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
一枚

黄裕生:世界史的转折点

“人们是否走在世界史的方向上,唯一的尺度就是是否走在通向自由的道路上。” - 本文由黄裕生教授授权发布。
作者近照。

世界史不是由各民族-国家编年史的汇编,而是贯穿着人类寻求、认识与践行普遍性原则的努力的历程。这样的世界史是人类根据所认识的普遍性原则去改造社会的历史,因此,它是有方向的,那就是朝向更文明、更合人性的方向。如果放在千年时段里看,这是很显然的。

人类对社会的改造正如对自然界的改造一样,都是基于知识,也就是基于对人性与自然的认识。而人对人性与自然的认识是不断突破、不断提高的。这种突破就体现在这种知识所达到的普遍性与真实性的水平提高了。人类真正文明的起点就开始于对普遍性的发现,而文明程度的提高就在于普遍性水平的突破,也就是通过知识确立起来的普遍性原则版本的升级。

 世界史的第一个大转折点在本原文化的产生,也就是对绝对性事物与普遍性事物有系统自觉的文化的出现。这大约发生于公元前8世纪至公元前5世纪之间的希腊、中国、印度与以色列。从此,世界史启动了超越地域文化与血缘原则的新历程,自觉地进入追寻和践履具有超越性的普遍原则与普遍理念的阶段。 

第二个大转折点发生于近代启蒙思想与自然科学的产生,以及由此开启的席卷全球的社会改造运动。自由、民主、平等、开放、自治,既成为全人类改造传统国家、建立现代性社会的基本原则,也成为全人类走向自我解放的基本方向。这个过程迄今仍在继续着。在这个过程中,全球存在着速度差而布满了时代差,因此,激荡着各种复杂的纠葛与冲突,充满着各种挣扎、焦虑与不安。 

在第二个大转折点开启的历程中,存在着一系列小转折点。

其中比较近的第一个小转折点就是二战。它以从未有过的清晰标志着自由、民主、开放的现代性社会在对决传统与现代的各种专制社会所具有的内在力量,也以从未有过的直白宣示着这种现代性社会是世界的坚定方向。

更近的一个小转折点是苏联的解体。这一事件以理性的方式向人类提示,一个不重视人类成员个体之自由、平等的封闭社会不仅无法释放出人类的创造力,而且必丧失只有基于人类成员个体之自由才会具有的内在凝聚力。一个无法真正承认、尊重与维护人类成员个体之自由、尊严的社会正如一切传统社会一样,将失去可持续性发展的创造力与凝聚力。这再次昭示世界史的自由方向。这意味着,试图建立一种无视乃至否定人类成员个体自由的社会的任何努力,在根本上都意味着在逆世界史的方向而动。

还有一些小转折点。最近这次战争也许也会成为一个世界的小转折点。俄罗斯或者结束强人时代,回归叶利钦开启的民主化轨道继续前进,或者解体为更多独立实体而走向开放社会,或者被主流世界边缘化而退回更加落后、贫穷的境地。无论哪一种可能,世界史都将再次在转折点上显示出自己的方向。

实际上,世界史在每一个转折点上都一再昭示,人类史就是一部朝向更加自由因而更加人性的历史。在这个世界史进程中,所有其他一切,包括民主、法治、开放、自治都是以自由为其唯一目的,才获得其意义与价值。换言之,民主、法治、开放这些对于现代社会极为重要的事物都是以自由为目的才具有价值与正当性。因此,真正的民主不可能是没有自由的民主,真正的法治也不可能是否定自由的法治。没有自由的民主就是对民主本身的否定,而否定自由的法治直接就否定了法治自身。因此,人们是否走在世界史的方向上,唯一的尺度就是是否走在通向自由的道路上。

(2022年3月14日)

【作者简介】黄裕生: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德国哲学专业委员会主任。主要研究领域为第一哲学、德国哲学、宗教哲学、比较哲学等。著有《时间与永恒——论海德格尔哲学中的时间问题》,《真理与自由:康德哲学的存在论阐释》,《宗教与哲学的相遇》等。主编“纯粹哲学”丛书。新浪微博:黄裕生-HYS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