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
一枚

郭于华:浊流恶浪扑来,你还是要选择做人

“原标题:与年轻的学者朋友聊几句。” - 本文由郭于华教授授权发布。
浊流恶浪扑来,你还是要选择做人。

这是泥沙俱下的时代,也是异彩纷呈的时代,这是风险巨大的时代,也是人性显现的时代。各色人等都会在历史的画卷中曝光、冲印、留下身影。所以每个人都要做出选择——人的选择:

你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你要在历史中留下怎样的形象。可能有人会说,咱老百姓、升斗小民、无足轻重,在历史长河中也就是个虾米甚或泥沙,但无论多么卑微的存在,咱们也得把自己当人不是吗?

既然是人,就要活得像个人!就要守住人的底线:

拿自己当人,就要在保护自己合法权利的同时善待他人,不要危害他人的生命健康,不要觊觎他人的财产钱物,不要踩着他人爬升,不要欺凌侮辱弱者,不要做刚硬冰冷的螺丝钉为执行指令而残害人。

拿自己当人,就要诚实为人,就要说出真话、追寻真相,不欺骗不做假;能反思自身,有了错误要承认并纠正。

拿自己当人,就要保有人的尊严,不要趋炎附势,不要阿谀逢迎......

做人似乎简单,从幼年到成年,自然长成;但生物学意义上的人就是一个物种,与其他动物(群体)无异,如果满足于此则如同禽兽;人若没有意义感、道德感,甚至禽兽不如。

做人并不简单,我们所说的人是社会意义上的人,是作为公民的人,在一些社会环境中守住底线并不容易;堂堂正正地做人、做个正常人、做个明白人、做个好人更是难上加难。人性有恶,人都有惰性,因而,遗忘比记忆让人快乐,但还是要记住;放弃真相比追寻真相轻松,但还是要追寻真相;糊涂度日比明白事理开心,但还是要明白事理;装睡比醒悟舒服,但还是要觉醒;沉默比发声安全,但还是要发声;做猪比做人幸福,但还是要做人;选择在你。

做个正常人,就是要有正常的思维,有理性,有逻辑,避免极端;做个明白人,就是要明是非,辨真伪,能判断;而不是人云亦云,不能惟命是从,糊里糊涂地成为乌合之众。做个正常人不容易,正常,是对人的颇高评价,尤其是在病态社会中。

进而,做个好人,这指的是道德层面的要求:心存善意,保持良知,获得善识,与人为善。如康德所言:“位我上者,灿烂星空;道德律令,在我心中。”(My superiors, bright stars; Moral imperative, in my heart.)

2018年,人大副校长吴晓求在毕业演讲时的期望是:“不撒谎+不告密+不独利,是你们应坚守的人生底线。”有评论赞:“顶住压力公开说出这样正直、诚恳的话,非常让人佩服。太犀利了!”这,不知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幸运还是悲哀。

进而,做个以学问为志业的学人有着更高的要求:在正常人明白人的基础之上。

如果正常人是底线,学人则是上线。学人不仅要自己明白,而且要以专业方式探究世界万象,人类行为,社会关系,给以解释;学人的本职是追求真相,追寻真理;直面社会问题,揭露社会弊端,探寻痛苦根源。因而学人最重要的秉赋就是坚守“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不依附于权力,不受制于金钱;求真,务实,包容,谦逊,有悲天悯人之情怀,有海纳百川之胸襟。

我们正处在一个社会转型的大变局中,有诗云“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而今天,社会转型学者幸,学人应该也能够有所担当——这是韦伯意义上的天职(calling)。

即使在种种困局羁绊中,还是要做出人的选择:你可以蛰伏,可以沉默,也可以躺平,但不要为短期名利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你在压力之下不得不应付时可以说话,但不要说得那么发自肺腑地肉麻;你可以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但不要为争权上位而不择手段;你可以凭自己的才智和努力与同行竞争,但不要借权势而获胜;若你学术上的努力得不到应有的肯定和回报,不必沮丧和焦虑,更不必为了升迁而迎合上意,偏离学术本位;在研究有禁区时,你仍要坚守本职本分;在表达有限制时,你不必太在意成果数量;在学术评价机制不独立时,你更不须争优争奖……一切作为皆有后果,所有恶行都有报应,公道自在人心,历史终有公论,不妨看得长远一点。

与年轻的朋友共勉:病毒猖獗,阴霾蔽日,浊流翻卷,人心险恶,尽管如此我们仍然要选择做个人,做个正常人,做个明白人,并争取做个好人。毕竟,是不是人,是什么样的人,都是自证的。

(郭于华,2022年6月17日 于半封中的清华园)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郭于华:恶化的社会生态下,你见义勇为一个试试?

郭于华:读书人阅读是常态(完整版)

郭于华:方法至关重要,严谨调查为好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