如若后起强人不断依此恶例,则俄罗斯永无走向真正民主、开放、法治的现代社会的希望。他的这一错误不仅严重打击了俄罗斯人对法治社会的期待,也瓦解了俄罗斯社会达成政治共识的基础。

其次,为了稳固俄罗斯,他重振安全部门,赋予秘密警察在管理国家中过于重要的地位,同时筛选、组织一批铁杆政治盟友,结成一个垄断国家权力的官僚集团。其必然结果是,在抑制了社会的多元活力与开放社会的创造力的同时,导致了整个社会持续的结构性腐败一直无解。在全球清廉指数上,俄罗斯长期排在120位以后。

第三,过于把注意力放在国际问题上,而疏于国内问题。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国际政策应该是服务于解决国内问题,服务于炼好内功。但是,普京似乎相反,国际问题总是优先于国内问题。在他当政的二十多年里,给世人留下的印象,不是他把俄罗斯治理得如何好,如何改善了俄罗斯社会,而是向世界展示了俄罗斯如何强势与如何不可忽视,特别是展示了他自己如何强悍与威猛。但是,对一个国家来说,国内可持续的健康发展,国民生活处境的不断改善,永远比一个国家的国际地位与一个国家领导人的国际威望,要重要百倍。

第四,一个政治家既需要有理念、志向与梦想,更需要有理解现实并面对现实的能力。普京的二十年,最重要的一个教训就是,他在理解与面对现实方面,存在严重失误。

所谓现实就是现有的处境条件,且依自己的力量与观念一时无法改变的一种客观局面。对于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国家来说,所需要理解与面对的现实都可能不尽相同,因为每个国家或个人的基础性性条件不尽一样,改变现状的能力也不一样。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对这种现实,无论你认为它合理还是不合理,喜欢还是不喜欢,明智之举就是:首先承认它一时无法改变,或者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无法改变;其次认清它的特征与运行规则,也即获取对现实的真实知识,并运用关于现实的这种知识来发展、强大自己,哪怕一时委屈了自己;第三,拒绝试图以超出自己现有的能力或力量去改变现实规则,避免被边缘化而出局。

从这个角度看,普京最大的一个失误就在于不承认现有世界无论是经济、政治、军事、科技、思想文化这些最重要的领域仍然是由欧美这些已经充分市场化与民主化的国家主导,在可预见的时间内还无法撼动这一现实格局。非欧美国家与地区不满这一现实世界的现有格局与秩序,可以理解,也很正常。因为这个现实的世界秩序的确存在着不合理、不公正的方面。但是,现实就是现实:如果想真正发展自己国家的经济、科技、文化与军事,都不得不与这些主导性国家保持理性的关系,利用这一现实世界一切合理的原则以及有利自己的可能空间来发展、提升、强大自己。在前两个任期内,普京似乎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与欧美社会保持着友好的关系,把俄罗斯带向了社会稳定与经济快速增长的时期。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最高时曾达到1.6万美元。在纪念二战胜利的一次莫斯科阅兵仪式上,云集了西方主要国家的领导人,在红场走过的不仅有俄罗斯士兵,还有东欧国家的士兵。一时气象万千。

尝到权力尊荣的普京似乎被这种一时的气象所迷惑,他开始以为俄罗斯已经强起来了,可以向他心目中的大俄罗斯梦想迈进。于是,开始高举俄罗斯民族主义旗帜,在政治上玩起“二人转”的游戏,打破任期制,启动了背离民主化进程的政治轨道;在外交上,高估了俄罗斯实力,而错估了现实世界,试图凭借俄罗斯现有的有限力量去改变现有国际秩序,打造足以与美欧抗衡的大俄罗斯。因此,在后十年的任期里,他可谓一味在国际上呈强好斗,到了不顾国家的进步与发展,不顾现有国民生活的安宁与改善的地步。

这种不顾自己现有力量的有限性,不断挑战现有国际秩序,不断与主流国家为敌,导致完全错失了利用现有国际秩序和国际规则在各个领域发展、提升自己国家的各种机会。结果是,在他僭越期治下的俄罗斯在各个领域停滞不前,甚至倒退。

邓小平之所以了不起,之所以得到世界的尊重,就在于他是一个敢于且有能力理解现实并面对现实的政治家。作为一个社会主义者,他未必喜欢欧美日本,也不会喜欢欧美主导的现实世界格局。但是,他非常明智地看到,在至少百年内还无法改变这一现实,所以,他下决心承认这个现实,并走进这个现实,就是利用这个现实的国际环境与国际条件来发展自己的国家。只要能让自己的国家发展,也即让人民富裕起来,国家强大起来,其他一切都靠后。他的超越性洞见就在于:无论你喜欢不喜欢美国与欧洲,如果与其建立并保持友好与理性的关系,就能发展中国,那么就应该尽一切努力与其保持这种关系。

出于民族主义梦想,出于民粹主义狭窄,出于呈强好胜的偏好,出于虚高的自豪感,去睥睨已充分市场化与民主化的主流世界,去挑动现实世界的主导国家,都是无视现实或没能力去面对现实的不智之举,其结局必使自己倒退而重返落后与贫困。

试看俄罗斯之终局,即可明了邓小平之大智慧。

(2022年3月13日 )

【作者简介】黄裕生: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德国哲学专业委员会主任。主要研究领域为第一哲学、德国哲学、宗教哲学、比较哲学等。著有《时间与永恒——论海德格尔哲学中的时间问题》,《真理与自由:康德哲学的存在论阐释》,《宗教与哲学的相遇》等。主编“纯粹哲学”丛书。新浪微博:黄裕生-HYS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